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道家文献 > 宋辽金元 >

重陽全真集(上)

 来源:武当道家游学养生网 未知 作者:zhouwei  点击:
  全真之教大矣哉!謂真者,至純不雜,浩劫長存,一元之始祖,萬殊之大宗也。上古之初,人有純德,性若嬰兒,不牧而自治,不化而自理,其居於於,自適自得,莫不康寧享壽,與道合其真也。降及後世,人性漸殊,道亡德喪,樸散純離,情、酒、欲、殽蠧於中,愁、霜、悲、火魔於外,性隨情動,情逐物移,散而不收,迷而弗返,天真盡耗,流浪死生,逐境隨緣,萬劫不復,可為長太息也。重陽憫化妙行真人,博通三教,洞曉百家,遇至人於甘河,得知友於東海,化三州之善士,結五社之良緣,行化度人,利生接物,聞其風者,鹹敬憚之;杖屨所臨,人如霧集;有求教言,來者不拒。詩章詞曲,疏頌雜文得於自然,應酬即辨,大率誘人還醇返樸,靜息虛凝,養亙初之靈物,見真如之妙性,識本來之面目,使複之於真常,歸之於妙道也。或問真人者曰:人生天地間,雖曰最靈,亦屬萬物中之一物耳,孰能逃陰陽之數,孰能出造化之機,有始必有終,有生必有死,此自然之常理也,不稟異氣,仙不可求;不契夙緣,道不可學。豈可苦身約己,如系影捕風,鏤冰雕朽,為必不得之事,求難成功之效哉!真人喟然歎曰:長生妙理,人具仙林,孰不可求!有怠而弗成者顯而至多,有勤而取驗者,隱而甚少。世人以多見為信,以不見為疑,遂以仙事茫茫,為不可期也。試以物理驗之,礦之鍛煉可以為鐵,銅之點化可以為金,魚超呂梁可以為龍,雉入大水而化蜃;冰之易消者也,藏之可以度夏;草之易衰者也,覆之可以越冬;人能割愛去貪,守雌抱一,遊心於恬淡,合炁於虛無,亦可以高舉遠致,躡景登虛,逍遙乘禦寇之風,往來飛應真之錫,騎鯨而遊滄海,跨鳳而上青冥。千年化兮,如遼東之鶴;望日朝兮,若葉縣之鳧。與安期羨門之流,洪崖洞玄之屬同列仙班,不為難矣。古今得道輕舉者不可勝數,子謂無征,如聾者不聞有絲竹之音,瞽者不知有丹青之色,彼淺見謏聞,烏足以語道哉?問者屏息汗顏而退。真人開方便之門,示慈悲海,出人於炎炎火宅,提人於浩浩迷津。識性命之祖宗,和神氣之子母,有無會於一致,空色泯於兩忘,使入是門者,如南柯夢覺;由是路者,似中山之酒醒。返我之真無欠無餘,復入於混成;歸我之宗不墜不失,復同於太始。真一之性,湛然圓明,變化感通,無所而不適也。真人羽化之後,門人裒集遺文約千餘篇,辭源浩博,旨意弘深,涵泳真風,包藏妙有,實修真之根柢,度人之梯航也。


  
  京兆道眾聚財發槧,雖已印行,而東州奉道者,多以去版路遙,欲購斯文不易得也。長生劉公,教門標的,仙宗羽儀,為一代之師真,作四方之教主,謂全真之風起於西,興於東,遍於中外,其教廣矣,大矣!乃命曹瑱、來靈玉、徐守道、劉真一、梁通真、翟道清等化緣,特詣吾鄉,求序於懌,以真人文集分為九卷載,開版印行,廣傳四方,俾後人得是集者,研窮其辭,如鑿井見泥,去水不遠;鑽木見煙,知火必近;使人人早悟而速成,實仁者之用心也。噫!自古修真之士,或跌足尋師,而師不遇;或斷臂問法,而法不知。至於皓首窮年,莫知所措,虛度一生,深可惜也。今全真文集散落人間,妙用玄機,昭然易見,學者宗之,大修則大驗,小求則小得,士之志於道者,適遇斯時,何其幸也!
  
  大定戊申清明一日,寧海學正範懌德裕謹序。
  
  
  
  
  
  重陽全真集卷之一
  
  終南山重陽子王譔
  
  
  
  七言律詩
  
  
  
  茶
  
  
  
  茶,茶,瑤萼瓊芽。生空慧,出虛華,清爽神氣,招召雲霞。正是吾心事,休言世味誇。一杯唯李白,興七碗屬盧仝家。金則獨能烹玉蕊,便令傳透放金花。


  
  酒
  
  酒,酒,惡唇贓口。性多昏,神不秀,損敗真元,消磨眉壽。半酣愁腑腸,大醉摧心首。於己唯恣,倡狂對人,更沒漸忸。不知不飲永醒醒,無害無災修九九。
  
  色
  
  色,色,多禍消福。損金精,傷玉液,推殘氣神,敗壞仁德。會使三田空,能令五臟惑。亡殞一性靈明,絕盡四肢筋力。不如不做永綿綿,無害無災長得得。
  
  財
  
  財,財,作孽為媒。唯買色,會招杯,更令德喪,便惹殃來。積成三界苦,難脫九幽災。至使增家豐富,怎生得免輪回。不如不要常常樂,無害無災每恢恢。
  
  氣
  
  氣,氣,傷神損胃。聘猩獰,甚滋味,七竅仍前,二明若沸。道情勿能轉,王法寧肯畏。鬥勝各炫僂羅,爭強轉為亂費。不如不做好休休,無害無災通貴貴。
  
  
  
  七言長篇
  
  
  
  
  詠酒
  
  雲朋霞友每相親,滑辣清光養氣神。
  滿坐談開三教語,一杯傳透四時春。
  如知自在亭中景,便是逍遙物外身。
  默默昏昏風作伴,冥冥窈窈月為鄰。


  異香旋旋虛空過,翠霧層層上下伸。
  清靜並無生愛念,醉來舞袖複尋真。
  
  全真堂
  
  堂名名號號全真,寂正逍遙子(仔)細陳。
  豈用草茅遮雨露,亦非瓦屋度秋春。
  一間閑舍應難得,四假凡軀是此因。
  常蓋常修安在地,任眠任宿不離身。
  有時覺後尤寬大,每到醒來愈愛親。
  氣血轉流渾不漏,精神交結永無津。
  慧燈內照通三曜,福注長生出六塵。
  自曬堂中心火滅,何妨諸寇積柴薪。
  
  呂公求指快
  
  禮念焚香作福山,不千入道道中玄。
  外邊假合開中寶,裏面真人認得賢。
  處處無心為鍛煉,家家有性現精研。
  一條白線堅還潔,一粒金丹瑩又鮮。
  兩路相隨成曲調,雙關共透顯詩篇。
  蓮花出水騰顏色,葉葉分明是個仙。
  
  文山程法師問內事
  
  從來分得三光秀,撲入凡軀土底攢。
  結性不能超造化,於身偏會做饑寒。
  如通須是搜元有,要見還應只內觀。
  莫泥水升兼火降,體推虎繞與龍蟠。
  神精氣住超雙闕,日月星旋做一團。
  便是修行真捷徑,碧霞裏面袞金丸。
  
  修行
  
  下關牢固火能然【燃】,雅氣無侵漸至堅。
  一九住時添秀麗,二關通後得完全。
  既能已結成初有,複透中間認始先。
  直要真清真寂靜,更令沒染沒縈牽。
  須臾溉濟同相見,頃刻沖和共自傳。
  穩坐明堂拈寶炷,複游金洞赴瓊筵。
  饑寒脫了堪來徃,生死捐除會倒顛。
  有個青童持紫詔,請公永永伴神仙。
  
  述懷
  
  慧刀磨快劈迷蒙,剉碎家緣割己空。
  火焰高焚端子午,水源深決潤西東。
  上中下正開心月,精氣神全得祖風。
  既見舊時親面目,更無今日假英雄。
  五重玉戶光生彩,一粒金丹色變紅。
  自在真人歸岳頂,手攜芝草步蓮宮。
  
  茶言湯語是風哥,芝草閒談果若何。
  不可人前誇了了,須知物外笑呵呵。
  赤龍攪海添離水,紫焰安爐養坎河。
  木馬還能從水虎,金翁須是取黃婆。
  汞鉛亙昔交加作,兒女今朝嬰姹多。
  坐客同歸回首度,教君也得出高坡。
  
  和付長老分茶
  
  坐間總是神仙客,天上靈芝今日得。
  采時惟我識根源,碾處無人知品格。
  塵散瓊瑤分外香,湯澆雪浪于中白。
  清懷不論死生分,爽氣每嫌天地窄。
  七碗道情通舊因,一傳禪味開心特。
  蕩滌方虛寂靜真,從茲更沒凡塵隔。
  
  和玉長老古調
  
  慧觀緣空絕升沉,瑞氣杳嫋開遙岑。
  此地常過三山客,往來相隨九皋禽。
  重樓清冷灑甘雨,洗滌自沒凡塵侵。
  神水撞透紫金窟,瑩瑩寶洞尤邃深。
  洞前古柏青且綠,狀若月中蟾部林。
  樹下問祖西來意,口不言答提裾襟。
  既已彼此總明瞭,定中達達那搜尋。
  無身無為亦無漏,勿論實腹並虛心。
  教君一通曉這個,八脈嬰兒纏錦衾。
  有誰能令胎仙舞,唯我三疊鳴心琴。
  
  
  五言律詩
  
  
  早行
  
  正做真閑客,前程道路通。
  長途無曉暗,促步任西東。
  誰識中宵月,獨知半夜風。
  為行平等會,不與名利同。


  
  詠甯海軍
  
  甯海軍中景,清虛道富豪。
  依山知飲淺,近水覺居高。
  善膳能滋味,仁人得遇遭。
  回光通返照,相從吃蟠桃。
  
  了了修行
  
  慧刃空中舉,光芒射太虛。
  剿除馬院箒,斬斷水鄉蕖。
  兔死金花綻,雞宮玉蕊舒。
  黃輝白耀顯,此個是毗盧。
  
  遊香嚴院
  
  鐘韻知金吼,魚音聽木聲。
  火靈香炷引,水住寶瓶盛。
  四事誰能悟,三乘教愈明。
  達斯玄妙理,便是證圓成。
  
  僧淨師求修行
  
  依旨念彌陀,清涼氣候和。
  要全三曜照,須認六波羅。
  般若常令顯,菩提每見多。
  真如應得悟,歡喜出娑婆。
  
  述懷
  
  一個好門兒,關關善護持。
  金童齎玉鎖,玉女捧金匙。
  閉後無人見,開來隻自知。
  常常扃與辟,出入紫靈芝。
  
  要見菩提相,應當識蜜多。
  結成三藏寶,顯現六波羅。
  物物無頭腦。般般有腳窩。


  介然通穎脫,玉液潤金波。
  
  氣壯神清爽,心閑性逸安。
  重樓傳玉液,雙闕【關】煉金丹。
  了了通三道,圓圓做一團。
  不無紅焰迸,兼有紫光攢。
  
  這個為根本,靈光要至誠。
  搜窮物外景,滅盡世間情。
  四序傳中氣,三光在上明。
  如通顛倒法,何慮不圓成。
  
  道在性長在,身愁心不愁。
  黃芽遍地長,白雪滿園收。
  姹女尤歡嘉,嬰兒最樂優。
  刀圭第一法,此外更何求。
  
  會步修行路,應先上寶台。
  仰瞻超廓落,俯看免輪回。
  清淨真靈現,玲瓏彗眼開。
  須憑顛倒法,怎得倒顛來。
  
  
  五言長篇
  
  
  上登州知州
  
  方面蓬萊路,朱旙喜色通。
  車行行德雨,扇動動仁風。
  前擁雙旌貴,旁馳萬騎雄。
  栽棠齊召伯,闡化類文翁。
  政治靈光顯,言尊性理融。
  位登槐府後,應與我心同。
  
  述懷
  
  功成王四父,風害第三孫。
  瞥地回頭處,認得自來惛。
  擘開真道眼,跳出是反閘。
  已作空中客,那為地下魂。
  名山三座總,好景四時溫。
  物物非非是,非非是勿論。
  
  眼暗耳雙聾,明聲總不通。
  勸伊休唱喏,舉事便和問。
  不去欽賢聖,何勞重害風。
  般般俱是妄,物物盡皆空。
  妻女千斤鐵,兒孫萬秤銅。
  怎知投黑暗,尚自聘般紅。
  惡業常穿積,良因怎得蒙。
  身邊誇體段,心下若飄蓬。
  幾個知元本,何人憶祖宗。
  肯憂歸地府,曾話上天宮。
  只會貪財色,無非滅視聽。
  如行平等意,走入五花叢。
  
  
  藏頭七言長篇
  
  
  繼贈王子容都院
  
  此華宗字子容,風雅頌好相從。
  端錦繡塵凡物,馬豬羊世俗蟲。
  是九條蠲出戶,為三個趕離胸。
  生寶璧開心曜,迸丹丸壯腎宗。
  祖若知通造化,神稍悟得和邕。
  中莫戀超三境,底休尋上二峰。
  舉昆侖山頂現,聞林屋洞天封。
  光返照元初路,下方堪擊玉鐘。
  
  
  
  重陽全真集卷二
  
  終南山重陽子王喆譔
  
  
  
  七言詩(藏頭)
  
  
  別墳
  
  凡修道本如然,滅煙消占得先。兀騰騰慵謔戲,虛寂寂懶狂顛。
  心故別墳前土,性須成物外仙。上不唯餘顯跡,令七祖盡生天。
  
  贈僧肇法師
  
  地因緣離土丘,心作解得真修。分道眼高羅漢,溉靈根越趙州。
  利天宮升局寶,京山上拂雲頭。皮黑去黃芽現,個青牛吼白牛。
  
  贈傅太丞
  
  雲傳說纇桑君,辯心靈過古文。定膏盲別有按,存性命沒差分。
  圭善用陰陽字,午能交水火紋。細失無功行得,非星礙便攜雲。
  
  述懷
  
  三一味獨馨香,日閑中道眼光。兀不侵除鬱悶,門俱得覺清涼。
  傳三教誰能看,覷三光我細詳。說世人惟好賄,誰認得這風狂。
  
  贈王道人
  
  來月往愈身輕,是雲車穩又平。目怎知雲水貴,仙相聚氣神榮。
  牛運用人難鑒,虎咆哮我有聲。遠是非心樂道,先勝地賞清明。


  
  和純陽真人韻
  
  人到此弄清泉,洗塵勞物外天。是人非難汨汨,生日沒往千千。
  年修煉方歸旦,日應成自恍然。裏白蓮今已見,神正得大羅仙。
  
  勸化
  
  失人身萬劫休,人不悟百年愁。懷愛海長思憶,戀恩山每悵惆。
  備般般方入道,先個個總淹留。中珍寶誰能置,待荒郊臥土丘。
  
  喜再到醴泉
  
  火相逢溉濟全,三緣此養丹田。年功行為中士,日清閒作上仙。
  穀幽居雖滅鬧,鄽大隱得真詮。神知命皇天覆,喜今朝到醴泉。
  
  終南劉蔣姚二官設醮
  
  談心應遇佳時,下修成大醮儀。俗喜逢真吉善,今雖有最慈悲。
  懷道德洪禧,拔先宗勝廣施。謝聖賢多擁護,人名姓已天知。
  
  自述
  
  分修進有何憑,下明珠煉要精。麥哺餐全藉蔭,陽運轉莫生情。
  無雜念除思憶,不胡遊處淨清。火相逢成溉濟,將嬰姹賀升平。
  
  公詩債接金科,米須將白麵和。鹵吃時滋味別,圭分處往來磨。
  頭女子分明說,口嬰哥返複呵。意要知顛倒法,看一首沒言歌。


  
  贈學正來彥中
  
  金間隔有誰猜,目高朋道眼開。外三光寧就覷,中四假肯心灰。
  坑跳出歸蓬島,頂閒居勝殿魁。語筲言今謹示,人專上彥中來。
  
  王德昭求學道
  
  談舌舉卻牽情,印真靈道自生。性本來圓又滿,儀能辯濁分清。
  從上善歸燒煉,起中丹得去程。麥要公心裏悟,聞此理並無名。
  
  裏無麼萬事和,中有口百般多。昏一片靈光振,顯三重白氣波。
  肉血筋休起念,肝腎肺不生痾。誰能運兼能轉,問先生會得麼。
  
  和鄠縣楊清叟綠猗軒
  
  皮皮顯綠猗坡,上青青葉葉。射雲軒真淨灑,澆玉榦肯相欺。
  中直節通三昧,後虛心旺四時。下和詩唯似瞎,風獨過萬重陂。
  
  述懷
  
  誦將來出世鄽,豪乞覓且隨緣。來線去成真拙,有入無任自然。
  裏白蓮金露滴,中紅熖玉繩牽。兒不見芒兒去,看一輪明月圓。
  
  時有幸做嬰孩,後須將寶劍裁。下明珠人不悟,中丹藥孰能猜。
  龍木上無驚怕,虎波中沒怯摧。入泥丸如得得,無掛礙到蓬萊。

  
  贈終南主簿趙文林
  
  金相隔事無侵,是人非總伏欽。稅一方蒙大蔭,因千行積洪音。
  修仁德皇天眷,下恩禧聖主臨。位最高誰可議,咱先保趙文林。
  
  謝寗伯公
  
  謝前親慧道糧,蔬珍饌總馨香。高膳罷投新墓,裏安身是故莊。
  髓益筋顏駐豔,神定氣眼生光。誰似得王夫子,了殘餘好並嘗。
  
  心乞食謝喉糧,麥須知勝異香。覓三餐滋臭腐,完四假處冥莊。
  肥身體勤行善,樸形軀老漸光。兀騰騰功行廣,婆嫁我味誰嘗。
  
  開德府傅公送別以詩贈之
  
  著餘心十裏因,凡送路越紅塵。牛哮吼精光銳,馬嘶鳴造化勻。
  物舍和功行旦,靈明爽氣神真。人傅友真惺灑,出陽關有故人。
  
  贈道友
  
  此幽居我屢來,方取正道眸開。前瓊樹風前燎,裏金蓮水裏猜。
  目人人瑤性廣,芽個個玉靈恢。中清淨長無有,下交伊上寶台。
  
  道友索如何是修心定性
  
  靈慧照得真修,要心頭裏面周。慶先成歸庇蔭,陽脫後沒淹留。
  中瑩寶光頻出,上明珠焰不休。馬搬駝歸淨界,然超過大神舟。


  
  道友作醮篆符簡
  
  抵良辰集眾仙,將玉篆遂同編。絲不斷依從古,口相傳各取闐。
  字金書誰敢悟,田丹訣我惟先。然水木火金土,一靈符便奏天。
  
  天長觀王師求
  
  遇華宗理性寬,公真妙彩光完。初面目分明旭,轉靈根自在攢。
  德火生紅焰銳,花水湧紫芒寒。般已結今先賀,脈嬰兒飲大丹。
  
  文登韓公索修行
  
  凡修煉妙中玄,裏通麼道可傳。把五行無用作,將四象有新鮮。
  能離水金鱗騁,解迎風玉腕全。喆詩詞須謝蔣,公同處洞中天。
  
  贈馬鈺名
  
  詢修煉好追尋,寸飆光寸寸金。得果成無漏果,分音韻有緣音。
  輝月耀三田蔭,魄陽魂九轉臨。位玲瓏真性鈺,花臺上倚瑤岑。
  
  海
  
  方大水敢誰猜,浪銀濤類大才。正三鼇金體現,初九曜錦紋開。
  通瑞氣明蓬島,放祥岑聳玉台。此波心無地陌,川東注傲然來。
  
  贈道友韓茂先
  
  兀騰騰任自然,中認取水中蓮。綿俗冗何時盡,器塵勞每日牽。
  子拽回無一籠,兒見處有三田。分清淨公休挫,上言誰韓茂先。
  
  
  七言絕句
  
  
  遇師
  
  四旬八上得遭逢,口訣傳來便有功。一粒丹砂色愈好,玉華山上現殷紅。
  
  壽期
  
  害風害風舊病發,壽命不過五十八。兩個先生決定來,一靈真性誠搜刷。
  
  端午
  
  離上新池逢端午,不知誰會伏龍虎。白雲翠霧得逍遙,勸公好把三光睹。
  
  兄死作
  
  人人只會哭家親,誰肯能哀自己身。若把己身哀得慟,無生路上作閒人。
  
  知縣邀余拜亡靈餘不從
  
  師僧鼓鈸贊亡靈,唯有王風獨自醒。若是髓髏從拜禮,不從拜禮沒骷形。
  
  和武功趙清明
  
  三百六十金骨節,段段圓明有分別。地雷震雨出山頭,浣濯黃芽調白雪。
  
  不飲酒
  
  醒來不飲塵中酒,達後別傳物外杯。莫衒白雲隨處有,自然舉步到蓬萊。
  
  金丹
  
  本來真性喚金丹,四假為爐煉作團。不染不思除妄想,自然袞出入仙壇。

  
  警知天命
  
  得勢那堪更得時,得時全不畏陰司。也宜積行修因果,惡業隄防有滿時。
  
  燒庵
  
  茅庵燒了事休休,決有人人卻要修。便做惺惺誠猛烈,怎生學得我風流。
  
  誡潘十四郞省語
  
  王喆今逢潘利賓,他能綺語敢相親。想君舌竅非皮肉,銀裏金楞鐵口唇。
  
  一輪明月絕纖埃,一片靈光照玉台。一粒金丹人不識,一生性命有誰猜。
  
  贈四梧公
  
  七松處士絕囂塵,五柳先生脫愛津。知縣將來名遂後,隨餘堪喚四梧人。
  
  四株梧樹驚還訝,兩本薇花笑似瞋。坐久清風來召我,今宵卻與月為鄰。
  
  贈董德夫
  
  乘閑隨步複尋真,冷淡清虛作主人。光遠正堪誇綠鬢,德夫依舊走紅塵。
  
  贈京兆杜先生
  
  休言白雪與黃芽,莫說鉛銀與汞砂。試問杜公修大道,昆侖山屬甚人家。
  
  贈劉蔣村僧定院主
  
  玉名慧定定根芽,不滅無生證麥麻。顛倒若能談定慧,圭峰好景屬公家。
  
  贈趙資深戴月桂
  
  此花誰悟四時開,細細清香遠遠來。不是姮娥曾下界,肯留仙種世間栽。
  
  贈京兆稅院馮五郞
  
  身賢認得得真賢,便是逍遙陸地仙。一點清虛歸本位,紅霞長鎖白雲巔。
  
  山邊人立便為仙,口訣十分得寶田。兊地言來震地說,一中大悟便升天。
  
  紙鳶放起線長牽,斷了方知出世纏。空外淸風來駕馭,一沖直上大羅天。
  
  塵泥莫使汙行庵,捉住清風好放憨。明月過來須訪我,三般滋味一般甘。
  
  修行須是默中言,養氣無勞靜裏喧。占得長春真境界,百花香裏給孤園。
  
  活死人引子
  
  先生初離俗,忽一日,自穿一墓,築塚高數尺,上掛一方牌,寫“王公靈位”字,下深丈餘。獨居止二年餘,忽然卻填了。
  
  活死人兮王喆乖,水雲別是一歡諧。道名喚作重陽子,謔號稱為沒地埋。
  
  生來路口不忘懷,行鑽須是掛靈牌。即非惑眾窺圖利,為使人知遞攢排。
  
  活死人墓贈甯伯功
  
  活死人兮活死人,自埋四假便為因。墓中睡足偏瀟灑,擘碎虛空踏碎塵。

  活死人兮活死人,不談行果不談因。墓中自在如吾意,占得逍遙出六塵。
  活死人兮活死人,與公今日說洪因。墓中獨死真嘉話,並枕同棺悉作塵。
  活死人兮活死人,火風地水要知因。墓中日服真丹藥,換了凡軀一點塵。
  活死人兮活死人,活中得死是良因。墓中閑寂真虛靜,隔斷凡間世上塵。
  活死人兮活死人,害風便是我前因。墓中這個真消息,出水白蓮肯惹塵。
  活死人兮活死人,須知五穀助身因。墓中觀透真如理,吃土餐泥糞養塵。
  活死人兮活死人,晝眠夜寢自知因。墓中有個真童子,笑殺泥團塵裏塵。
  活死人兮活死人,空空空裏是空因。墓中當有真空景,悟得空空不作塵。
  活死人兮活死人,活人珠玉問餘因。墓中境界真家計,不免臨頭總化塵。
  天地高深覆載人,人心奸巧不憑因。只知名利為身寶,不悟身為物裏塵。
  尋思到岸下船人,笑指白雲便是因。丹桔在身無價寶,自然光耀絕纖塵。
  人人不作是非人,遠此無由地獄因。三界超升靈物在,仙宮那得有飛塵。
  有個逍遙自在人,昏昏默默獨知因。存神養浩全真性,骨體凡軀且渾塵。
  人能弘道道親人,人道從來最上因。若把黑雲俱退盡,放開心月照繁塵。
  風月為鄰也是人,水雲作伴得真因。便攜鸞鶴歸蓬島,此去無由卻墮塵。
  忽然認得岸頭人,不可思量議厥因。謂甚便教成一曲,曲中識破隙中塵。
  我今嗟彼世間人,來路前生作甚因。但恐性乖來路失,歸時輾轉入灰塵。
  胎生卵濕化生人,迷惑安知四假因。正是泥團為土塊,聚為身體散為塵。
  酒色昏迷惱殺人,用斯濁惡轉推因。將來失腳輪回去,甘作沉淪泉下塵。
  外人不識裏頭人,喚出門來得此因。明月清風休笑我,這回似你遠紅塵。
  笑殺愚迷枉做人,人人皆說養家因。家人便是燒身火,幹了泥團卻變塵。
  我今欲勸世中人,正好追尋道果因。稍悟這般知這個,風前揚卻一堆塵。
  陽人不合戀陰人,都被陰人損善因。煉取純陽身七寶,無生路上不生塵。
  閑來默坐睹常人,個個鑽尋無路因。恰似水魚魚戀水,只知塵體體投塵。
  世上輪回等等人,各分神性各分因。百年大限從胎死,五蘊都歸塵下塵。
  穩駕青牛古聖人,白牛枝葉出斯因。儒醫夫子成三教,懇辟愚迷怕落塵。
  生來死去萬千人,善果良因間有因。嫉妒慳貪誇富貴,我今與你不同塵。
  誰識鄽中這個人,無為無作任其因。白雲接引隨風月,脫得塵勞出世塵。
  往往來來人看人,人心廝算各論因。三光塵外分明鑒,照爾身形盡土塵。
  
  述懷
  
  水雲遊歷到西方,拾得真金堅又剛。放在絳宮封閉了,滿宮明耀現霞光。
  金丹頃刻刹那成,不在三年九轉行。同輩若能先悟此,碧霞深處是前程。
  翛然獨對正峰前,瑤蕊瓊花景致全。一粒金丹成大藥,並無下事不須煎。
  玄機妙理不難窮,只在無言靜默中。搜出從來端的事,休分南北與西東。
  會修真藥按名方,搜得玄微理漸長。從此烏龜投碧海,火炎山上喜朱郎。
  一團真寶漸生光,四象方能盡屬陽。五葉金蓮開爛熳,萬絲瓊蕊密舒張。
  午前子後正交鋒,奪得金精顯戰功。一顆人頭當下落,提來歡喜獻丁公。
  金蓮一朵自生來,只許高人道眼猜。吸取清香頻服餌,和合二氣結成胎。
  萬神精銳沒魔軍,戰勝千邪不用賓。獨顯光明輝日耀,方知此處有珠珍。
  玉峰山上采靈芝,壯氣全神主本基。一點光明尤燦燦,五般霞彩不相離。
  靜中勘破五行因,由此能捐四假身。返見本初真面目,白雲穩駕一仙神。
  於身四假乃為賓,裏面靈真是舊親。獨住三峰誰作伴,清風明月共三人。
  能知戈戟肯輕狂,虎戰龍爭獨敢當。奪得光明珠一顆,使令消盡九冬霜。
  白雲堂下夜深深,細雨霖鈴滴滴金。好醉蓬萊須品令,聲聲慢唱鳳簫吟。
  修行先要識偏旁,南北東西接四方。水火木金俱不用,明珠一顆出中央。
  內觀一得見知音,明月出頭自在吟。萬首詩成誰會解,若教會解總無心。
  紫靈芝甲始先萌,采得來時旋旋烹。玉液瓊漿和合了,重樓咽下便長生。
  自從收得水中金,便用刀圭剖盡陰。一朵瓊花開向日,晶陽返照運天心。
  馬猿捉住是修行,物物皆亡總不生。肯向畫樓擊更鼓,天明那用打錚錚。
  修持如會識金丹,只要真靈本性全。請看昆侖山上景,碧霞光彩接秦川。
  姓王名喆知明宇,道號重陽四味全。一性易為風害做,半金難買日高眠。
  從此擘開真鐵網,今朝跳出冗塵籠。便將明月堪拿弄,撥斷繁雲好害風。
  玄機妙理最幽深,幹了銀霜死了心。駕取鐵牛耕戊己,滿園盡許種黃金。
  莫希奪舍學投胎,便向瑤池下手栽。生出白蓮花一朵,清香直許透天臺。
  真修得得易非難,道用觀天合上天。占取二山真境界,王花蕊裏結因緣。
  瑤池裏面看黃芽,瓊蕊金枝綻玉花。朵朵玲瓏清氣上,叮璫聲韻屬吾家。

  一生清淨養三田,今則方能論寂然。光瑩明珠歸岳頂,雲霞棒入大羅天。
  便做能尋空外響,直饒會捉水中泡。千機百計隨心轉,怎免臨頭這一交。
  為人不做鄉中鬼,指日須歸物外仙。這個自然知去處,那般消息便精研。
  喚出元初仔細看,瑩然結就紫金丹。明明圓妙應無比,五道霞光做一攢。
  能衣白布水中爭,會戴青巾火裏行。四味合和成一味,綿綿永永得長生。
  唯余會養紫金丹,鍛煉成珠故不難。放出光明尤燦燦,萬般霞彩一時攢。
  玉液流時無個識,瓊漿湧處有誰知。今朝獨灌金花樹,放盡馨香滿四維。
  唯餘會吃青鸞肉,獨我能餐白馬肝。兩般合和歸一處,傍人遙見各心寒。
  驀然捉住這元初,幻化方知不屬餘。一個光明真了了,五般彩豔自如如。
  汞鉛相見入長途,性命堅牢得永蘇。擺徹水泉傳火氣,撥開煙焰指冰湖。
  
  甘水鎮留題
  
  誰識終南王害風,長安街裏任西東。閑來矯首滄溟上,釣出鯨鯢未是雄。
  
  再知
  
  一輪明月一清風,內外交馳西複東。袞出昆侖山頂上,照吹明爽自為雄。
  
  贈丘處機


  
  細密金鱗戲碧流,能尋香餌會吞鉤。被餘緩緩收輪線,拽入蓬萊永自由。
  
  贈桑公之子
  
  桑公積行久深深,鑄此兒郞事事通。稍悟內歡非外樂,好求月上弄清風。
  
  唐公求修行
  
  修行切忌順人情,順著人情道不成。奉報同流如省悟,心間悟得是前程。
  學道修真非草草,時時只把心田掃。悟超全在絕塵情,天若有情天亦老。
  
  贈諸生
  
  諸公在坐盡高才,俊又聰明道眼開。莫為功名牽系住,也應隨我到蓬萊。
  
  寧海乞化書紙旗上
  
  害風人問有何憑,術法俱無總不能。每日作為只此是,上頭吃飯下頭登。
  
  贈登州奉道
  
  一輪明月吐光輝,桂樹香傳十九枝。正到中更當子午,放開靈耀射瑤池。
  
  贈馬鈺先生
  
  嘗於陝西作此詩,及到甯海軍馬鈺初相見,得姓名再書以贈之。
  一別終南水竹村,家無兒女亦無孫。三千裏外尋知友,引入長生不死門。
  
  自畫骷髏
  
  此是前生王害風,因何偏愛走西東。任你骷髏郊野外,逍遙一性月明中。
  
  贈皇哥
  
  多收慧草廣添油,一點明燈在裏頭。照見五門皆洞達,教公拍手笑無休。
  
  贈孫二姑
  
  二姑乃馬鈺室家,先生兩次以梨剖割與夫妻分食之,意欲俱化也。鈺從化一年許,孫氏亦出家奉道。
  
  
  分梨十化是前年,天與佳時主自然。為甚當時不出離,元來直待結金蓮。
  在家只是二婆呼,出得家緣沒火爐。跳入白雲超苦海,教人永永喚仙姑。
  
  馬鈺從化以此贈之
  
  擲下金鉤恰一年,方吞香餌任綸牽。玉京山上為鵬化,隨我扶搖入洞天。
  
  無常鐘
  
  鐘不依時聽者愁,定知人世此時休。數聲又逐斜陽去,遣客無言暗點頭。
  
  馮先生求問
  
  百年光陰總不同,回頭便是出迷蒙。教公對景知顛倒,擘碎微塵踏碎空。
  
  圓相
  
  一輪圓相自家知,王喆於中正是時。袞出昆侖山頂上,爽邀風月到天池。
  
  織造人
  
  織造之人得也麼?街前猶自騁機梭。若還似我逍遙客,爭肯千頭萬緒多。

  
  雪
  
  六花偏與我相違,飄落人間壓是非。碧洞自溫無四序,肯教點汙六銖衣。
  
  題竹
  
  人言瀟灑月明中,我道清虛本意深。不是害風來到此,怎生引動此君吟。
  
  題淨業寺月桂
  
  誰將月桂土中栽,爭忍塵凡取次開。折得一枝攜在手,卻將仙種赴蓬萊。
  
  
  七言絕句詩(藏頭)
  
  
  贈萊州平等會首徐守道
  
  來乞覓意何如,口言公善事舒。內珠珍常自守,心先祖姓其徐。
  
  贈仁法師講懺
  
  能消懺勸人初,利天中自展舒。利佛前香篆起,知師父作真如。
  
  贈京兆馮五郎
  
  休棄業莫別妻,姹兒嬰自有時。把心香頻爇起,將名姓達瑤池。
  言可語沒人磨,內深藏玉潤和。納甘津公莫怪,家也得喚憑哥。
  
  京兆來學正覓墨
  
  中松寶號陳玄,一幽微貴遠煙。裏煉成三個字,來便是大羅天。
  
  贈張曲通
  
  己仁人號曲通,乎者也有奇功。田不悟清涼境,道先生守固窮。

  
  驪山
  
  常訪飲樂真閑,間金花鎮遠山。自神仙來此地,知身在白雲間。
  
  文官花
  
  時春景好頻看,睹群花不一般。岸得超堪可賦,官園裏見文官。
  
  贈京兆杜先生
  
  要直兮行要清,源澄澈稱知明。中見黑銀蟾吐,苦心甜顯志誠。
  吹玉笛舞嬰哥,面金花瑩不磨。女唱時休占認,中拍手笑呵呵。
  
  因茶坊賈四郎換茶
  
  靈木德歲新芽,舌甘津別有華。得風生勝杖柱,翁歡喜換新茶。
  
  剔燈杖
  
  妙身生百草叢,來折得浸油中。端會把昏燈撥,出靈光顯爾功。
  
  邀客賞清明
  
  人王喆趂華筵,壽諸公盡醴泉。洗清明真可愛,逢此景會神仙。
  
  警史四哥
  
  道非常道不和,甜心苦把人磨。中火焰誰能覓,有從邪史四哥。
  
  守時堂
  
  常到此並無思,愛前親每作詩。說街中虛六案,時常裏見安時。
  
  和遲法師韻
  
  直弓彎射有為,中水湧兩相宜。通道德遵公注,意無為只自知。


  
  道友請食餅
  
  上津生床餅粘,中秀氣我新尖。抵三餐真個別,圭滋味自然甜。
  
  請史四哥啜茶
  
  金間隔並無邪,正其心趁彩霞。叚接生雲外物,兒回首得新茶。
  
  學公繫鐘
  
  重言語好相容,口教公莫放慵。裏猿兒先捉住,人歡喜繫金鐘。
  風火水已相忘,內靈根降吉祥。爾一言真個妙,年有分白雲堂。
  
  題淨業寺雲版
  
  言擊此眾僧聞,內新聲法雨分。利天中振教響,音誰悟鐵生雲。
  
  勸崔彥橫
  
  葉無風秋氣清,天不語甚分明。烏月兔長飛走,我休爭勸彥橫。
  
  題韓茂藥鋪
  
  時性不似斯孩,午身軀是死灰。滅煙消悟真拙,籠便是見蓬萊。
  
  題木魚
  
  根清淨尾尤頳,潔身軀別有名。內銜珠能會食,展須響腹中聲。
  
  題溫涼扇
  
  為柄子絹為腮,爾勞勞救熱災。院已離君莫恠,餘別有好風來。
  儀作用覺心寬,熱招風冷複攢。竹柄兒堪執捧,君無暖亦無寒。


  
  贈浴堂
  
  見公家澡浴堂,埪成就得清涼。心便是清涼境,要鑿埪作洞房。
  
  見董知縣會客坐上歎落花
  
  道王三已棄家,羊滋味久相趖。中貴胄皆春寐,肯將心悟落花。
  
  贈道友
  
  從認得便休尋,步移來動好音。在公家如可見,人自處水中金。
  
  仁法師說三六弟子王喆小名十八郎遂悟一十八戒
  
  三二六不相干,八郎來子細看。下仁公傳妙語,今已得免饑寒。
  
  五言絕句
  
  化馬鈺未肯從欲,鎖庵門,坐百日,示家風以化之。鈺問先生寒冷否,遂以此贈之。
  
  莫慮王風冷,王風自不寒。百朝飊地過,出路你咱看。
  
  述懷
  
  寶結三田聚,蓮開五葉全。蘂珠宮裏看,見個白光圓。
  有錢須得使,不使太憨癡。莫待荒郊裏,臨風咬齒兒。
  
  攢三坼字並七言引子
  
  如要讀時莫要思,三言飜作七言詩。若交日裏金雞叫,須養蟾中玉兔兒。
  
  
  五言絕句
  
  
  贈馬鈺
  
  馬相見,喆相戀。處閹中,做方便。
  
  
  五言律詩
  
  
  王風子,總不求。分子午,旭春秋。
  炎離坎,出虎牛。鉛與汞,結成休。
  重陽子,仙豈求。思大洞,問中秋。
  槌金虎,鋸木牛。初午得,子時休。
  重陽子,詠好吟。從有口,喆無心。
  千篇就,萬首臨。出去也,臥高岑。
  重陽子,分正仙。鉛得鎮,汞憑泉。
  煦開卦,見徹緣。神氣出,光升天。
  
  藏頭詩書紙旗引馬鈺譚處端教化
  
  呼知己亦如然,滅煙消去覓錢。地種成黃器壁,峰長就白花蓮。
  連直訪海邊友,訪終南山下賢。脈嬰兒麥田整,邀風月五人圓。
  
  
  
  重陽全真集卷之三
  
  詞
  
  
  
  黃鶯兒
  
  
  
  堪嗟浮世如何度,酒色纏綿,財氣沉埋,人人都緣四般留住。因上上起榮華,節節生迷誤。總誇伶俐,惺惺各鬪,機關皆結貪妒。今古幾個便回頭,肯與神為主。任從猿馬,每每調和無由,得知宗祖。唯轉轉入枯崖,越越投深土。大限直待臨頭,難免三塗苦。


  
  心中真性修行主,鍛煉金丹,津液交流,澆淋無根有苗瓊樹。常灌溉,潤瑤枝,密葉黃鶯語。瑩靈聲韻,明眸正覷嬰兒,兌方騎虎堪訴。姹女跨青龍,四個同歸去。本元初得,靜裏還輝回光,使胎仙舞。應出上現,昆侖得複,蓬萊處,我不妄想,雲霞鸞鶴天然輿。
  
  
  
  
  花心動
  
  
  緊鎖心猿悟光陰、塵凡百年遄速。下手頓修,元本真靈。此日要除骸屋、居家坑壍先須跳。將身已、便令孤宿、靜無觸。氣財色酒,一齊隳逐、俗景般般絕欲。要舍盡爺娘,共妻骨肉。自在逍遙,落魄清閒,認取裏頭金玉、瓊英瑤蕊花心動,放香味、滿空馥鬱,異光簇,祥輝結成九曲。
  
  
  
  
  玉堂春
  
  
  得得修行能令捷徑走,子午俱無,何須卯酉。只用兩珍于餘堪廝守,鉛汞縱教結作球。恁則成丹般般盡總透,擺正真風,名傳不朽。搜出元初那個為的友,到此方知是徹頭。
  
  
  
  
  又鎖門
  
  
  玉性金真人人皆可化,玉液金丹頻頻迎迓。玉兔金烏光光相次亞,照玉欄杆種玉芽。瓊蕊金莖長長生不謝,玉女金童常常看舍。玉鎖金匙門門開闢下,賞玉堂春對玉花。

  有個王風時時頻睡臥,無夢無眠無災無禍。白虎青龍自然交媾過,水火相逢上下和。這個因緣元來真打坐,試問諸公應還會麼?似我修待交君得功課,不在勞形苦己多。
  
  
  
  
  慕山溪
  
  贈文登縣駱守清
  
  
  守清守淨,各各開明性。兩兩做修持,你個個心頭修省。虛虛實實,裏面取炎涼。尋自在,覓逍遙,漸漸歸禪定。教言教令,一一須當聽。急急上高坡,便穩穩尋他捷徑。玄玄妙妙,子細認天衢。行得正,立來端,步步蓮花並。
  
  
  
  
  又于公索神龜詞
  
  
  洪波浩浪,澄湛源流遂。此處隱神龜,敢吸盡西江大水。任眠任睡,喘息幾曾聞。能服氣,會吞霞,自在長遊戲。異光殊彩,迸出真祥瑞。火焰正炎炎,便走在當中取利。任燒任烙,旋旋聚清涼。能曳尾,會搖頭,獨上白蓮蕊。
  
  
  
  
  又歎驢兒
  
  
  驢驢模樣,醜惡形容最。長耳觜偏大,更四隻腳兒輕快。肌膚粗僂,佗處不能留。挨車買,更馱騎,拽遍家家碨。任鞭任打,肉爛皮毛壞。問你為何因,緣個甚於斯受罪。忽然垂淚,下語向餘言。為前忒蹺蹊,欠負欺瞞債。

  
  
  
  
  換骨骰
  
  歎脫禍不改過
  
  
  昨遇饑年,為甚累增勸教。怎奈向、人人忒㤘。越貪心,生狠妒,百端奸巧。計較,騁風流賣俏,也兀底。忽爾臨頭,卻被閻王來到。問罪過、諱無談矯。當時問,令小鬼,將業鏡前照。失尿,和骨骰軟了,也兀底。
  
  幼慕清閒,長年間、便登道岸。上高坡細搜修煆。遇明師,授秘訣,分開片段。堪贊。真性靈燦燦,也兀底。功行雙全,占逍遙,出塵看玩。睹長天、化成仙觀。向雲中,有一個,青童來叫喚。風漢,凡骨骰換換,也兀底。
  
  
  
  
  又歎貪婪
  
  
  歎彼人生,百歲七旬已罕。皆不悟、光陰似箭。每日家,只造惡,何曾作善。難勸,酒色財氣戀。也兀底。福謝身危,忽爾年齡限滿。差小鬼、便來追喚。當時間,領拽到,閻王前面。憨漢,和骨骰軟軟,也兀底。
  
  
  
  
  又贈道友王十四郎
  
  
  一斬紅崖,按闊狹、方能及大。橫樑架、細如稈杖。在中間,誰做下,柴窩圓樣。被拉浪,裏面把龜兒放,也兀底。擬欲前行,恐失腳、怎生敢向。退後來、全無抵當。謾搖頭,空擺尾,萬般惆悵。轉悒怏,和殼*兒軟脹,也兀底。
  
  
  
  
  水雲遊
  
  
  思算思算,四假凡軀,幹甚廝玩。元來是、走骨行屍,更誇張體段。明靈慧性真燦爛,這骨骰須換。害風子、不藉人身,與神仙結伴。
  注:原文誤作黃鶯兒,據律改
  
  
  
  
  又鎖門
  
  
  且住且住,十月小春,當宜鎖戶。一百日、煉就重陽,也並無作做。渾身要顯唯真素,掛靈明紙布。信任他、走玉飛金,自恬然不顧。
  
  
  
  
  又韓公鎖歎世
  
  
  且聽且聽,汨汨塵勞,如何得醒。女男是、玉杻金枷,把身軀縛定。百年韶景風燈影,怎留他光瑩。早悟斯、疾速修行,永完全性命。
  
  玉性玉性,玉鎖緊嚴,金關牢釘。玉房深、百日清清,玉輝光一併。玉匙開闡通仙逕,玉門中傳令。玉童來、便許全真,玉皇宣已定。
  
  
  
  
  玉女搖仙佩
  
  
  終南一遇,醴邑相逢,兩次凡心蒙滌。便話修持,重談調攝,莫使暗魔偷適。養氣全神寂,稟逍遙自在,閑閑遊歷。覽清淨、常行穴迪。應用刀圭,節要開劈。三田會,明靈結,作般般、光輝是勣。先向天涯海畔,訪友尋朋,得個知音成閴。直待恁時,將相同步,處處嬉嬉尋覓。暗裏囗囗檄,覷你為作,何如鋒鏑。會舉箭、張弓對敵。百邪千魅,戰回純皙。無愁感,方堪教,可傳端的。
  
  
  
  
  禦街行
  
  
  玉芝一味通賢聖,這藥治、真靈性。虛空臼內穩鋪排,金剛杵、搗成精瑩。摩訶般若蜜多和,煉熟後、槎為鋌。大悲千手丸來正,太陽火、烹炮定。堪宜下使用黃芽,八瓊水、共煎清淨。從茲服了得長生。便永永、成功行。
  
  
  
  
  燭影搖紅
  
  
  燭影搖紅,暗垂珠淚如言語。無情本不起斯因,轉使餘頻悟。勸汝何須憂慮,己當日、終南遭遇。拂開眸目,剔正心神,東臨瓊路。占真閑,水雲遊歷成霞步。天涯海畔是前期,此處堪停住,等候明明師父。闡玄妙、長生門戶。彩霞光裏,現出蓬萊,相隨歸去。
  
  
  
  
  八聲甘州
  
  
  處清涼界,逈然間、別開一家風。得閒閑閑裏。真甜美味。甘露應同、洗滌三焦六腑。五臟盡玲瓏、流轉無凝滯,顛倒皆通。白氣充腸盈滿。助起初本有。唯要深窮、待時時分朗,來往識西東。恁方知、惺惺容貌,這般形狀出高穹。圓成顯、放光明照,永住晴空。
  
  
  
  
  紅芍藥
  
  
  這王喆知明,見菊花堅操,便將重陽子為號,正好相倚靠。每常卻要,綴作詩詞,筆無停自然來到。心香起、印出仙經,便實通顛倒,便實通顛倒。早得得良因,速推推深奧,玄玄妙妙任窮考,又更餐芝草。白氣致使,上下盈盈,金丹結、煉成珍寶。恁時節、永處長生,住十州三島,住十州三島。
  
  
  
  
  留客住
  
  
  但人做,限百年、七旬難與。奪名爭利強恁,徒勞辛苦。金飛玉走催逼,老死還被,兒孫拖入土。餘今省悟,舍攀緣愛念,一身無慮歸去。雲水長遊,清閒得遇,識汞知鉛,氣滿精牢神聚。金翁卻期,黃婆匹配,能養嬰兒姹女。刀圭足數,又蓬萊客,至,上仙留住。
  
  
  
  
  酻江月
  
  
  正陽的祖,又純陽師父,修持深奧。更有真尊唯是叔,海蟾同居三島。弟子重陽,侍尊玄妙。手內擎芝草。歸依至理,就中偏許通耗。至今自在逍遙,金丹傳得,一點靈明好。皆出幽微俱助正,本有清虛顛倒。複住晴空,還居杳邈,此事成須到。將來去後,恁時公等知道。
  
  本初面目,稟三光精秀,分來團聚。得得成形唯自在,應占逍遙門戶。一個靈明,因何墮落,撲入凡胎處。輪回販骨,幾時休歇停住。搜獲虛幻身軀,榮華富貴,莫也非堅固。頓悟如如緣合後,深謝真師垂顧。秘訣親傳,依從做徹,達了憑遭遇。雲朋霞友,並歸蓬島瓊路。

  
  
  
  
  摸魚兒
  
  
  歎骷髏、臥斯荒野。伶仃白骨瀟灑。不知何處遊蕩子,難辯女男真假。拋棄也,是前世無修,只放猿兒傻。今生墮下,被風吹雨浥日囗,更遭無緒牧童打。餘終待搜問因由,還有悲傷,那得談話。口銜泥土沙滿眼,堪向此中凋謝。長曉夜,算論秋冬年代,春和夏。四時孤寡,人家小大早悟,便休誇俏騁風雅。
  
  
  
  
  戚氏
  
  
  凍雲昌,出入繚邈遍舒張。直上玄凝,滿空濃密,現嘉祥。六花妥瑤芳,輕飛緩舞恣飄蕩。須臾漸漸俱縞,物物因跡盡均妝。選甚高下,那拘遙逈,一同不辯偏旁。更新鮮潔靜,添素加彩,增至輝煌。唯睹晃瀁無方,應是瑞氣,接引在中央。成佳致、自然盈尺,歲稔時康。顯青蒼,間點碧漢雲歸,片段日放晶陽。任溶任聚,正是流酥,獨許仙客堪嘗。淡味偏能好,渾如這、玉液與瓊漿。細想雖無馥鬱,便深宜、寂暗藏香。別生景趣盈盈。再騰妙妙。靜裏開真相、複作冰、為寶玲瓏狀。風剪剪、聲韻璫璫。夜靜來、轉覺嚴涼。運星斗、皓月豈尋常。最相當處,明明瑩徹,返照交光。
  
  
  
  
  拋球樂
  
  
  此來玄化塵世,搜獲藏善。忽長天、嘉氣瑞瑞,雲浪滔滔,暫然敷遍。聚靉靉、濃結成雯,漸淅瀝、文橫飛霰。廣布列列嚴凝,凜凜寒威,拋擲真堪羨。似玉英瑤萼,瓊花璧屑,也知都被,風刀細剪。撒逈遙輕舞,任他頒形如鋪練,最均平同色,寧辯上高下低深淺。正比賢聖慈悲,盡施救、普與行方便。奈晴空,開日曜,返照消殘舊面。又還複故,元醜般般皆見。福薄分微重業,目迢遮了,重重現。勸汝懣急急,舍彼就斯,回頭總願,修持鍛煉。功行兩雙全,誠遠勝、六出時間顯。麼則好歸十州清選。
  
  
  
  
  沁園春
  
  
  自問從初,少年如何,每每所為。好細尋重想,當時做作,恐違天地,或昧神祗。及至如今,恁貌顏將耄,限盡臨頭著甚醫。還知否,有聖賢三教,莫也堪隨。閴中認這慈悲,更長爇名香寢見知。把淨清靈密。耀明囗顯,一齊速煉,下手修持。口印金科,心傳玉訣,舊業除消誠未遲。搜前路,得歸依玄妙,證道無疑。
  
  王喆惟名,自稱知明,端正不羈。更複呼佳號重陽子,做真清真淨,相從相隨。每銳仙經,長燒心炷,水火功夫依次為。堪歸一處,閴然雅致,有得無遺。偏宜用坎迎離,聚珍寶成丹轉最奇。結玉花瓊蕊,光瑩透頂,碧虛空外,捧出靈芝。定作雲朋,決成霞友,自在逍遙詩與詞。盈盈處,引青鸞彩鳳,謹禮吾師。

  
  
  
  
  玉蝴蝶
  
  
  捉住玉山赤鳳,神舟同泛,激浪漂浮。便使烏龜,開口顯出嘉謨。吸洪濤、枯乾北海,吐巨波、澆溉西湖。自舒敷,水紋花面,皆是金鋪。光珠,盈盈照耀,恰如明月,晃晃方隅。普遍騰輝,盡成霞彩覆環紆。見圓珠,深深漸現。結寶丹、空外超踰。得瓊途,大羅天上,永永惺蘇。
  
  
  
  
  南鄉子
  
  
  好紙造成鳶,占得風來便有緣。放出空中雲外路,無邊,休戀椿兒用線牽。端正莫教偏,仰面人人指點賢。從此逍遙真自在,如然,斷卻絲麻出世纏。
  
  
  
  
  永遇樂
  
  抽文契
  
  
  失笑王三,元當幼小,典了身體。直至如今,四十八上,方是尋歸計。獨擔辛苦,為誰歡樂,決要撿抽文契。這工錢,不曾取過,從前並無綰系。銳然走出,沒人拘管,欣許深根固蒂。水畔雲邊,風前月下,占得真嘉致。惺惺了了,玲瓏清爽,複入爛銀霞際。一團兒、紅炎炎,就中妙細。
  
  
  正好回頭,堪當下手,搜尋密妙。此個圓成,無教沉溺,須是令分曉。火坑休認,凡籠莫入,兩事銳然先跳。惺來後,贏取三光,時時頂戴長照。靈明一點,常隨五彩,九轉便通關要。透出昆侖,瑩傳清淨,朗聽金雞叫。月華輝耀,星生盈滿,此處玉花香嫋。得玄玄,玄裏真宗,這飜了了。
  
  
  
  
  水龍吟
  
  
  若修仙子圓成,永真誠做他上士。明明了了,惺惺灑灑,搜尋妙旨。決烈回頭,是自不肯,拖泥帶水。便斬釘截鐵,塵緣悉屏,無掛礙,做清泚。得長生久視,更盈盈,行功齊至。頻頻囑咐,一靈耀、金光早起。五彩同如此,相扶助入丹霄裏。有青童接引,前來迎迓,執瓊瑤蕊。
  
  
  
  
  川拔棹
  
  
  酆都路,定置個、淩遲所。便安排了,鐵床鑊湯,刀山劍樹。造惡人有緣覷,造惡人有緣覷。鬼使勾名持黑薄,沒推辭、與他去。早掉下這屍骸,不藉妻兒與女。地獄中長受苦,地獄中長受苦。
  
  蓬萊路,顯自在,逍遙所。現長生景,瓊花玉葉,金枝寶樹。作善人得觀覷,作善人得觀覷。童子青衣掌仙薄,行功成、上升去結就一粒金丹。深謝嬰兒姹女,永不遭三界苦,永不遭三界苦。
  
  
  
  
  調笑令
  
  
  調笑說玄妙,姹女嬰兒舞跳。青龍白虎搖交叫,赤鳳烏龜鐇繞。驀然鼎汞召,性命從茲了了。山峭日光照,碧漢盈盈圓月耀。森羅萬象長圍罩,一道清風嫋嫋。真靈空外天皇詔,住在蓬萊關要。

  
  
  
  
  書夜樂
  
  
  便把戶門安鎖鑰,內中更蘊奇略。安爐灶,鍛煉金精,養元神、修完丹藥。一粒圓成光灼灼。虛空外、往來盤礴。五彩總扶持。也無施無作。冥冥杳杳非投托,占盈盈、赴盟約。蓬萊路、永結前期,定長春、瑤英瓊萼。等接清涼光遍爍。放馨香、自然雯作。裏面禮明師,現真歡真樂。
  
  
  
  
  又鍾公雲鏡能照他人不能照自
  
  
  百煉青銅圓又小,平平正吐靈耀。向人前、相對相觀,別辯容顏分曉。好醜媸姸並老少,塵凡一齊勘校。彼此假中來,怎生通內貌。別有輝輝親密要,煥心鏡、主玄妙。偏能會、顯古騰今,又能鑒、從前虛嬌。豔豔光輝宜自效,把當初、性珠返照。裏面得全真,永明明了了。
  
  
  
  
  瑤台月
  
  違終南山
  
  
  攜雲放肆投閑路,清風明月長載。迴光返照,瑩徹澄波青黛。仿佛裏,遠望嘉山,靜至收歸寧海。前生約、今生在,遇明瞭,便明對相愛。熙然景致,頤然聚會。這個密妙堪賽,內外須常常頂戴。香煙起,盤嫋盡成雯蓋。每從依仙伴同遊,定處看霞軒神憑。三曜通三昧,論交友交泰無礙。靈明一點,逍遙自在。

  
  修行便要尋捷徑,心中長是清淨。搜摧妙理,認取元初瞻聽。四象內,只用澄鮮,湛湛源流端正。探深奧、觀遙逈,戴三曜,依三聖功並。仍兼行滿,俱憑悟省。玉潤金銳光瑩,吐彩豔重重永定。靈明現,圓相一團紅映。向虛空冥香騰輝,在物外悠悠能整。從來性本來命,歸雲路出了山頂。堪慶蓬萊島,譴責謹請。
  
  
  
  
  滿庭芳
  
  劉公問貴賤
  
  
  今世豐華,此生貧窘,算來總是前緣。榮枯好醜,無黨亦無偏。只在靈明布種,唯招召、善惡相傳。花開謝,開為福地,謝是禍心田。英賢,如速省,時臻命至,減勢藏權。若能還使,盡卻複如然,好把根源取正。休著染、也莫孜煎。推真妙,不論貴賤,便是大羅天。
  
  
  
  
  又劉公索賢
  
  
  智慧皆全,癡頑總至,兩般自是殊方。一能明哲,一個性迷荒。儘是靈中分定,各分別、此理昭彰。還知否,上人九竅,下沒膏肓。彷徨,思這事,暗中積行,便得賢良。稍胡為做作,愚戇來匡。奉勸諸公速悟,行平等、永永清涼。真誠顯,唯邀本有,前路趁仙鄉。
  

  
  
  
  又於京兆府學正來彥中處覓墨
  
  
  毛頴歸餘,楮生從我,陶泓三事奇瑰。陳玄不止,尚未得相陪。日夜搜神定思,在何處、多隱文才。誰堪訪,高明上士,唯有彥中來。渾材如見慧,便教磨出,雲浪恢恢。書靈符寶篆,救苦消災。願使家家奉道,人人悟、總免輪回。成功行,前程路穩,同去宴蓬萊。
  
  
  
  
  又未欲脫家
  
  
  未欲修持,先通吉善,在家作福堪當。晨參夜禮,長是爇名香。漸漸財踈色滅,看分寸、管養爺娘。擒猿馬,古來一句,柔弱勝剛強。從良凡百事,先人後己,勸認炎涼。與六親和睦,朋友圓方。宗祖靈祠祭饗,頻行孝、以序思量。逢佳節,歡欣訪飲,齊齊唱滿庭芳。
  
  
  
  
  又欲脫家
  
  
  既欲修行,終全閴諡,出離塵俗相當。莫憑外坐,朝暮起心香。須是捐妻舍事,違鄉上、趖卻兒娘。常歸一,民安國富,戰勝又兵強。長長瀟灑做,搜尋玄妙,認取清涼。又憑空渺邈,大道無方。只在圓光自照,明來後、堪用衡量。量陽子,迎霜金菊,獨許滿庭芳。
  
  
  
  
  又修行
  
  
  陰盡陽純,命停性住,先須汞識鉛知。白堅黑固,土馬木牛隨。卯酉常從子午,甲庚聚、用坎迎離。刀圭至,震龍兌虎,赤鳳鬪烏龜。堪宜真水火,癸丁爐灶,丹結何疑。漱瓊漿玉液,神水華池。滋潤靈芽瑞雪,日雞叫、月兔推移。金翁喜,黃婆立,便養姹女嬰兒。
  
  
  
  
  又文登張卲公要起玉花社
  
  
  王喆身留,玉花社舉,此因都為張侯。迤而卲氏,庵舍不能修。後悔人人猛悟,兔兒起、拋甚磚球。還知否,斷弦無續,複水定難收。休休,各處分,我雖春戀,誠沒回頭。願諸公心內,念憶同流。別意離悰已勸,金蓮子、光滿西州。當歸去。囗文勝景,不復再重遊。
  
  
  
  
  西江月
  
  
  養甲爭如養性,修身爭似修心,從來作做到如今,每日勞勞圖甚?好把幽微搜索,便將玄理思尋,交君稍悟水中金,不肯荒郊做恁。
  
  
  
  
  憶王孫
  
  
  人雲口是禍之門,我道舌為禍本根,不語無言沒討論。度朝昏,便是安閒保命存。

  
  
  
  
  蘇慕遮
  
  
  少煩人,稀赴會,我自無思,莫把他人怪。廉儉溫良身自在,莫追陪,免得常耽債。有錢時,人見愛,及至無錢,親也全踈待。且見世情如此態,察盡人心,暗想除非外。
  
  
  
  
  金雞叫
  
  警劉公
  
  
  占得虛空呈俊俏,玄中玄,妙中絕妙。自然五彩通靈照,一顆明珠,萬道霞光罩。淨淨清清,冷冷曉曉,昏昏默默,冥冥竅竅,森羅萬象輝輝耀。月裏蟾鳴,日裏金雞叫。
  
  
  
  
  桃園憶故人
  
  
  琉璃枝上瓊花皜,蓓藟間成瑪瑙,烏玉葉兒偏好,四件誰能討。靜中認得真家寶,豔彩誠非草草,唯有個人知道,共得歸蓬島。
  
  
  
  
  
  重陽全真集卷之四
  
  詞
  
  
  
  
  南鄉子
  
  
  
  物物要休休,打破般般是徹頭。認得本來真面目,修修,一個靈芽穩穩求。火裏好行舟,焰裏白蓮素臉幽。馥鬱風前通遠逈,悠悠,透過青霄得自由。
  
  
  
  
  又誡人禮拜
  
  
  
  堪歎這頑夫,空恁區區用力粗。五體相逢投地面,休愚,尚自勞勞禮假軀。大道本虛無,玄裏藏玄妙不敷。內有元光人不識,唯吾,日日觀瞻自吸呼。
  
  
  物物不追求,擺手行來事事休。返照回觀親面目,無憂,自在逍遙豈有愁。乘此大神舟,玉棹瓊槔渡正流。剔出急波俱絕盡,機謀,超上十州三島遊。
  
  
  
  
  又于公索幻化
  
  
  
  幻化色身繞,電腳餘光水面泡。忽有忽無遄速甚,如飊,過隙白駒旋旋飄。何不悟虛囂,早早回頭養玉苗。苗上金丹光潑潑,彰昭,透過雲衢入碧霄。
  
  
  
  
  又卲公索要下手修行
  
  
  
  我命不由天,熟耨三田守妙玄。甘雨澤深先布種,金錢,遍地黃芽最色鮮。養就玉花蓮,葉葉分明永永堅。瓊蕊被風吹撒動,香傳,一首靈光任自然。
  
  
  
  
  又風琴
  
  
  
  妙手喜新成,十六條弦別有名。掛在宮中雲外路,風迎,便許能招自己聲。不入俗人聆,占得仙音講道經。唯我傍邊全善聽,叮嚀,攜爾蓬萊在玉庭。
  
  
  
  
  小重山
  
  
  
  喻牛子
  
  
  
  堪歎犢兒不喚牛,性如湍水急,碧波流。只知甘乳做膏油,長隨母,擺尾搖頭。漸漸騁無體,賓士山谷路。入溪溝,未從韁絆恣因由。貪香草,怎曉虎狼憂。
  
  堪貪寰中這只牛,龍門角子穩,騁風流。身如潑墨潤如油,貪鬪壯,牽拽不回頭。苦苦幾時休,力筋都使盡。臥梨溝,被人嫌惡沒來由。閑水草,難免一刀憂。
  
  
  
  
  刮鼓社
  
  
  
  刮鼓社,這刮鼓本是仙家樂。見個靈童,於中傻俏,自然能做作。長長把玉繩輝霍。金花一朵頭邊爍,便按定五方跳躍。早晨起踏雲腳,早晨起踏雲腳。會戲謔,正洽真歡樂。顯現玲瓏,玎璫了了,遍體纓絡。遂引下,滿空鸞鶴。迎來接去同盤礴,共舞出、九光丹藥。蓬萊路有期約,蓬萊路有期約。
  
  
  
  
  恨歡遲
  
  
  
  名喆排三本姓王,字知明、子號重陽。似菊花,如要清香吐,緩緩等濃霜。學易年高便道裝,遇淵明、語我嘉祥。指蓬萊,雲路如歸去,慢慢地休忙。
  
  
  
  
  山亭柳
  
  
  
  急急回頭,得得因由。物物更不追求。見見分明把個,般般打破優遊。淨淨自然瑩徹,清清至是真修。妙妙中間通出入,玄玄裏面細尋搜。了了達冥幽,穩穩拈銀棹,惺惺駕、大法神舟。速速去超彼岸。靈靈現住瀛州。
  
  
  
  
  武陵春
  
  
  
  天地唯尊人亦貴,日月與星臨,道釋儒經理最深,精氣助神愔。四個三般都曉徹,丹結變成金,袞上明堂透玉岑,空外得知音。
  
  
  
  
  甘草子
  
  
  
  塵所,不肯修行,個個貪歡聚。轉轉戀榮華,怎肯將心悟。直待陰公教來取,便急與相隨去。早被兒孫送歸土,金玉誰為主。
  
  
  
  
  迎仙客

  
  
  
  或曰:既是修行,因何齒落發白?答雲:我今年五旬五,尚辛苦為收穫耳。
  
  
  五旬五,過半百,諸公把我頻搜索。眼如遮耳如聞,口中齒豁,頰上髭須白。外容蒼,內容黑,金花地上真粟麥。稈兒釤穗兒摘,三車搬過,便是迎仙客。
  
  
  
  
  惜芳時
  
  
  
  諸公學,休胡別。且莫放、猿顛馬劣。閑中認得玄機設,無言說、自然歡悅。淨清便把虛空拽,待問你不生不滅。答言功行須交徹。有真師、分明來接。
  
  甲龍入火分明看,庚虎在、水中遊玩。往來相送同為伴,自然是、兩家拘管。善能調養成片段,裏外更使成交換。空中有個青童喚。恁時節、一沖霄漢。
  
  
  
  
  點絳唇
  
  
  
  先生鎖門及十旬,將啟戶,又以梨一枚割做十,分與馬鈺夫婦二人食之。既啟戶了,唯鈺舍家緣做弟子,至此耳又以詞贈之。
  
  十化分梨,我於前歲生機構。二人翁母,待教作拿雲手。用破餘心,笑破他人口。從今後,令伊依舊,且伴王風走。
  
  
  
  
  俊蛾兒
  
  
  
  勸吏人
  
  
  
  見個惺惺真脫灑,堪比大丈夫兒。莫睎燈下俊蛾兒,壞了命兒。早早回頭搜密妙,營養姹女嬰兒。道袍換了皂衫兒,與太上做兒、做兒。
  
  
  
  
  南柯子
  
  
  
  白鷺江心立,烏龜水底鑽。紅雞翡翠竹間攢,四件將來鍋內、煉成丹。五味調和美,重樓信任餐。充盈六腑得甯康,養就真神跳躍、入仙壇。
  
  
  曾歎風中燭,能嗟水上漚。一生一滅幾時休,恰似輪回來往、業淪流。知有驢和馬,非無騾與牛。等閒撲入怎抽頭,幸得人身急急、做真修。
  
  
  
  
  夜遊宮
  
  
  
  身向深山寄寄,步青峰、恣情如意。冷即草衣慵即睡,饑餐松,渴來後,飲綠水。養就神和氣。自不寒不饑不寐。占得逍遙清淨地,樂真閑,入紅霞,翠霧裏。
  
  
  
  
  江神子
  
  


  
  虛中空外認盈盈,喜前程,看分明。占得真堅,慧照助新聲。五座門開通出入,任來回,好遊行。高峰上,便縱橫,結雲棚,勢崢嶸。袞出靈光,一點似朱櫻。彩色般般籠罩定,處清涼,永長生。
  
  
  
  
  賀聖朝
  
  
  
  修行須是身衣布。受寂寥餐素。道心不與眾心同,絕憂愁思慮。內中認取金烏聚,並開明玉兔。赤鸞抱住黑龜精,這些兒誰悟。
  
  
  
  
  長思仙
  
  
  
  鄒公問識心見性
  
  
  
  莫哦吟,莫追尋,這個玄機奧最深,如何識本心。好鈐擒,好登臨,明月孤輪照玉岑,方知水裏金。
  
  
  
  
  蘇慕遮
  
  
  
  藤奇放龜
  
  
  
  此神龜,深謝放,厚德深恩,杳杳冥冥廣。毛寶當時還岸賞,答報於公,別有明明相。戲金蓮,通揖讓,千載遐齡,就壽增嘉況。反顧精神添瑩朗,一氣煩公,送到雲霞上。
  
  


  
  
  又秦渡墳院主僧覓
  
  
  
  善看經,能禮懺,金面胭脂,正好頻頻蘸。轉轉殷紅紅不淡,色裏全真,真裏成清湛。仗鉛刀,擎汞鏨,劈暗鑿昏,進出銀霞豔。萬道霞光攢一點,般若波羅,得得無增減。
  
  
  莫端身,休打坐,擺髓搖筋,噓咽稠粘唾。外用修持無應和,贏得勞神,枉了空摧挫。要行行,如臥臥,只把心頭,一點須猜破。返照回光親看過,五色霞光,覆燾珠明顆。
  
  
  五台峰,三耀刹,八識俱明,四象靈光匝。羅漢回頭看菩薩,佛果圓成,這裏無言答。證虛無,騰可恰,清淨全扶,澄湛尤相洽。休袞神珠分等甲,彩色傳輝,再現黃金塔。
  
  
  
  
  又寄與譚哥唐哥
  
  
  
  訓人人,休碌碌,搜尋密妙,長修福慧慧。明燈參性燭,謹謹營軀,食食牟平祿。拜風風,為叔叔,兩兩侄賢,莫戀餘相逐。切切依從新格曲,了了唐琳,達達真譚玉。
  
  又贈京兆藥市街趙公
  
  
  
  趙公邀,吃水飯,顆顆珍珠,粒粒靈芝蔓。食就圓明生園苑,開闡瓊花,不作凡軀楦。合三光,分四憲,壯起精神,寶鼎童兒健。五色霞光同一建,此則充盈,得得平生願。
  
  
  
  
  又勸化醴泉人
  
  
  
  醴泉人,都作善,急急光陰,似水還如箭。榮貴虛勞休自羨,四假凡軀,恰似蠺身緣。各縛纏,誇做蠒,裹了真靈,直待鍋兒煎。這個王三行方便,不信之時,不見害風面。
  
  
  
  
  又勸化諸弟子
  
  
  
  兄弟懣,安腳手,擘破微塵,跳出三山口。月出東方日入酉,焜耀明星,三個相隨走。氣傳清,神運秀,兩脈通和,真行真功就。沖上晴空光猛透,方顯無為,始見歸無漏。
  
  
  
  
  又贈京兆府王小六郎
  
  
  
  這仁人,忒伶俐,問我修行,便出非常意。怎奈時間家事累,更有一般,妻子應難棄。勸明公,休出離,日爇名香,謹把三光貴。萬事心懷方便起,歳舉時臻,也到雲霞裏。
  
  
  
  
  又勸修行
  
  
  
  莫行功,休打坐,如要修持,先把心猿鎖。黑氣收歸無漏破,慢慢升騰,保養靈真麼。姹娘嬉,嬰子臥,搬上中田,總向明堂過。折得白蓮花一朵,攜去虛空,放出珍珠顆。

  
  
  
  
  又勸同流
  
  
  
  教門人聽我告。清涕稠津,吃了成虛耗。五穀滓餘難化造。恰是隈隩,惹甚閑煩惱。會修行,知顛倒,別有一般,滋味天然好。神水華池通正道,灌溉丹田,指日歸蓬島。
  
  又贈打車
  
  
  
  木無情,生有作,都被良工,妙手成軀殼。黑犢黃犍惟挽索,牽入紅塵,難免輪回腳。靜中忙,閑裏作,怎得逍遙,自在真歡樂。直待白牛來跳躍,一朵蓮花,萬道霞光爍。
  
  
  
  
  又勸世
  
  
  
  歎人身,如草露,卻被晨暉,睎轉還歸土。百載光陰難得住,只戀塵寰,甘受辛中苦。告諸公,聽我語,跳出凡籠,好覓長生路。早早回頭仍返顧,七寶山頭,作個雲霞侶。
  
  
  
  
  望蓬萊
  
  
  
  燒了庵作,果有二弟子自甯海來,複修蓋住。
  
  
  
  重陽子,物物不追求。雲水閒遊真得得,茅庵燒了事休休,別有好歸頭。存基址,決有後人修。便做玲瓏真決烈,怎生學得我風流,先已赴瀛州。
  
  
  
  
  又醴泉覓錢
  
  
  
  醴泉好,偏愛養貧兒。為破殫虛華業餘,從此捉住傻猿兒,無女又無兒。街兩面,願助小錢兒。同共買成金麥飯,三時喂飽鐵牛兒,耕種老嬰兒。
  
  
  真大道,能結坎和離。認取五行不到處,須知父母未生時,此理勿難知。須速省,下手便修持。上有三光常照耀,中包二氣莫分離,采得玉靈芝。
  
  
  修煉者,須要覓前程。窈窈冥冥除我相,昏昏默默絕人情,真裏正中貞。方曉悟,閑至淨中清。物物般般都打破,頭頭腳腳便分明,圓耀自然成。
  
  
  修煉事,子細好鋪陳。外做四肢安樂法,內觀五臟倒顛因,便是得全真。堅守定,營殼要申申。二氣合和開本性,三田搬運助靈神,只此喚仙人。
  
  真大藥,要見甚昭然。二氣包裹三疊妙,雙關封鎖九重玄,自曉豈相傳。古仙頌,兩句最精研。凡骨渡河誠用筏,聖功到岸不須船,越越害風顛。
  
  猿馬住,性命自然知。一粒刀圭開四象,兩般槍法殺三屍,神水溉華池。公看取,便是坎和離。土馬趕回金虎子,鐵牛耕出玉龍兒,方見遇明師。


  
  
  真鍛煉,驅惑去迷昏。踏碎月明通正路,劈開風景入玄門,方顯道家尊。無把捉,一點出昆侖。複住空中超造化,得歸物外越乾坤,那論若亡存。
  
  
  重陽子,飲水得良因。洗滌塵勞澄淨至,灌澆根本甲芽伸,滋養氣精神。恬淡好,甘露味投真。滴滴潤開三教理,涓涓傳透四時春,流轉一清新。
  
  
  能下手,便曉這元元。為甚得通三一法,都緣悟徹五千言,立起本根源。重著腳,跳入水晶盤。喚出那人人不識,至今有自自揚掀,越越害風虔。
  
  
  回首處,便要識希夷。鍛煉須將情滅盡,修行緊與世相違,堪破是歸依。蟾玉走,認取個金飛。交位東西通地髓,沖和上下合天機,方得妙中微。
  
  修煉者,四事倒顛論。地水火風應化去,色聲香味怎生存,方是顯良因。全得得,窈默與冥昏。慧性來回清淨路,真靈出入妙玄門,空外九光渾。
  
  真大道,滋味不相饒。明月光中騰瑩瑩,清風飊上出麼麼,從此見芝田。無狹闊,又豈有迢遼。圓現圓成成自在,一能一得得逍遙,方顯見彰昭。
  
  
  
  
  鶯啼序

  
  
  
  鶯啼序時繞紅樹,應當做主。騁嚶嚶、瑩瑩聲音,弄晴調舌秤羽。潛身在、朱林茂處。愈綿變百般言語,喜新鉛、新汞俱齊,叫歸宗祖。喚覺呼惺,頓曉本元初,天然規矩。定分他、甲乙庚辛。九宮八卦門戶。驅四象、通推七返,用千朝、煉成文武。這金丹,由此三年,漸令堪睹。嬰兒誇虎,姹女騎龍,白雲招翠霧。各各擎、鋼刀慧劍,接刃交鋒,隱秘藏機,兩家無懼。烏龜赤鳳,前來降伏,和合罷戰休兵戍。被靈童、結構同相聚。從茲慢慢,搜尋寶貝完全,要見便教知數。明珠萬顆,吐出神光,倒顛籠罩住。迸一條、銀霞嫋嫋,撞透清霄,晃耀晴空,遍開瓊路。中間獨現,真妙真玄,星冠月帔端嚴具。把雙眸、高舉頻回顧。觀瞻了了清清,湛湛澄澄,害風得遇。
  
  
  
  
  啄木兒
  
  
  觀浮世,為人貴。舍榮華、全神氣。保養丹田絕滋味,便將來、免不諱。自諳自諱,修取長生計。自誓自誓,今朝說子細。且通邊際,開靈慧,酒色財氣一齊制。做深根,永固蒂。怎生得、虎龍交位。如何令、姹嬰同睡。把塵勞事,俱捐棄。二道合和歸本類,想玄玄、尋密秘。
  
  自行自行,見性不用命。自惺自惺,黑飊先捉定。使倒顛並,唯堪詠,兩脈來回皆吉慶。辯清清、與靜靜。烏龜兒,從茲警省。放眼耀、光明煥炳。瓷水中游、濤間逞。望見赫曦山上景。轉波恬、又浪靜。
  
  自住自住,離宮受坎戶。自悟自悟,汞中建鉛庫。好頻頻顧,長相覷,上下沖和知去處。漸漸入、雲霞路。赤鳳兒、飛來振羽。飲盡烏江見水府、與神為主作宗祖、只把刀圭長安撫、方能教、子伴午。
  
  自坐自坐,木上見真火。自哿自哿,從前沒災禍。雨東方妥,誠堪可,潤葉滋枝成花朵。結團團、寶珠顆。翠霧騰空外遍鎖,白露凝虛上負荷。換構交睡同舒他,性命方知無包裹。不由天、只由我。
  
  自臥自臥,西方憩息麼。自佐自佐,靈台聚真火。發庚辛課,相應和,物物拈來都打破。元來現此一個。跳出後、無小無大。敲著後、不剛不懦。便卻如這音聲那。響亮玎璫明堂過。遇玲瓏、共慶賀。
  
  自知自知,只此分明是。自此自此,得一併無四。在虛空裏,撒金蕊,萬道霞光通表裏。複元初、見本始,要煉正,靈真範執。更不用、木金火水,把良因壘。從心起,方寸清涼無憂喜。證長生,並久視。重陽子,害風是。王喆名、知明字。說修行、旨沒虛詭。啄木詞、中開真理。向諸公,取知委。
  
  
  
  重陽全真集卷之五
  
  詞
  
  
  
  探春令
  
  
  
  鎖庵門化馬鈺
  
  
  
  要知端的,默默細想,須憑因果。至今喜悅,投歸玄門,便把門兒鎖。惺惺了了真堪可,有自然香火。靜中寂閴,分明一個,師父來看我。美醪奇饌,信任恣飲,豐餐最好。醉經飽德,唯歌自舞,喜樂論道。頻頻拈弄靈芝草。使異香來到。雲霞覆燾,鶴鸞前引,卻赴蓬萊島。
  
  
  
  
  月中仙
  
  
  
  自詠
  
  
  
  自問王三,你因緣害風,心下何處。恬顏獨哂,為死生生死,最分明據。轉令神性悟。更慵羨、人誇五褲。愈覺清涼地,皮毛無用,那更憶絲絮。渾身要顯之時,這巾衫青白,總是麻布。葫蘆貯藥,又腋袋經文,拯救人苦。竹攜常杖柱,侍自在、逍遙鐘呂,道餘歸去路,煙霞侶。
  
  
  
  
  阮郎歸
  
  
  
  驀然撞著阮郎公,無何兩目紅?盈盈翳瞙礙非通,如何見寶瞳。真妙藥,便修崇,良醫顯行功。金篦一刮直緣空,三光本秀同。
  
  
  
  

  又詠紙衣
  
  
  
  蔡倫助造阮郎歸,於身顯紙衣。新鮮潔淨世間稀,隔塵勞是非。瓊表瑩,玉光輝,霜風力轉微。寒威戰退違天機,白雲自在飛。
  
  
  
  
  喜遷鸎
  
  
  
  贈道友
  
  
  
  問公為善,這大道無言,如何回轉。猛舍浮華,搜尋玄妙,閑裏做成修煉。認取起初真性,捉住根源方便。本來面,看怎生模樣,須令呈現。親見,堪相戀,請向絳綃,宮裏開瓊宴。會上明明,霞輝萬道,射透玉絲瑤霰。一粒寶珠晶瑩,袞出光同飛電。徹中央大羅天,歸去永除遷變。
  
  
  
  
  歸朝歡
  
  
  
  天地初分何處寄,父母無生名甚字。須將這個要分明,推窮此理寧論是。細細傳不二,一能仍究從前自,往來頻,不知迷迷,甚日得言賜。忽爾真靈前面至。認得元形歡喜示,惺惺覷著甚端嚴,輝輝返照通容易。見時唯密秘,妙玄微雅中深邃,出圓光,五般顏彩,複本總祥瑞。
  
  

武当游学养生活动

 

上一篇:重陽教化集  
下一篇:重陽全真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