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道家文献 > 隋唐五代 >

吕祖七言律詩

 来源:武当道家游学养生网 未知 作者:zhouwei  点击:
  七 言 律 詩
 
  呂洞賓
 
  其一
 
  周行獨立出群倫,默默昏昏亙古存。無象無形潛造化,有門有戶在乾坤。
 
  色非色際誰窮處,空不空中自得根。此道非從它外得,千言萬語漫評論。
 
  其二
 
  通靈一顆正金丹,不在天涯地角安。討論窮經深莫究,登山臨水杳無看。
 
  光明暗寄希夷頂,赫赤高居混沌端。舉世若能知所寓,超凡入聖弗為難。
 
  其三
 
  落魄紅塵四十春,無為無事信天真。生涯只在乾坤鼎,活計惟憑日月輪。
 
  八卦氣中潛至寶,五行光裏隱元神。桑田改變依然在,永作人間出世人。
 
  其四
 
  獨處乾坤萬象中,從頭歷歷運元功。縱橫北斗心機大,顛倒南辰膽氣雄。
 
  鬼哭神嚎金鼎結,雞飛犬化進爐空。如何俗士尋常覓,不達希夷不可窮。
 
  其五
 
  誰信華池路最深,非遐非邇越難尋。九年采煉如紅玉,一日圓成似紫金。
 
  得了永祛寒署逼,服之應免死生侵。勸君門外修身者,端念思維此道心。
 
  其六
 
  水府尋鉛合火鉛,黑紅紅黑又玄玄。氣中生氣肌膚換,精裏含精性命專。
 
  藥返便為真道士,丹還本是聖胎仙。出神入定虛花語,徒費工夫萬萬年。
 
  其七
 
  九鼎烹煎九轉砂,區分時節更無差。精神氣血歸三要,南北東西共一家。
 
  天地變通飛白雪,陰陽和合產金花。終期鳳詔空中降,跨虎騎龍謁紫霞。
 
  其八
 
  憑君子後午前看,一脈天津在脊端。金闕內藏玄穀子,玉池中坐太和宮。
 
  只將至妙三周火,煉出通靈九轉丹。直指幾多求道者,行藏莫離虎龍灘。
 
  其九
 
  返本還元道氣平,虛非形質轉分明。水中白雪微微結,火裏金蓮漸漸生。
 
  聖汞論時非有體,真鉛窮看亦無名。吾今為報修行者,莫問燒金問至精。
 
  其十
 
  安排鼎灶煉玄根,進退須明卯酉門。繞電奔雲飛日月,驅龍走虎出乾坤。
 
  一丸因與紅顏駐,九轉能消白髮痕。此道幽微知者少,茫茫塵世與誰論。
 
  十一
 
  醍醐一盞詩千篇,暮醉朝吟不記年。乾馬屢來遊九地,坤牛時駕出三天。
 
  白龜窟裏夫妻會,青鳳巢中子母園。提挈靈童山上望,重重疊疊是金錢。
 
  十二
 
  認得東西木與金,自然爐鼎虎龍吟。但隨天地明消息,方識陰陽有信音。
 
  左掌南辰扳鶴羽,右擎北極剖龜心。神仙親口留斯旨,何用區區向外尋。
 
  十三
 
  一本天機深更深,徒言萬劫與千金。三冬火熱玄中火,六月霜寒表外陰。
 
  金為浮來方見性,木因沉後使知心。五行顛倒堪消息,返本還元在已尋。
 
  十四
 
  虎將龍軍氣宇雄,佩符持甲去匆匆。鋪排劍戟奔如電,羅列旌旗疾似風。
 
  活捉三屍焚鬼窟,生擒六賊破魔宮。河清海晏乾坤淨,世世安居道德中。
 
  十五
 
  我家勤種我家田,內有靈苗活萬年。花似黃金苞不大,子如白玉顆皆園。
 
  栽培全賴中宮土,澆灌須憑上穀泉,只候九年功滿日,和根拔入大羅天。
 
  十六
 
  尋常學道說黃芽,萬水千山覓轉差。有畛有園難下種,無根無腳自開花。
 
  九三鼎內烹如酪,六一爐中結似霞。不日丹成應換骨。飛升遙指玉皇家。
 
  十七
 
  四六關頭路坦平,行人到此不須驚。從教犢駕轟轟轉,盡使羊車軋軋鳴。
 
  渡海經河稀阻滯,上天入地絕欹傾。功成直入長生殿,袖出神珠徹夜明。
 
  十八
 
  九六相交道氣和,河車晝夜迸金波。呼時一一關頭轉,吸處重重脈上摩。
 
  電激離門光海岳,雷轟震戶動婆娑。思量此道真長遠,學者多迷溺愛河。
 
  十九
 
  金丹不是小金丹,陰鼎陽爐裏面安。盡道東山尋汞易,豈知西海覓鉛難。
 
  玄珠窟裏行非遠,赤水灘頭去便端。認得靈源真的路,何勞禮月步星壇。
 
  二十
 
  古今機要甚分明,自是眾生力量輕。盡向有中生有質,誰能無裏見無形。
 
  真鉛聖汞徒虛貴。玉室金關不解扃。本色丹瓢推倒後,卻吞丸藥待延齡。
 
  二十一
 
  浮名浮利兩何堪,回首歸山味轉甘。舉世算無心可契,誰人更與道相參。
 
  寸猶未到偏談尺,一尚難明強說三。經卷葫蘆並拄杖,依然擔入舊江南。
 
  二十二
 
  本來無作亦無行,行著之時是妄情。老氏語中猶未決,瞿曇言下更難明。
 
  靈竿有節通天去,玉藥無根得地生。今日與君無恡惜,功成隻此是蓬瀛。
 
  二十三
 
  解將火種種刀圭,火種刀圭世豈知。山上長男騎白馬,水邊小女牧烏龜。
 
  無中出有還丹象,陰裏生陽大道基。顛倒五行憑匠手,不逢匠手莫施為。
 
  二十四
 
  三千余法論修行,第一燒丹路最親。須是坎男端的物,取他離女自然珍。
 
  烹成不死砂中汞,結出長生水裏銀。九轉九還功若就,定將衰老返長春。
 
  二十五
 
  欲種長生不死根,再營陰魄與陽魂。先教玄母歸離戶,後遷空王鎮坎門。
 
  虎到甲邊風浩浩,龍居庚內水溫溫。迷徒爭與輕輕泄,此理須憑達者論。
 
  二十六
 
  閉戶存神玉戶觀,時來火候遽相傳。雲飛海面龍吞汞,風擊岩邊虎伏鉛。
 
  一旦煉成身內寶,等閒采得道中玄。刀圭餌了丹書降,跳出塵籠上九天。
 
  二十七
 
  千日功夫不暫閑,河車搬載上昆山。虎抽白汞安爐裏,龍發紅鉛向鼎間。
 
  仙府記名丹已熟,陰司除籍命應還。彩雲捧足歸何處,直入三清謝聖顏。
 
  二十八
 
  解匹真陰與正陽,三年功滿結成霜。神龜出入庚辛位。丹鳳翱翔甲乙方。
 
  九鼎先輝雙瑞氣,三元中換五毫光。塵中若有同機者,共住煙霄不死鄉。
 
  二十九
 
  修生一路就中難,迷者徒將萬卷看。水火均平方是藥,陰陽差互不成丹。
 
  守雌勿失雄方住,抱黑無虧白自幹。認得此般真妙訣,何憂風雨妒衰殘。
 
  三十
 
  才吞一粒便安然,十二重樓九曲連。庚虎迴圈餐絳雪,甲龍夭矯迸靈泉。
 
  三三上應三千日,九九中延九萬年。須得有緣方可授,未曾輕泄與人傳。
 
  三十一
 
  誰知神水玉華池,中有長生性命基。運用須憑龍與虎,抽添全藉坎兼離。
 
  晨昏點盡黃金粉,頃刻修成玉石脂。齋戒餌之千日後,等閒輕舉上雲梯。
 
  三十二
 
  九天雲淨鶴飛輕,銜簡翩翩別太清。身外紅塵隨意換 中白石立時成。
 
  九苞鳳向空中舞,五色雲從足下生。回首便歸天上去,願將甘雨濟焦氓。
 
  三十三
 
  嬰兒逸裏降瑤階,手握玄珠直下來。半夜紫雲披素質,幾回赤氣掩桃腮。
 
  微微笑處機關轉,拂拂行時戶牖開。此是吾家真一子,庸愚誰敢等間猜。
 
  三十四
 
  才得天符下玉都,三千日裏積工夫。禱祈天地開金鼎,收拾陰陽瑣玉壺。
 
  便覺凡軀能變化,深知妙道不虛圖。時來試問塵中叟,這個玄機世有無。
 
  三十五
 
  誰識寰中達者人,生平解法水中銀。一條拄杖撐天地,三尺昆吾斬鬼神。
 
  大醉醉來眠月洞,高吟吟處傲紅塵。自從悟裏終身後,嬴得蓬壺永劫春。
 
  三十六
 
  紅爐迸濺煉精英,一點靈珠透室明。擺動乾坤知道力,逃移生死見功程。
 
  逍遙四海留蹤跡,歸去三清立姓名。直上五云云路穩,紫鸞朱鳳自來迎。
 
  三十七
 
  時人若要學長生,先是樞機晝夜行。恍惚中間專志氣,虛無裏面固元精。
 
  龍交虎戰三周畢,兔走烏飛九轉成。煉出一爐神聖藥,五雲歸去路分明。
 
  三十八
 
  亦無得失亦無言,動即施功靜即眠。驅遣赤牛耕宇宙,分張玉粒種山川。
 
  栽培不憚勞千日,服食須知活萬年。今日示君君好信,教君現世作神仙。
 
  三十九
 
  不須兩兩與三三,祗在昆侖第一岩。逢潤自然情易伏,遇炎常恐性難降。
 
  有時直入三元戶,無事還歸九曲江。世上有誰燒得住,壽齊天地更無雙。
 
  四十
 
  本末無非在玉都,亦曾陸地作凡夫,吞精食氣先從有,悟理歸真便入無。
 
  水火自然成既濟,陰陽和合自相符 中煉出延年藥,溟渤從教變複枯。
 
  四十一
 
  無名無利任優遊,遇酒逢歌且唱酬。數載未曾經聖闕,千年惟只在仙洲。
 
  尋常水火三回進,真個夫妻一處收。藥就功成身羽化。更拋塵氛出凡流。
 
  四十二
 
  杳杳冥冥莫問涯,雕蟲篆刻道之華。守中絕學方知奧,抱一無言始見佳。
 
  自有物如黃菊蕊,更無地似碧桃花。休將心地虛勞用,煮鐵燒金轉轉差。
 
  四十三
 
  還丹功滿未朝天,且向人間度有緣。拄杖兩頭擔日月,葫蘆一個隱山川。
 
  詩吟自得閒中句,酒飲多遺醉後錢。若問我修何妙法,不離身內汞和鉛。
 
  四十四
 
  半紅半黑道中玄,水養真金火養鉛。解接往來三寸氣,還將運動一周天。
 
  烹煎盡在陰陽力,進退須憑日月權。只此功成三島外,穩乘鸞鳳渴諸仙。
 
  四十五
 
  飛龍九五已升天,次第還當赤帝權,喜遇汞珠凝正午,幸逢鉛母結重玄。
 
  狂猿自伏何須煉,野馬親調不著鞭,煉就一丸天上藥,頓然心地永剛堅。
 
  四十六
 
  舉世何人悟我家,我家別是一榮華。盈箱貯積登山籙,滿室收藏伏火沙。
 
  頓飲長生天上酒,常栽不死洞中花。凡流若問吾生計,遍地紛紛五彩霞。
 
  四十七
 
  津能充渴氣充糧,家住三清玉帝鄉。金鼎煉來多外白,玉爐烹處徹中黃。
 
  始知青帝離宮住,方信金精水府藏。流俗要求玄妙理,參同契有兩三行。
 
  四十八
 
  紫詔隨鸞下玉京,元君相命會三清。便將金鼎丹砂餌,時拂霞衣駕鶴行。
 
  天上雙童持珮引,月中嬌女執幡迎。此時功滿參真後,始信仙都有姓名。
 
  四十九
 
  修修修得到乾乾,方號人間一醉仙。世上光陰催短景,洞中花木任長年。
 
  形飛峭壁非凡骨,神在玄宮別有天。惟願先生頻一顧,此玄玄外更玄玄。
 
  五十
 
  金丹一粒定長生,須得真鉛煉甲庚。火取南方赤鳳髓,水求北海黑黽精。
 
  鼎追四季中央合,藥遣三元入卦行。齋戒興功成九轉,定應入口鬼神驚。
 
  五十一
 
  碧潭深處一真人,貌似桃花體似銀。鬢髮未斑緣有術,紅顏不老為通神。
 
  蓬萊要去如今去,架上黃衣化作雲。任彼桑田變滄海,一丸丹藥定千春。
 
  五十二
 
  誰解長生似我哉,煉成真氣在三台。盡知白日升天去,剛逐紅塵下世來。
 
  黑虎行時傾雨露,赤龍耕處產瓊瑰。只吞一粒金丹藥,飛入青霄更不回。
 
  五十三
 
  亂雲堆裏表星都,認得深藏大丈夫。綠酒醉眠閑日月,白頻風定釣江湖。
 
  長將氣度隨天道,不把言詞問世徒。山水路遙人不識,茅君消息近知無。
 
  五十四
 
  鶴為車駕酒為糧,為戀長生不死鄉。地脈尚能縮得短,人年豈不展教長。
 
  星辰往往壺中見,日月時時神裏藏。若欲時流親得見,朝朝不離水銀行。
 
  五十五
 
  靈芝無種亦無根,解飲能餐自返魂。但得煙霞供歲月,任它烏兔走乾坤。
 
  嬰兒只戀陽中母,姹女須朝頂上尊。一得不回千古內,更無塚墓示兒孫。
 
  五十六
 
  玄門帝子坐中央,算得明長感玉皇。枕下山河和雨露,笛中日月混瀟湘。
 
  坎男會遇逢金女,離女交騰嫁木郎。真個夫妻齊守志。立教牽惹在陰陽。
 
  五十八
 
  遙指高峰笑一聲,紅霞紫霧面前生。每于廛市無人識,長到山中有鶴迎。
 
  時弄玉蟾驅鬼魅,夜煎金鼎煮瓊英。它時若赴蓬萊洞,知我仙家有姓名。
 
  五十九
 
  堪笑時人問我家,杖擔雲物惹煙霞,眉藏火電非他說,手種金蓮不自誇。
 
  三尺焦桐為活計,一壺美酒是生涯。騎龍遠出遊三島,夜久無人玩月華。
 
  六十
 
  九曲江邊坐臥看,一條長路入天端。慶雲捧擁朝天闕,瑞氣徘徊起白煙。
 
  鉛汞此時為至藥,坎離今日結神丹。功能濟命長無老,只在人心不是難。
 
  六十一
 
  玄門玄理又玄玄,不死根源在汞鉛。知是一般真個術,調和六一也同天。
 
  玉京山上羊兒鬧,金水河邊石虎眠。妙要能生覺本體,勤心到處自如然。
 
  六十二
 
  公卿雖貴不曾酬,說著仙鄉便去遊。為討石肝逢蜃海,因尋甜雪過瀛洲。
 
  山川醉後壺中放,神鬼閑來匣裏收。據見眼前無個識,不如杯酒混凡流。
 
  六十三
 
  曾邀相訪到仙家,忽上昆侖宴月華。玉女控攏蒼獬豸,山童提執白蛙蟆。
 
  時斟海內千年酒,慣摘壺中四序花。人在人寰人不認,看看揮袖入煙霞。
 
  六十四
 
  火種丹田金自生,重重樓閣自分明。三千功行百旬見,萬里蓬萊一日程。
 
  羽化自應無鬼籙,玉都長是有仙名。今朝得赴瑤池會,九節幢幡洞裏迎。
 
  六十五
 
  因看崔公入藥鏡,令人心地轉分明。陽龍應向離宮出,陰虎還從坎位生。
 
  二物會時為道本,五方行盡得丹名。修真道士如知此,定跨赤龍歸玉清。 _六十六
 
  浮生不實為輕忽,衲服身藏奇異骨。非是塵中不染塵,焉得物外通無物。
 
  共語難兮情兀兀,獨自行兮輕拂拂。一點刀圭五彩生,飛丹走入神仙窟。
 
  六十七
 
  莫怪愛吟天上詩,蓋緣吟得世間稀。慣餐玉帝宮中飯,曾著蓬萊洞裏衣。
 
  馬踏日輪紅露捋,鳳銜月角掰雲飛,何時再控青絲轡,又掉金鞭入紫微。
 
  六十八
 
  黃芽白雪兩飛金,行即高歌醉即吟。日月暗扶君甲子,乾坤自與我知音。
 
  精靈滅跡三清劍,風雨騰空一弄琴。的當南遊歸甚處,莫教鶴去上天尋。
 
  六十九
 
  雲鬢雙明骨更輕,自言尋鶴到蓬瀛。日論藥草皆知味,問著神仙自得名。
 
  簪冷夜龍穿碧洞,枕寒晨虎臥銀城。來春又擬攜筇去,為憶軒轅海上行。
 
  七十
 
  龍精龜眼兩相和,丈六男兒不奈何。九盞水中煎赤子,一輪火內養黃婆。
 
  月園自覺離天網,功滿方知出地羅。半醉好吞龍鳳髓,勸君休更認彌陀。
 
  七十一
 
  強居此境絕知音,野景雖多不合吟。詩句若喧卿相口,姓名還動帝王心。
 
  道袍薛帶應慵掛,隱帽皮冠尚懶簪。從此更無餘個事。一壺村酒一張琴。
 
  七十二
 
  華陽山裏多芝田,華陽山叟複延年。青松岩畔報高幹,白雲堆裏陷飛泉。
 
  不寒不熱神蕩蕩,東來西去氣綿綿。三千功滿好歸去,休與時人說洞天。
 
  七十三
 
  天生不散自然心,成敗從來古與今。得路應知能出世,迷途終是任埋沉。
 
  身邊至藥堪攻煉,物外丹砂且細尋。咫尺洞房仙景在,莫隨波浪沒光陰。
 
  七十四
 
  自隱玄都不記春,幾回滄海變成塵。玉京殿裏朝元始,金闕宮中拜老君。
 
  悶即駕乘千歲鶴,閑來高臥九重雲。我今學得長生法。未肯輕傳與世人。
 
  七十五
 
  北斗南辰掌內觀,潛通造化暗相傳。金槌袖裏居元宅,玉戶星宮降上玄。
 
  舉世盡皆尋此道,誰人空裏得玄關。明明道在堪消息,日日灘頭去又還。
 
  七十六
 
  日影元中合自然,奔雷走電入中原。長驅赤馬居東殿,大啟朱門泛碧泉。
 
  怒拔昆吾歌聖化,喜陪孤月賀新年。方知此是生生物,得在仁人始受傳。
 
  七十七
 
  六龍齊駕得升乾,預覺潛通造化難。真道每吟秋月淡,至言長運碧波寒。
 
  晝乘白鶴遊三島,夜頂金冠立古壇。一載已成千歲藥,誰人將袖染塵寰。
 
  七十八
 
  五嶽灘頭景象新,仁人方達杳冥身。天綱運轉三元淨,地脈通時萬物生。
 
  自曉穀神通此道,誰能理性欲修真。明明說向中黃路,霹靂聲中自得神。
 
  七十九
 
  四海皆忙幾個閑,時人口內說塵緣。知君有道來山上,何以無名住世間。
 
  十二樓臺藏秘訣,五千言內隱玄關。方知鼎貯神仙藥,乞取刀圭一粒看。
 
  八十
 
  欲陪仙侶得身輕,飛過蓬萊徹上清。朱頂鶴來雲外接,紫鱗魚向海中迎。
 
  姮娥月桂花先吐,玉母仙桃子漸成。下瞰日輪天欲曉,定知人世久長生。
 
  八十一
 
  割斷繁華掉卻榮,便從初得是長生。曾于錦水為蟬蛻,又向蓬萊別姓名。
 
  三住住來無否泰,一塵塵在世人情。不知功滿歸何處,直跨虯龍上玉京。
 
  八十二
 
  當年詩價滿皇都,掉臂西歸是丈夫。萬頃白雲獨自有,一枝丹桂阿誰無。
 
  閑尋渭曲漁翁引,醉上蓬峰道士扶。他日與君重際會,竹溪茅舍夜相呼。
 
  八十三
 
  金槌灼灼舞天階,獨自乘龍去又來,高臥白雲觀日窟,閑眠秋月擘天開。
 
  離花片片乾坤產,坎藥翩翩造化栽。晚醉九岩回首望,北邙山下骨皚皚。
 
  八十四
 
  結交常與道情深,日日隨他出又沉。若要自通雲外鶴,直須勤煉水中金。
 
  丹成隻恐乾坤窄,餌了寧憂疾患侵。未去瑤台猶混世,不妨杯酒喜閑吟。
 
  八十五
 
  因攜琴劍下煙蘿,何幸今朝喜暫過。貌相本來猶自可,針醫偏更效無多。
 
  仙經已讀三千卷,古法曾持十二科。些小道功如不信,金階舍手試看麼。
 
  八十六
 
  傾倒華陽醉再三,騎龍遇晚下南岩。眉因拍劍留星電,衣為眠雲惹碧嵐。
 
  金液變來成雨露,玉都歸去老松杉。曾將鐵鏡照神鬼,霹靂搜尋火滿潭。
 
  八十七
 
  鐵鏡烹金火滿空,碧潭龍臥夕陽中。麒麟意合乾坤地,獬豸機關日月東。
 
  三尺劍橫雙水岸,五丁冠頂百神宮。閑鋪羽服歸仙窟,自著金蓮造化功。
 
  八十八
 
  隨緣信業任浮沉,似水如雲一片心。兩悉道經三尺劍,一條藜杖七弦琴。
 
  壺中有藥逢人施。腹內新詩遇客吟。一嚼永添千載壽,一丸丹點一片金。
 
  八十九
 
  琴劍酒棋龍鶴虎,逍遙落托永無憂。閑騎白鹿遊三島,悶借青牛看十洲。
 
  碧洞達觀明月上,青山高隱彩雲流。時人若要還如此,名利浮華即便休。
 
  九十
 
  紫極宮中我自知,親磨神劍劍還飛。先差玉子開南殿,後遣青娥入紫微。
 
  九鼎黃芽棲瑞鳳,一軀仙骨養靈芝。蓬萊不是凡人住,只恐愚人泄世機。
 
  九十一
 
  回身方始出埃塵,造化工夫只在人。早始亢龍拋地網,豈知白虎出天真。
 
  綿綿有路誰留我,默默忘言自合神。擊劍夜深歸甚處,披星戴月折麒麟。
 
  九十二
 
  春盡閑閑過落花,一回舞劍一籲嗟。常憂白日光陰促,每恨青天道路賒。
 
  本志不求名與利,元心只慕水兼霞。世間萬種浮沉事,達理誰能似我家。
 
  九十三
 
  日為和解月呼丹,華夏諸候肉眼看。仁義異如塵世異,世情難似泰衡難。
 
  八仙煉後鐘神異,四海磨成照膽寒。笑指不平千萬萬,騎龍撫劍九重關。
 
  九十四
 
  別來洛汭六東風,醉眼吟情慵不慵。擺撼乾坤金劍吼,烹煎日月玉爐紅。
 
  杖搖楚甸三千里,鶴翥秦煙幾萬重。為報晉城仙子道,再期春色會稽峰。
 
  九十五
 
  未煉還丹且煉心,丹成方覺道元深。每留客有錢酤酒,誰信君無藥點金。
 
  洞裏風雲歸掌握,壺中日月在胸襟。神仙事業人難會,養性長生自意吟。
 
  九十六
 
  鐵牛耕地種金錢,刻石時童把貫穿。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鐺內煮山川。
 
  白頭老子眉垂地,碧眼胡兒手指天。若向此中玄會得,此玄玄外更無玄。
 
  九十七
 
  箕星昂宿下長天,凡景寧教不愕然。龍出水來鱗甲就,鶴沖天去羽毛全。
 
  塵中教化千人眼,世上難知爾雅篇。自是凡流福命薄,忍教微妙略輕傳。
 
  九十八
 
  閑來掉臂入天門,拂袂時時撮彩雲。無語下窺黃穀子,破顏平揖紫霞君。
 
  以登瑤殿參金母,為訪瀛洲看日輪。恰值嫦娥排宴會,瓊漿新熱味氤氳。
 
  九十九
 
  曾隨劉阮醉桃源,未省人間欠酒錢。一領布裘權且當,九天回日卻歸還。
 
  鳳茸襖子非為貴,狐白裘裳欲比難。只此世間無價寶,不憑火裏試燒看。
 
  一百
 
  因思往事卻成憨,曾讀仙經第十三。武氏死時應室女,陳王沒後是童男。
 
  兩輪日月從他載,九個山河一擔擔,盡日無人話消息,一壺春酒且醺酣。
 
  一百零一
 
  垂袖騰騰傲世塵,葫蘆攜卻數洲巡。利名身外終非道,龍虎門前辨取真。
 
  一覺夢魂朝紫府,數年蹤跡隱埃塵。華陰市內才相見,不是尋常賣藥人。
 
  一百零二
 
  萬卷仙經三尺琴,劉安聞說是知音。杖頭春色一壺灑,爐內丹砂萬點金。
 
  悶裏醉眠三路口,閑來遊釣洞庭心。相逢相遇人誰識,只恐沖天沒處尋。
 
  一百零三
 
  曾戰蚩尤玉座前,六龍高駕振鳴鸞。如來車後隨金鼓,黃帝旂旁載鐵冠。
 
  醉捋黑須三島暗,怒抽霜劍十洲寒。軒轅世代橫行後,直隱深岩久覓難。
 
  一百零四
 
  額角滄浪聲似鐘,貌如冰雪骨如松。匣中寶劍時頻吼,袖裏金槌逞露風。
 
  會飲酒時為伴侶,能吟詩句便參同。來朝定赴蓬萊會,騎個猙獰九色龍。
 
  一百零五
 
  神仙暮入黃金闕,將相門關白玉泵。可是洞中無好景,為憐天下有眾生。
 
  心琴際會閑隨鶴,匣劍時磨待斬鯨。進退兩楹俱未應,憑君與我指前程。
 
  一百零六
 
  九鼎烹煎一味砂,自然火候放童花。星辰照出青蓮顆,日月能藏白馬芽。
 
  七返返成生紫霧,九還還就吐紅霞。有人奪得玄珠餌,三島途中路不賒。
 
  一百零七
 
  星辰聚會入離鄉,日月盈虧助藥王。三候火燒金鼎定,五符水煉玉壺漿。
 
  乾坤返複龍收霧,卯酉相吞虎發光。入室用機擒捉取,一丸丹點體純陽。
 
  

武当游学养生活动

 

上一篇:採金歌  
下一篇:敲爻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