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道家文献 > 宋辽金元 >

重陽全真集(中)

 来源:武当道家游学养生网 未知 作者:zhouwei  点击:
  
  減字木蘭花
  
  
  
  辭世
  
  
  
  凡軀四假,便做長年終不藉。水葬魚收,教你人咱業骨骰。這回去也,一顆明珠無有價。正是真修,穩駕逍遙得岸舟。
  
  
  
  又自詠
  
  
  
  小名十八,讀到孝經章句匝。為慶清朝,愛向樽前舞六公。呼盧總會,六隻骰兒三沒賽。傻得唯新,刮鼓叢中第一人。
  
  
  
  七年風害,悟徹心經無掛礙。信任西東,南北休分上下同。龍華三會,默識逍遙觀自在。要見真空,元始虛無是祖宗。
  
  
  
  時當五九,道用謫仙三盞酒。彩仗風流,為示農耕擊土牛。東君德厚,放盡山梅並岸柳。得得真修,一顆明珠出玉樓。
  
  
  
  青山綠水,自與今朝長是醉。綠水青山,得道之人本要閑。清風明月,占得逍遙無可說。明月清風,共是三人我便同。
  
  
  
  心低大小,細細搜尋玄裏妙。大小心低,酉上為東卯作西。心高火出,走了三田餳與蜜。火出心高,轉轂輪回又一遭。
  
  
  
  神清氣爽,樂處清閒堪一唱。氣爽神清,鼓出從來自己聲。清神爽氣,長就黃芽緣溉。濟爽氣清,神認得前程這個真。
  
  
  
  又贈王家飲店
  
  
  
  涼淘要結,妙手輕團如握雪。要結涼淘,瓊蕊紛紛入寶槽。挨刀細切,碗內銀筋挑玉屑。細切挨刀,又分隨余采碧桃。
  
  
  
  又化破帛
  
  
  
  長居海畔,非帛衣身應不暖。海畔長居,溫燠凡軀性自如。于公願管,轉化多人為首贊。願管公於,養就仙胎得展舒。
  
  
  
  浪淘沙
  
  
  
  唐秀才索春寒秋熱詞
  
  
  
  氣色做交加,四序無差,上凝下出兩相磨。暖律欺寒寒逼暖,易位難趖。恰似這浮華,人做生涯,得時溫燠失來邪。貧富熱寒應不定,浪裏淘沙。
  
  
  和氣欲超升,寒色沉凝,清涼內爽亦能勝。卻被外炎相伏定,春冷秋蒸。陰照複陽登,陽喜陰增,人當裏處轉誇能。天欲明而仍暫暗,禍福交承。

  
  
  
  
  又歎虛飃飃
  
  
  
  石灰不相饒,電裏光燒,百年恰似水中泡。一滅一生何太速,風燭時燒。公等在浮囂,悟取虛韶,福油好把慧燈挑。光焰長生明又朗,返照芝苗。
  
  
  人要悟黃芽,忽戀榮華,俗家出了做仙家。物物拈來都打破,藉甚嬰娃。蓬島現光華,翠霧紅霞,長春園裏看靈葩。覆燾清光仍自許,得得休誇。
  
  
  
  
  驀山溪
  
  
  
  玉堂三老,唯識王三操。複許辯三台,更能潤三田倚靠。自然三耀,攢聚氣精神。運三車,依三教,永沒沉三道。須通三寶,方見三清好。真性照三峰,陡免了三焦做造。休論三世,諸佛現前來。得三乘,遊三昧,瑩瑩歸三島。
  
  
  修行學道,切莫憑嬰姹。只是這些兒,把塵俗般般不惹。自然蕭索,寂寞與他依。餐殘飯,著粗衣,飽暖休相舍。常從坦蕩,守養身軀假。閑裏得真閑,覺清涼惺惺灑灑。暗中功行,直待兩盈盈。靈明顯,做逍遙,師父看來也。
  
  
  水中漚起,來往相隨走。旋旋被風吹,便生滅暫無還有。忽亡忽聚,遄速沒人知。如浮世,不堅牢,名利難長久。諸公早悟,休要迷花酒。養聚氣和神,更認取三光靈秀。朝昏調攝,保護結金丹。添真瑩,放明光。永得逍遙壽。

  
  
  
  
  又贈劉哥會剃頭面
  
  
  
  公能刀鑷,將彼姿顏接。刮削與提撏,甚停當心洽意愜。如描似畫,眉秀鬢須齊。添嫩貌,減裏容,又更增言捷。內靈和協,無質無腮頰。妙手有何述,敢把此分明拈撚。若還會得,慧劍便磨礱。呈白刃,顯青剛,剃出圓成曄。
  
  
  
  
  燕歸梁
  
  
  
  這個修行理最深,水裏淘金。見清淨處、細搜尋。唯風月、是知音。綿綿永永無令歇,如撈得、秤嘉吟。一從攜去上高岑,方能顯、道人心。
  
  
  
  
  掛金燈
  
  
  
  劉蔣庵
  
  
  
  好池亭,華麗於中瑩。善修外景,裝成內景。這兩事、誰能省?謹按黃庭緝整,表裏通賢聖。水心炎炎,火焰猛勁,溉煉出真清淨。
  
  
  
  
  金蕉葉
  
  
  
  撲入塵凡世俗。這思牢、更兼愛獄、被玉杻金枷緊束,受無窮不足。百歲光陰迅速,更朝磨夜磨催促,早離了家緣孤宿,結神仙眷屬。

  
  
  
  
  祝英台
  
  
  
  詠骷髏
  
  
  
  無事閑行郊野過,見棺函板破。裏頭白白一骷髏,獨瀟灑愁愁。為甚因緣當路臥,往來人誹謗。在生昧昧了真修。這回卻休休。
  
  
  
  
  定風波
  
  
  
  贈馬鈺
  
  
  
  萬萬人中這個人,忽然自悟說良因。恰似白蓮花一朵,尖新,泥沙脫了出迷津。邀住清明開嫩臉,朗竅明月作毗鄰。住向空中騰馥鬱,靈真,此回占得四時春。
  
  
  
  
  浣溪沙三首
  
  
  
  空裏追聲枉了賢,水中捉月事同然,隔靴抓癢越孜煎。細石作弦何日撫,鑽木待火幾時然,恰如撅地覓尋天。
  
  
  
  耕熟晶陽一段田,九還七返五光全,清清淨淨顯新鮮。物外閒人雲外客,虛中真性洞中仙,晴空來往步金蓮。
  
  
  
  浮世都憐假合身,勸人認取裏頭人,本來面目好相親。返照回光知去處,逍遙自在樂天真,銳然頴脫出囂塵。


  
  
  
  注:錄入者據律後添詞牌
  
  
  
  
  江梅引
  
  
  
  甯海范明叔邀飯覽月桂花
  
  
  
  淩晨靜至樂倍,倚欄隈。睹奇才,正是蟾宮。餘影世間來。遂得晴空甘露力,潤根荄,發修條,偉又瑰。能綻粉苞加紅豔,按周天,四序開。蕊撒黃金騰馥鬱,道眼堪猜。豈許□姿,陸地混塵埃。呼取好風同引去,上瑤台,複靈根,月裏栽。
  
  
  
  
  金雞叫
  
  
  
  甯海軍結金蓮社
  
  
  
  社結金蓮都不曉,金盤獻,七珠明瞭。金陵河裏知多少,要現金光,須得金匙攪。牽過般密妙,金風內,好香籠罩。金枝玉葉同成俏,喚出金翁,便做金雞叫。
  
  
  
  
  又警劉公
  
  
  
  識得希夷方見妙,自然是,無煩無惱。妻男孫女長繚繞,愛獄恩山,把身軀緊縛抓。若要玲瓏於己俏,把慧刀,快磨頻挑。萬斤鐵索都碎了,奉報劉公省,悟我金雞叫。

  
  
  
  
  感皇恩
  
  
  
  丁亥年十月初一先生要化馬鈺故鎖門百日欲令鈺見家風而肯從
  
  
  
  百日鎖庵門,擒顛縛傻,閑閑澄中,靜養真假。個人歎問,直恁如斯瀟灑。我咱知得也,誠清雅。別有一般,分明好畫。頻頻擎出暫懸掛。那滿要看,萬斛珍珠酬價。恁時傳說下,些兒話。
  
  
  
  
  瑞鷓鴣
  
  
  
  長春景致等長年,不夜鄉中永不眠。自在從容除我想,逍遙來往有誰權。唯知物外渾無物,獨看天中別有天。五彩霞光長作伴,金花園繞大羅天。
  
  
  修行莫煉外容紅,只要當中起赤心。從此能生木上火,自然養就水中金。瑤芳寶樹同相守,玉葉瓊枝共廝侵。休去他方尋伴侶,個中真個是知音。
  
  
  修行孰是煉金丹,煉就方知兩事全。七返不容開四戶,九還應是轉三田。氣神交結為珍寶,靈性分明作大仙。今日卻歸元本路,自然清淨永恬然。
  
  
  
  
  惜黃花
  
  
  
  昨朝酒醉,被人縛肘。橋兒上、撲到一場漏。逗任叫,沒人扶,妻兒總不救。猛省也、我咱自咒。兒也空垂柳,女空花秀,我家妻、假作一枚花狗。我謹切堤防,恐怕著一口,這王三、難為閑走。
  
  
  
  
  豆葉黃
  
  
  
  奉報英賢,早些出路。卜靈景,清涼恬淡好住。開闡長生那門戶。便下手修持,真功真行,真性昭著。姹女騎龍,嬰兒跨虎。把珠玉瓊瑤,顛倒換取。正是逍遙自在處。結一粒明明,金丹金鏡,金耀攢聚。
  
  
  
  
  聖葫蘆
  
  
  
  這一葫蘆兒有神靈,會會做惺惺。占得逍遙真自在,頭邊口裏,長是誦仙經。把善因緣,卻腹中盛。淨淨轉清清,玉杖挑將何處去,緊隨師父,雲水是前程。
  
  
  
  
  憨郭郎
  
  
  
  或問難免憎愛心
  
  
  
  深憎憎愈甚,深愛愛尤多。兩般都在意,看如何。他歡如自喜,他病似身痾。心中成一體,各消磨。
  


  
  
  
  郭郎兒慢
  
  
  
  日放銀霞,甘雨滴成珠露。召清風、氣神同助。便致令、相守鎮相隨,更寶種三田,九轉靈丹聚。碧虛前、遍生玉芝金樹。綻瑤花、滿空無數。爛漫開、瓊蕊吐馨香,正馥鬱當中,一點光明住。
  
  
  自在逍遙,清靜恣閑行走。拄靈杖、慢垂寬袖。任彩霞、繚繞緊相隨,更遠遠香風,翠霧同來誘。忽昂頭,驀觀瑩景添秀。見青衣、半空招手。便喚餘,休更別追尋,指白雲深處,這裏神仙有。
  
  
  
  
  受恩深
  
  
  
  性亂因醪誤,精枯緣色妒。眼神傷敗,被財役住。鼻濁如何,只為氣使馨清去,浮世人難悟。殢四事相牽,淪落苦處。達士恬然殊不顧,上淨真心,于下元陽堅固。左養取青龍,右邊白虎。咆哮做,都總來攢聚,便成結金丹,大羅歸去。
  
  折丹桂
  
  
  
  氣財色酒相調引,迷惑人爭忍。因斯染患請郎中,鬼使言,你且僅。不須把脈休頻診,死病今番准。這回須去沒推辭,複勾追,交貼緊。進來陰府心寒懍,對判官詳審。高呼鬼使急拿拿,不淩遲,更待甚。鑊湯浴過鐵床寢,銅汁頻頻飲。哀聲禱告且饒些,後番兒,不敢恁。
  
  
  
  
  木蘭花慢
  
  
  
  論修行鍛煉,只元是這些兒。也勿取、翁婆姹女,嬰子相隨。休言木龍金虎,更何須、黑赤坎和離。奉報諸公入道,莫令形苦神疲。堪宜,正好搜尋時。坦蕩准希夷,放落魄清閒,任雲任水,真靜真慈。霍然養成內寶,聚玄機、密妙不難知。開闡當中一點,瑩然明照無為。
  
  
  
  
  河傳令
  
  
  
  知縣董德夫小
  
  
  
  德夫知縣,坐上將余便。索河傳令,堂下落花,你咱分明親見。稍知空,這攀緣,都不戀。爭如修取來生善,早悟光陰,急急同飛箭。足愛前親,好心長行方便。若回頭,隨我訪,神仙面。
  
  
  
  
  虞美人
  
  
  
  先生嘗雲余常從甘河攜酒一瓢欲歸庵道逢一先生明雲害風肯與我酒吃否余與之先生一飲而盡卻令餘以瓢取河水余取得水授與先生先生複授余令餘飲之刀仙酎也
  
  
  害風飲水知多少,因此通玄妙。白麻衲襖布青巾,好模好樣真個、好精神。不須鏡子前來照,事事心頭了。夢中識破夢中身,便是逍遙達彼、岸頭人。

  
  
  
  
  又戰公索修行
  
  
  
  安爐燒出清涼景,捉住風飊影。輕中盈滿得逍遙,自然心月空外、顯彰昭。當初元約惺尤省,天詔應邀請。仙音一泒瑩聲招,此時還許返本、上丹霄。
  
  
  
  
  恣逍遙
  
  
  
  若要修行,須搜子細。把金關,玉門牢閉。上下沖和,位交溉濟。得來後、惺惺又同猜談。袞入虛空,卻投根蒂。毫光恍在、爛銀霞際。玉色新鮮,真靈瑩膩。分明徹、淨清閴然細細。擺脫濁醪,憑傳清水。這滋味、香甜真美。過得重樓,全無滓穢。五門開、澆淋就中忒銳。七寶滋榮,三田溉濟。十分用、刀圭和秘。結作真晶,明明殊麗。山峰上、風月共邀出世。
  
  
  
  
  臨江仙
  
  
  
  每日行持都不是,今朝頓覺舒寬。合和交媾聚成團,嬰兒投姹女,虎繞與龍蟠。四象同房槎玉線,一穿透過金丹。自然光豔出泥丸,有言言不盡,無說說非難。
  
  又大葫蘆先生出常背此以貯酒也
  
  
  
  每向街頭來往走,誰人識此葫蘆?長盛美酒豈須沽,時時真暢飲,日日不曾無。自是於身唯了事,相隨肯暫離餘。杖頭挑起趂江湖,一船風月好,千古水雲舒。
  
  
  
  
  系雲腰
  
  
  
  終南山頂重陽子,真自在、最逍遙。清風明月長為伴,響靈呶,空外愈,韻偏饒。蓬萊穩路頻頻往,只能訪、古王喬。丹霞翠霧常攢簇,弄輕飊,系雲腰,上青霄。
  
  
  
  
  迎仙客
  
  
  
  做修持,須搜索,真清真靜真心獲。這邊青,那邊白,一頭烏色,上面殷紅赫。共同居,琉璃宅,瓊苞瓊蕊瓊花折。玉童歌,金童拍,皇天選中,山正是仙客。
  
  
  這曲破,先入破,迎仙客處休言破。勘得破,識得破,看看把我,肚皮都鱉破。會做麼,是恁麼,奈何子午貪眠麼。說甚麼,道甚麼,自家暗裏,獨自行持麼。
  
  這害風,心已破,咄了是非常持課。也無災,亦無禍,不求不覓,不肯做墨大。大仙唱,真人和,全真堂裏無煙火。無憂子,共三個,頓覺清涼,自在逍遙坐。
  
  

  
  重陽全真集卷之六
  
  詞(藏頭)
  
  
  
  滿庭芳
  
  
  
  問修行,家住坐,金木水相當。中起火,五事並施張。許神仙全氣爽,都是、絕盡嵩荒。原正,傳妙用,兩液味堪嘗。漿,頻做作,通瓊路,顯現嘉祥。金丹、真耀瑩,彩輝光。兀騰騰渺邈,遊處、聲韻琅琅。辰見,人得得,出自滿庭芳。
  
  
  
  
  又與戰公望字複拆王字
  
  
  
  論修行,翁喚住,人須要開張。推密妙,玄裏細消詳。默真功永固,淳厚,實行堪當。中寶,花馥鬱,上下似銀霜。望喆覷,中一點,便是明光。誰會、白黑青,赤兼黃。脈俱通九轉,搬運、透出昆崗。頭看,前瓊蕊,合此滿庭芳。
  
  
  
  
  又京兆辛吉甫見枰棋者遂書此
  
  
  
  鬪枰棋,心萬轉,情注意完囗。神搜思,彼此巧生奸。道鋪機關,爭如會、自己雙關。留住,人這著,默斷破癡頑。顏,好看前,敲打鬧,裏清閒。從庚、虎哮吼,在高山,道分明不識,白黑、知守交頒,前勝,中仙桂,誰與我躋攀。
  
  
  
  
  又卲公楊公為家緣拘系告詞
  
  
  
  論饑寒,公來問,中怎乃爺娘。牽兒絆,妻室惱愁腸。卦分明有說,田正,震地清涼。南看,前一點,何不趂時詳。琅,序至,金木水,火放炎光。然見真景,本有舒張。睹紅霞出入,開後,慧刃揮鋼。花綻,系接引,永永滿庭芳。
  
  
  
  
  又贈母希揚
  
  
  
  話虛無,中蓮出,人得遇希揚。高勝我,事事總暉光。兀騰騰自在,風動、與道相當。藏寶,花開後,空裏撒真香。傍,銀浪淼,逢煙焰,暑氣成霜。青芽金葉,片片清涼。北城南嶺立,字得、天外鋪張。生憶,懷詞曲,須唱滿庭芳。
  
  
  
  
  又留別京兆
  
  
  
  勸韓公,歸東路,人子細消詳。談教我,須要寫詞章。地慈尊幾旦,輪顯,圓相明光。誰得,心無礙,吉慶好施張。長,真善做,心靈點,常使玎璫。聲敲振動,響盡琅琅。友須憑行果,花綻、金蕊馨香。烏朗,蟾現處,正照滿庭芳。
  
  
  
  
  又黃邑于公乞修行
  
  
  
  論修行,翁甚喜,津堪作瓊漿。清火赫,顛倒吉還昌。顯金烏甚朗,中現、玉兔精詳。談正,處暑氣變成霜。當,內寶,珍珠璧,一一收藏。尤良善善,性燭施張。現靈明愈耀,中土、本有真光。冥點,煙散盡,堪慶滿庭芳。
  
  
  
  
  驀山溪
  
  
  
  猿捉整,是修真格。各得其門,長閑,便歸陽陌。年光景,悟此得清涼,兆有,中仙,下貧人憶。蒙書誨,日頻搜索。意上來聞,邊聲,怎生掩聞,前朦事,別是一家風,屍沒,和松,敢溪山驀。
  
  
  
  
  喜遷鶯
  
  
  
  門開悟,此去難為,雙眸回顧。得雲軿,恬然穩駕,飊外樂聲堪睹。他雲朋霞友,舞袖前來談吐。中素,知餘唯有,慈悲公據。主,風做裏,不能重步。離上已清涼,圓明返照,出自家園圃。吉瑞祥嘉慶,今也宿於何處。誠露,非遙欣指,朝元觀所。
  
  
  
  
  瑞鷓鴣
  
  
  
  黃麥秀變隨秋,內燒身日日憂。被兒孫長與便,遭妻女每添愁。中戚戚多般恪,內孜孜少得休。棄金花如覺悟,今專勸早回頭。
  
  
  
  
  臨江仙
  
  
  
  此殷勤求一訣,傳清靜奇瑰。驚神駭目自殘,崔公入藥鏡,照道眸開。外邪魔都盡剿,能治病禳災。紅水綠一聲雷,田田內寶印,囗到蓬萊。
  
  
  
  
  又發際
  
  
  
  外庭中呈玉翰,衣列行齊分。圭已許奏新文,詞同轉,把信章焚。焰起時雲雨至,神遞送無紛。系接引達天君,傳回語,道聖知聞。
  
  
  
  
  又
  
  
  
  白簡書金訣錄,他名姓亡魂。驚神駭各思存,蒙追薦,你受生門。戶別開玄妙做,人同和天尊。光一點永無昏,輝月照,水出昆侖。
  
  
  
  
  一定風波
  
  
  
  
  裏閒人戶外閑,方遊歷白雲間,射日臨光景媚,囗前明朗見昆山。得恬然諸事略,中珍寶好躋攀。裏金花開馥馥,馨透過玉門關。
  
  
  
  
  如夢令
  
  


  
  贈僧子哲
  
  
  
  口中校祖葉,德茶香點爇。滅興煙消,似圭峰秘訣。切言,忉利天中子哲。
  
  
  
  永遇樂
  
  
  
  與登州安閒散人二首
  
  
  
  位妝變,鄉取瑞,性分朗。滿心中,端布政,理充清爽。凡五馬,他輔弼,性感恩舒暢。身處、安閒散神,搜尋道家珍藏。因好討,光明射,裏真丹有況。戶長燒,門頻溉,得堪依仗。生須要,男交會,下且休貌狀。時間、方面了了,待為宰相。
  
  
  子來觀,人歡趣,筆詞做。友琅琅,朋密密,每遙瞻覷。空聳現,瓊樓景,兆妙玄同所。門開、風月清明,四序長春堪度。宜縱酒,時卯上,醉還醒複悟。逸懷攄,消情減,喜謳吟處。誠致禱,延彭祖,助本元堅固。今有、真樂神仙,到斯永遇。
  
  
  
  
  又鄒公索
  
  
  
  得呈鋼,花吐瑞,藥香爍。煉清泉,澆紅焰,盡財俱削。圭一粒,精麥髓,變俗容消卻。山頭、遊玩四時,長春酒頻斟酌。同卯共,方澄靜,看嬰為姹作。喜調和,傳津液,夜光明錯。年有幸,分豆旭,轉結成靈藥。長生、久視蓬島,遇遭永樂。

  
  
  
  
  又郭法師求
  
  
  
  綠煙紅,絲不斷,斧通聖。制先依,非莫管,法心頭整。行真錄,地名姓,死自教分定。端財、金寶於身,一一不須受領。公精瑩,花開闡,甲潔嚴修省。下靈符,來有則,劍惺中惺。辰月日,頭頂戴,象轉遷仙逕。游處、天然歡樂,遇遭永永。
  
  
  
  
  蔔運算元
  
  
  
  黃庭經上得
  
  
  
  子知公瑩,在鄽中騁。意猿心不肯收,論榮華命。齒存真性,處清中靜。向虛無境內尋,步蓬萊景。
  
  
  
  前後各帶唱馬一聲
  
  
  
  算詞中話,上甘津灑,養靈煙火養蓮,意馬,爰俱齊舍。內丹無價,在山邊掛,有屯蒙玉線縫,野馬,月同安下。
  
  
  
  蔔運算元
  
  
  
  坑休顯貌,脈嬰兒,喂飼長令飽。定真元誠俊俏,似清風,明月玄中妙。如麂若豹,勺歸期,見地水堪昭。吐桃花香杳嫋,內珍珠,全得三光照。


  
  
  
  
  又焦姑求
  
  
  
  聽聞闡戶,滅蟲亡,爐灶堪安固。粹常純空外覷,徹清清,寂靜無思慮。頻忘按住,結金丹,透入明堂所。斧長施鋼劍擇,薦真元,直趂蓬萊路。
  
  
  
  
  又二首李法師求
  
  
  
  人談焰助,與泉源,交結相同怙。木真元牢鎖住,掌扶持,精氣長堅固。中甜上素,小嬰兒,姹女頻看覷。外空邊誠雅趣,入祥雲,便得神仙做。
  
  
  靜青黃燭,滅煙消,白黑紅光旭。轉靈丹令沐浴,口長生,五彩從前簇。宗評錄法,寫金書,拯救災回福。及歸依功行足,現金丹,袞出昆山玉。
  (注:原文誤作蘇幕遮,茲據律改)
  
  
  
  
  武陵春
  
  
  
  憶道友
  
  
  
  業雲涯別有景,曲武陵春。日清閒沒苦辛,載得全真。是人非俱不管,爵肯相親。史哥時說一新,斧斷迷津。日醍醐長灌頂,丙反相親。有瓊漿與玉津,火養精神。地醒來寅地醉,九按三巡。子于金得味衡,賞武陵春。
  
  
  
  
  又京兆趙公勸酒不飲
  
  
  
  處林泉別有酒,卯按篇章。二層樓飲玉漿,裏火生光。兀陶陶頻醉醒,夜最堪嘗。味來回轉轉昌,出趂蓬莊。
  
  
  
  恣逍遙
  
  
  
  氣全神神燕坐,來與四方聚課。說靈根坤對過,乎恁麽,麼妙自無人我。戟鋒交,平相賀,中寶結成一顆。是惺惺,清沒和,津負荷,須用這個那個。
  
  
  
  
  又承杜先生傳語
  
  
  
  識攢上身憔悴,難解怎生遠體。元固壯還養氣,神麥髓,骰潤任緣歡喜。頌經書,捐名利,圭法且休整理。錘金鎖,窠緊閉,關要洗,須認分中閑貴。
  
  
  
  
  漁家傲
  
  
  
  詠鐵罐,先生出外常攜之。
  
  
  
  住靈台清靜觀,公四假須溫暖。日便放攜鐵罐,窯畔,和米麵瓊漿按。灶為爐頻煉鍛,燒鉛汞長煎囗。動饑腸白氣滿,中看,前一點真堪玩。
  (囗,火旁贊)
  
  
  
  
  又付京兆杜先生
  
  
  
  陝高名身姓杜,金間隔從來做,壽年方七十五,能住,人百歲超塵慮。淨歸清明又著,常認得梨花數,行已知藏洞府,仙簿,功元入蓬萊路。
  
  
  
  
  又二首李公求
  
  
  
  聖老子元姓李,今正是遺風起,向他方求出離。明位,從坎暗清涼地。便施仁兼富義,還略敘閑中意,內無心真活計。分美,都水火須交濟。
  
  
  德修真年七十,從鶴髮童顏出,上靈泉流得急。如密,屍去盡腸充實。道穿虛同入室,令鉛汞成丹粒,便逍遙尤靜謐。休詣,人常與神仙集。
  
  
  
  
  河傳令
  
  
  
  贈京兆趙公
  
  
  
  心合眼瑩,耳聰意靜,鼻通舌辯。說山頭,一泒清流落澗。中烹,焰兒,緊不慢。西金解東方版片,便令虎龍同打盼。得明珠,諸般不教興販。春來,金生,花複綻。
  
  
  
  
  又贈京兆席句押
  
  
  
  衫敗易處,俗情正好,知白守黑。院脫離,好把明珠憐惜。年時,因緣,怎生積。心約己為規則圭,一粒細思非難覓。性識真,便是神仙端的。明公,專上,都押席。
  
  
  
  
  踏莎行
  
  
  
  道修真,人貪歡,中說得終無斷。刀磨出慧鋒開,頭自有仙家贊。動光明,常圓滿,清泉瑩堪教看。前只是這些兒,心認破山頭玩。
  
  
  說修持,文詞雅,生玉璧光輝射。中交煥汞和鉛,傳甲木唯惺灑。火翁婆,男不寫,公別指清涼話。根甘液是真因,都得此丹無價。
  
  
  守丹田,分恁麽,公認正真無墮。包四象立虛名,言千日成功課。作良緣,絲纏鎖,花開處瓊英妥。人返得丈夫身,身風了千千個。
  
  
  
  
  又別道友游白鹿觀
  
  
  
  要吹燈,中有作,離暫別休疑卻。游白鹿觀頭看,前便是成行腳。要歸來,宵為約,絲不斷真嬉謔。誠語樸決重歡,間緊把猿兒縛。
  
  
  
  
  醉蓬萊
  
  
  
  時間有吏,拱手前來,謹傳台旨。晚難參,俟辰先起。至庭階,爭通報,上人心喜。出尊談,推學道,須留妙理。液瓊漿,生三寶,脈光門華麗美。抵神清,俾氣無睡。下知州,圭休稟,自然仙瑞。現靈芝,遊寶洞,蓬萊一醉。
  
  
  
  
  又詠雪
  
  
  
  然間雲霧,密佈長天,遍空呈瑞。屑飄飄,舞風前輕墜。面凝酥,山頭鋪粉,又爽兼鮮媚。姹嬰兒,相將攜手,同來遊覷。裏全真,實中迎寶,滿插瓊花榮貴。脈和明,更三光分銳。地生輝,震方通耀,放爛銀霞起。見師呼,仙童邀我,蓬萊一醉。
  
  
  
  重陽全真集卷之七
  
  詞
  
  
  
  解佩令
  
  
  
  庵中住坐,塵勞越大。貪米麵、看待經過。趕杖按刀,磁碗五,瓦盆囗個,匙筋杓甑沒堆垛。掃田刷釜,點燈遏火。入門關、出門安鎖。本要清閒,被許多、日常殃我。難為駕、五色雲朵。
  
  
  
  
  轉調醜奴兒
  
  
  
  苦苦勸愚人,被財色、投損精神。利韁名鎖休貪戀,韶華迅速如流箭,不可因循。早早出迷津,樂清閒、養就天真。性圓丹結,方知道、蓬萊異景,元來此處,別有長春。
  
  
  
  
  解佩令
  
  
  
  又贈馬鈺
  
  
  
  扶風宜甫,聽餘教旨。你從前、入道未是。終有洪禧,舊交朋、陸山複至。一一須、聽他玄理。山頭休去,此中居止。兼乞覓、庵糧便利。直待盈盈,恁時節、同將師禮。住十州,大家歡喜。
  
  
  如論性命,須搜夕晝。光明照、有甚肥瘦。日月西遊,當中斡、樞機北斗。天花綻、異香無漏。空空皆出,虛虛盡透。清涼處、逍遙交媾。自在躋真,輕飊外、任飄精秀。聚雲朋、更兼霞友。
  
  
  
  
  又茶肆茶無絕品至真
  
  
  
  茶無絕品,至真為上。相邀命、貴賓來往。盞熱瓶煎,水沸時、雲飜雪浪。輕輕吸、氣精神爽。盧仝七碗,吃來豁暢。知滋味、趙州和尚。解佩新詞,王害風、新成同唱。月明中、四人分朗。
  
  
  
  
  又愛看柳詞遂成
  
  
  
  平生顛傻,心猿輕忽。樂章集、看無休歇。逸性攄靈,返認過、修行超越。仙格調、自然開發。四旬七上,慧光崇兀。詞中味、與道相謁。一句分明,便悟徹、耆卿言曲。楊柳岸、曉風殘月。
  
  
  
  
  菊花天
  
  
  
  此藥神功別有歡。專醫性命完全,名喚紫金丹。服之一粒,永保康安。寶結三田搬運過,明珠透出泥丸。五彩九霞光。共至並攢,捧入仙壇。
  
  
  
  
  又風
  
  
  
  此藥神功別有華,專醫遍體頑麻。下事是三家,不拘溫酒,選甚鹽茶。服了便令筋骨換,亦教結就丹砂,頓覺神清氣爽。最嘉最嘉,步步雲霞。
  
  
  
  
  又眼
  
  
  
  此藥神功別有名,專醫兩目多情。一點變澄清,自然仰面,認得前程。更用金篦輕掠刮,便教換了塵睛。觀俗緣空朗照,至精至精,三輝騰明。
  
  
  
  
  又嗽
  
  
  
  此藥神功別有情,專醫肺裏謳吟。治正水中金,教公免了,分外聲音。傷重寒風並熱冷,五般無複重侵。節色減財攝養,古今古今,性命來尋。
  
  
  
  
  又食
  
  
  
  此藥神功別有方,專醫五臟膏肓,一服下隨湯。即時傳透,便得安康。更使真玄推妙訣,諸公子細消詳,養氣全神保固。壽長壽長,永處清涼。
  
  
  
  
  蔔運算元
  
  
  
  妙覺寺僧索
  
  
  
  妙覺證慈悲,便入菩提路。日日常開方便門,慧照生靈炷。生雪釋迦尊,面壁達摩悟。觀此因緣行果成,兜率天堂住。
  
  
  
  
  前後各帶唱馬一聲
  
  
  
  信任水雲遊,欣放靈猿傻,要去隨霞恣害風,乘良馬、穩坐香羅帕。南北與東西,選甚高和下,處處來回得自如,呈弓馬、會把明珠射。
  
  
  一疋好驊騮,精彩渾如畫,卻被銀鞍縛了身,著絆馬、怎得逍遙也。不若騁顛狂,掣斷無牽掛,擺尾搖頭廄櫪違,做野馬、自在優遊冶。
  
  
  此個真真也,瑩徹靈靈也,出入虛無縹緲間,騎風馬、信任飄颻也。占得惺惺也,光輝明明也,來往晴空碧落中,乘雲馬、自在逍遙也。
  
  
  趕退日中烏,捉取月中兔,便著晶光覆了身,金馬住、方是重陽做。交位顯真功,換質成真趣,到此還知自在游,玉馬去、走入雲霞路。
  
  
  
  
  尋知友前後帶唱馬一聲
  
  
  
  有個害風兒,海上尋良價,只為心頭忒緊圖,意馬隘、惹出渾身疥。款款細搜求,日月年時賽,遂得中央四寶珠,祿馬快、走入關西界。
  
  
  
  
  蔔運算元
  
  
  
  開門了化出馬鈺
  
  
  
  你待堅心走,我待堅心守。百日扃門化出來,方是餘開口。開取四時花,綻取三春柳,認取元初這個人,共飲長生酒。
  
  
  
  蔔算詞中算,卦象分爻篆。海島專尋知友來,堪把扶風喚。莫怪頻磨難,只要分明燦。決定堅心沒煩愁,永結長生伴。
  
  
  
  又雪中作
  
  
  
  誰識這風狂,誰識斯三喆。恰遇炎蒸得清涼,正寒也、成溫熱。因仰至人言,遂獲真仙訣。九九嚴凝花正開,三伏中、卻下雪。
  
  
  
  
  又歎世迷
  
  
  
  堪歎世間人,誰肯望天覷。北斗南辰日夜移,飛走烏和兔。恁地被煎催,尚自生貪妒。匆日酆都勾你來,著甚詞因訴。
  
  修煉不須忙,自有人來遇。已與白雲結伴儔,常作詞和賦。靜裏轉恬然,歡喜回光覷。一個青童立面前,捧出長生簿。
  
  
  
  
  漁家傲
  
  
  
  跳出凡籠尋性命,人心常許依清靜,便是修行真捷徑。親禪定,虛中轉轉觀空逈。認得祖宗醒複醒,紅紅赫赫如金定,漸漸圓明光又瑩。通賢聖,無生路上長端正。
  
  
  
  
  又兄去後贈侄元弼元佐
  
  
  
  元弼前來並兄佐,尊親遞儧還知麽?昨日笑兄心轉破。休摧挫,後番決定安排我。這個傳來唯這個,輪回生死如何趓?棄墓趖墳離枷鎖。除災禍,無生路上成因果。
  
  誰識王三能買賣。道心堅處難為退。每把三關頻頂戴。頻頂戴。擘開世綱居塵外。害得風來風得囗。今朝錢覓人休怪。占得逍遙真自在。真自在。攜雲卻赴蓬萊會。
  
  
  
  
  又贈道友
  
  
  
  這個王風重拜見,珍珠水飯誠堪羨,盈腹充腸白氣顯。白氣顯,今朝專問梨花片。有說之時開一遍,無言對後馨香善,滿樹高高真玉現。真玉現,月明正照清涼院。
  
  
  
  
  又贈寗生
  
  
  
  夫喚三郎妻九姐,兩椽合得一間舍,骨作橋樑皮做瓦,休誇詫,父娘成就伊居也。兒願室家女願嫁,舅姑修茸何時罷,日日功錢難答謝,聽餘話,長行孝順酬斯價。
  
  
  
  
  又京兆道友
  
  
  
  得得中間尋得得,王三默訣惟王六,若要清靜如白玉,獨自宿,餘自須要除情欲。這個靈童明似燭,惺惺能唱無生曲,日住公家公不識,休尋覓,心澄便是真消息。
  
  
  
  
  又昆侖山石門庵
  
  
  
  入得石門山上住,弟兄手腳無安措,一日三時長廝覷,廚裏去,搬柴運水投鍋釜。若勸同流疾作做,心頭一點休教誤,我待分明說一句,從開悟,天機不敢輕彰露。
  
  
  
  
  五更出舍郎
  
  
  
  反會做他出舍郎,便風狂。成功行,到蓬莊。奉報那人如惺悟,好商量,五更裏,細消詳。
  
  
  
  一更哩囉出舍郎,離家鄉。前程路,穩排行。便把黑飊先捉定,入皮囊,牢封系,任飄蕩。
  
  
  
  二更哩囉出舍郎,變銀霜。湯燒火,火燒湯。夫婦二人齊下拜,住丹房,同眠宿,臥牙床。
  
  
  
  三更哩囉出舍郎,最相當。神丹就,養兒娘。一對陰陽真個好,坐車廂,金牛子,載搬忙。
  
  
  
  四更哩囉出舍郎,得清涼。重樓上,飲瓊漿。任舞任歌醒複醉,愈堪嘗,真滋味,萬般香。
  
  
  
  五更哩囉出舍郎,沒堤防。無遮礙,過明堂。一顆明珠顛倒袞,瑞中祥,昆侖上,放霞光。
  
  
  
  認得五般出舍郎,黑白彰。當中赤,間青黃。哩囉囉唆哩囉哩,妙玄良,玲瓏了,便玎璫。
  
  
  
  采桑子
  
  
  
  詠棋
  
  
  
  兩人鬪勝俱誇會,路路相違。子細挨依,劫盡方知解了圍。愚迷不曉雙關意,各自藏機。孰是孰非,卻被傍觀冷笑微。
  
  
  注:(原調誤作蔔運算元,茲據律改)
  
  
  
  
  又述懷
  
  
  
  鄽中有個修行子,火院難離,只被推辭,恁不回頭候幾時?今朝不保來朝事,大限誰知?可囗愚癡!直待荒郊咬齒兒。
  
  
  (囗:日旁煞)
  
  
  
  
  昨宵獨臥冰淩道,三耀常觀,自在心安,愈覺清涼不覺寒。尾閭過來夾脊上,轆轤長搬,透入泥丸,返老長生別有歡。
  
  
  
  曹溪一路人難悟,怎舍妍妻,難受孤恓,獨自眠時越越迷。分明有個長生路,孰是能躋,說甚東西,誰肯抽身出淤泥。
  
  
  
  凡人若會通三耀,便結良緣,搜見真玄,方信虛空出大仙。金丹一粒無為漏,得恁精妍,明瑩光圓,萬道霞光簇上天。
  
  
  
  如夢令
  
  
  
  甯海人人省悟,此別何時再遇。唯願重金蓮,好把良因作做。歸路,歸路,滿目白雲翠霧。
  
  
  
  又贈縣令
  
  
  
  日日此中開宴,食肉諸公總善。唯有害風王,莫怪頻來見面。知縣,知縣,正好與人方便。
  
  
  
  又蒙友惠詞
  
  
  
  明月古今長有,怎奈華宗海口。黑窟裏頭居,黯不分夜晝,吾友,吾友,問你如何下手。
  
  
  
  楊柳枝
  
  
  
  夢悟青霄月正高,射蟠桃,一枝白筆得逢遭。更兼刀。應手詩詞隨寫染,運風騷,玉箋上面起雲濤。任陶陶。
  
  
  
  一息來時袞氣球,騁風流,不來一息破胞抽。這回休。若要依前常逢販,複從頭,胞兒裏面氣重收。再儸僂。
  
  
  
  誰識天邊一井金,紫光侵,朝朝日日眼前臨。沒人尋。惟我靜中知去處,自堪任,盡斤盡兩入珠林。出高岑。
  
  
  
  搗練子
  
  
  
  猿騎馬,呈顛傻,難擒難捉怎生舍。哩囉唆,哩囉唆。慧刀開,齊下殺,教君認得根源也。哩囉唆,哩囉唆。
  
  
  
  水兼火,坎和離,兩般消息怎生知。哩囉唆,哩囉唆。休燒煉,莫修持,元來只是這些兒。哩囉唆,哩囉唆。
  
  
  
  搗練子,害風哥,一身躍出死生波。哩囉唆,哩囉唆。便是逍遙真自在,沒人拘管信吟哦。哩囉唆,哩囉唆。
  
  
  
  用刀圭,剖昏迷,合和一處怎生攜。哩囉唆,哩囉唆。人頭落,現虹霓,白蓮花朵出青泥。哩囉唆,哩囉唆。
  
  
  
  名利海,是非河,王風出了上高坡。哩囉唆,哩囉唆。才候十年功行滿,白雲深處笑呵呵。哩囉唆,哩囉唆。
  
  
  
  三丹寶,難分剖,昏昏默默怎生保?哩囉唆,哩囉唆。在虛空,長懷抱,緋衫裏子新烏帽。哩囉唆,哩囉唆。
  
  
  
  踏莎行
  
  
  
  莫騁兒群,休誇女隊,與公便是為身害。脂膏刮削苦他人,只還兒女從前債。悅目亭堂,哀心念愛,直饒鐵打堅牢囗。多多罪業自家耽,一朝合眼如何戴。
  (囗:日旁煞)
  
  
  
  
  又別家眷
  
  
  
  妻女休嗟,兒孫莫怨,我咱別有雲朋願。脫離枷鎖自心知,清涼境界唯餘見。步步雲深,灣灣水淺,香風隨處噴頭面。昆侖山上樂逍遙,煙霞洞裏成修煉。
  
  
  
  
  又自詠
  
  
  
  人被錢迷,錢由人使,一來一去何時已。頑銅尚自有消磨,凡軀著甚逃生死。聞早回頭,疾搜妙旨,細推休道無師指。腹中兩路顯然開,心頭一點分明是。
  
  
  汞裏泉清,鉛中火赫,倒顛澆溉傳甘澤。虎聲震動甲方青,龍吟喚出庚方白。認證田原,分門阡陌,金桃親種親收摘。玉童掌內任擎來,瓊筵會上堪分擘。
  
  
  大道無名,害風有作,踏莎行裏成歡樂。因緣腳腳修煉成,蓮花步步相隨著。透出清泉,上沖碧落,成雯結蓋須磅礴。外馨接引好輝光,內明照耀真丹藥。

  
  
  不識慚惶,要人津送,情生念起般般動。心神指引乞為緣,三餐飽後休胡用。豈許醫看,莫交人重,行符咒水良因種。哩唆哩囉囉哩唆,長隨走蓬萊玉洞。
  
  
  
  
  又奉酬人惠
  
  
  
  氈襪餘留,木盔分納,微誠用表相酬答。百般茶飯任經營,千般滋味堪嗚咂。恬淡真人,朴純菩薩,都緣此物成超達。好將鉛汞裏頭收,須教盈滿休拋撒。
  
  
  
  
  又贈友生
  
  
  
  前歲麻收,去年麥覓,一麻一麥傳消息。左邊金餅一陽生,右傍銀器純陰匿。偏黨無私,倒顛有則,心燈朗徹緣挑剔。終南街裏不遊行,京東路上知端的。
  
  
  
  
  又詠燒香
  
  
  
  身是香爐,心同香子,香煙一性分明是。依時焚爇透昆侖,緣空香嫋呈祥瑞。上徹雲霄,高分真異,成雯作蓋包玄旨。金花院裏得逍遙,玉皇幾畔常參侍。
  
  
  
  
  又贈友人
  
  
  
  一點靈明,兩條坦路,怎生下手如何做。好教稽首上天堂,莫令失腳游陰府。日轉金烏,月生玉兔,森羅萬象同躔度。勸君休要泥長生,時時牢把金精固。
  
  
  
  
  又昆侖山團庵
  
  
  
  做就圈模,且休蓋椽,諸公怎曉餘方便。水符不向此中行,因緣已到文登縣。各謹持修,速歸鍛煉,內容顯現親頭面。如今款款漸投玄,恁時得得頻相見。
  
  
  
  
  又燒庵
  
  
  
  數載辛勤,謾居劉蔣,庵中日日塵勞長。豁然真火瞥然開,便教燒了歸無上。奉勸諸公,莫生悒怏,我咱別有深深況。唯留煨土不重游,蓬萊雲路通來往。
  
  
  睡裏搜尋,眠中做作,目蒙認正恒歡樂。想成三寶自神靈,結成九轉真丹藥。攢聚祥雲,往來碧落,後隨前引唯鸞鶴。白光萬道繞園生,紅光一點當中鑠。
  
  
  
  重陽全真集卷之八
  
  詞
  
  
  
  如夢令
  
  
  如知九九妙中談,明月分明照碧潭。會得雙關真個理,前三三與後三三。


  九九明詞要正,修整亙初元性。須是返陽陰,決作清吟雅詠。賢聖,賢聖,容許陳如夢令。
  九一初寒有自,朔氣任從開肆。是處蠻嚴凝,正遇中冬節至。藏異,藏異,內隱新陽欲施。
  九二玄陰凜凜,白雪遍鋪緣甚。還許潤靈根,接引黃芽悉審。如恁,如恁,北海神龜暢飲。
  九三隅維積洚,水面盡為淩凍。奇性最堅貞,任放明光出眾。遙送,遙送,返照天涯螮蝀。
  九四寒風似箭,威勢遍行方便。射退這群魔,吉慶嘉祥得見。堪羨,堪羨,隱顯晴光一片。
  九五天池盡泮,涉景漸令堪玩。識看嶺頭梅,沖暖已成爛熳。香案,香案,獨佔真陽一半。
  九六舒張瑩氣,上下沖和溉濟。周匝普流通,正顯道尊德貴。經緯,經緯,欲放瓊苞寶卉。
  九七門開八脈,洞達永無相隔。渾似吐氤氳,運轉周回素白。難測,難測,一點當中堪赫。
  九八般般洽協,普遍盡歸調燮。處處見光輝,燦燦尤增煒燁。相接,相接,長出瑤枝玉葉。
  九九八方端鎖,團聚光明如火。焰焰做紅霞,裏面天花遍妥。成裹,成裹,瑩瑩明珠一顆。
  九九榮詞已徹,誰做姓王名哲。雅字稱知明,道號重陽子別。歡悅,歡悅,一粒金丹永結。
  
  
  西江月(四假)
  
  
  堪歎火風地水,為伊合造成形。教人受苦日常經,撲入味香視聽。
  獨我搖頭不管,朝朝居止黃庭。自然闃寂聚真靈,五色霞光覆定。
  
  
  又(四民)
  
  
  堪歎工商農士,各誇本業多能。就中機巧日翻騰,限至依然鬥勝。
  獨我搖頭不管,唯將淡素常憑。清如澄水結如冰,自有圓明果證。
  
  
  又(四害)
  
  
  堪歎酒色財氣,塵寰被此長迷。人人慕帶似醯雞,亂性昏神喪慧。
  獨我搖頭不管,介然甘守孤恓。粗衣糲食淡黃齏。養就胎仙既濟。
  
  
  又(四方)
  
  
  堪歎東西南北,迷途役損行人。任來任往走紅塵,只為名牽利引。
  獨我搖頭不管,靜中精固形貞。陶陶團結氣和神,永樂天真有准。
  
  
  又(四時)
  
  
  堪歎春冬秋夏,奇葩異卉爭開。流年不覺暗相催,事到頭來怎悔。
  獨我搖頭不管,唯將內彩追陪。青紅黃白黑純皚,覆燾真金鼎鼐。


  
  
  又(四寶)
  
  
  堪歎筆硯紙墨,結繩制度規模。尋常寫染永成書,偏稱文房注疏。
  獨我搖頭不管,教大記錄元初。靈光一點便開舒,複把真如返覷。
  
  
  又(四物)
  
  
  堪歎琴棋書畫,虛中悅目怡情。內將靈物愈相輕,怎了從來性命。
  獨我搖頭不管,有緣淘出無名。長生路上證圓成,空外靈光隱映。
  
  
  又(四景)
  
  
  堪歎風花雪月,世間愛戀偏酬。追歡賞玩幾時休,不悟陰公等候。
  獨我搖頭不管,內將玄妙尋搜。瑩然顯出那因由,正是餘家本秀。
  
  
  又(四瀆)
  
  
  堪歎江河淮濟,長長運渡迷愚。洪波急浪接天衢,只是西來東注。
  獨我搖頭不管,輪流玉液瓊酥。三田澆溉結成珠,七寶山頭便住。
  
  
  又(四苦)
  
  
  堪歎生老病死,世間大病洪痾。傷嗟戇鹵強添和,怎免輪回這個。
  獨我搖頭不管,時臨還與他麽。玉花叢裏睹瓊科,五色雲中穩坐。
  
  
  又(六首贈友修煉)
  
  
  米麵隨時加減,汞鉛依此抽添。三光真秀轉甘甜,不請生情起念。
  七子便鋪金簟,九門各看銀蟾。香煙盤繞玉峰尖,方得長生證驗。
  
  
  常把內真頻看,休教外景長侵。尖竿尖上細搜尋,正見嬰兒弄影。
  雅詠高吟叫笑,清風皓月吹臨。分開傳作紫共金,豔迸鬥花萬錦。
  
  
  酒飲清光滑辣,果餐軟美香甜。兩般每日做抽添,八味依時給贍。
  信步六街走遍,須尋七寶妝嚴。三田九轉似銀蟾,一性孤靈有驗。
  
  人要修行猛做,我心除盡堪為。不將筋力謾胡施,閑裏真清漸自。
  白雪變成姹女,黃芽養就嬰兒。兩般消息有誰知,悟徹分明便是。
  
  酒飲清光滑辣,肉餐軟美香甜。世間迷誤總無厭,個個臨頭路險。
  獨我悟來口遠,唯餘省後心嫌。十分戒行愈精嚴,沒分酆都赴點。
  
  
  悟徹兒孫偉貌,奪衣白奪餐肴。笑欣悲怨類咆哮,正是豺狼虎豹。
  不與同居打鬧,回頭便載青包。恁隨雲步訪三茅,同話清虛道教。
  
  
  行香子
  
  
  一鼓才嗚,水德行香。看烏龜、波上呈祥。鼻全喘息,眼眩昭彰。會戲澄濤,遊澄浪,隱然江。
  黑霧凝凝,充滿皮囊。牢封擊、信任飄蕩。沖和上下,流轉邊旁。便變成雯,結成蓋,積成霜。
  
  
  二鼓才交,金德行香。虎兒上、坐個嬰郎。腰懸白刃,手執青鋼。把百魔驅,千魔剿,萬魔亡。
  廣現森羅,遍吐銀芒。鬥辰端、拱正魁罡。西南的位,指出芬芳。得善因開,良因闡,吉因昌。
  
  
  三鼓才分,火德行香。月初端、正照心王。紅紅赫赫,煒煒煌煌。見本真生,靈真慧,太真匡。
  三處均勻,一路平康。睹青天、瑞靄舒張。縱橫攢聚,能罩圓方。早弄珪環。持珪璧,執珪璋。
  
  
  四鼓才平,木德行香。青龍上,坐個嬌娘。口賁赤氣,身掛朱裳。更戴瓊花,餐瓊蕊,飲瓊漿。
  往來諧歡,交媾相當。欣然用、顛倒陰陽。衝開卯甲,日放晶晹。袞大明珠,通明焰,過明堂。
  
  
  五鼓才成,土德行香。偏能將、四象包藏。如今盡顯,聚在中央。沒白歸青,紅歸黑,不歸黃。
  已證空虛,便出昆岡。金童來、秘語宣揚。天皇賜詔,授與風狂。永處清閒,常清靜,得清涼。
  
  
  又(自詠)
  
  
  有個王三,風害狂顛。棄榮華、乞化為先。恩山愛海,猛舍俱捐。也不栽花,不料藥,不耕田。
  落魄婪耽,到處成眠。覺清涼、境界無邊。蓬萊路穩,步步雲天。得樂中真,真中趣,趣中玄。
  
  
  又(贈弟子)
  
  
  再索新詞,不寫藏頭。分明處、說個因由。諸公不省,尚自相求。被風流事,常汨沒,幾時休。
  悟取玄機,認取持修。丹成後、神氣精收。前程穩路,三島十洲。你早回頭,應與我,共同遊。
  
  
  如要修持,依恁相當。出真慈、真慧無方。上從父母,下順兒娘。待放瓊花,飄瓊屑,飲瓊漿。
  做就金園,建起瑤房。這朱郎、常爇心香。命聲響亮,性韻玎鐺。便得清冷,成清淨,處清涼。
  
  
  要飲香津,唾盡稠黏。將華池、神水相兼。東西澆溉,上下抽添。便景星呈,明月正,太陽暹。
  漸入亨通,方識甘甜。器珍成,不用錘鈐。閑中轉寂,靜里加恬。得住晴空,居物外,出山尖。
  
  
  得道陽
  
  
  得道陽來得道陽,自然碧洞隱雲房。玉訣靈符清氣爽,金丹大藥勝衣裝。

  豈似人間輕薄郎,徒誇黃白滿箱筐。我寶三田常運轉,吾家一性沒驚惶。
  
  
  正月寒威漸漸回,靈花九葉向東開。玉液流時專益氣,寶芝采處物生荄。
  養就重陽現兩臉,蟠桃嫩臉笑瓊釵。七魄三屍隨臘去,五方九轉逐春來。
  
  
  二月還知水氣和,風生木德自然歌。兀兀轉生離內女,怡怡笑殺月中娥。
  耿耿分明天下河。我今回首出高坡。三萬六千神曜聚,重樓十二液津多。
  
  
  三月清明滅盡煙,百花堪綻豔陽天。姹女聚柴薪焰畔,嬰兒弄水舊池邊。
  寶鑒當胸只自懸。翁婆媒合好因緣。朱雀騰雲方出眾,青龍駕霧得高遷。
  
  
  四月朱明和氣清,心花七寶愈分明。教你會時獨自語,請公休慕百禽聲。
  火焰纖長漸漸生。從茲萬木得嘉名。十幹位中吾獨走,五行宮裏我先行。
  
  
  五月炎蒸陽氣嘉,正堪端坐問南華。這個不能誇肝木,那人偏愛放心花。
  煩惱俱無遠歎嗟。日當卓午不教斜。玉兔過來添白雪,金烏顯處吐黃芽。
  
  
  六月純陽盡入莊,陰魔趕退出街坊。壬癸北方添腎水,丙丁南嶽爇真香。
  鬼魅妖邪盡總忙。群魔難聚沒堤防。子後看時知日短,午前坐處覺宵長。
  
  
  七月庚辛海水深,一輪明月運天心。飯熟須知薪趁火,衣成不離線因針。
  修就無為七寶身,還令當日到如今。白虎吼時頻擒捉,黑龜行處轉思尋。
  
  
  八月清涼白露勻,萬民安樂養真身。窈窈冥冥雲外客,昏昏默默月中人。
  雖是居塵不染塵,也無喜怒亦無嗔。既處逍遙生瑩滑,自然聚散雲皮皴。
  
  
  九月蒼天爽氣高,重樓複降雨瀟瀟。攪海赤龍真自在,迎風木馬肯無寥。
  每向鄽中作系腰。六銖衣掛勝紅綃。醉後恣眠青蘇塌,醒來頻采玉芝苗。
  
  
  十月紅霜又更清,黃婆得半入深溟。乾盡水銀唯我健,複生神氣更誰聽。
  有緯須知先有經,織成紈綺便堪行。離火便生紅芍藥,坎泉傾下雨霖零。
  
  
  十一月嚴風作威。月中玉走日金飛。結就三三三處寶,得披六六六銖衣。
  乘鳳攜鸞跨霧歸,上天降敕不相違。功滿三千緣業盡,行成八百落塵稀。
  
  
  十二月圓成錦繡,四時枝葉不乾枯。看取火中頻取水,自然水裏卻安爐。

  龍虎龜蛇認吸呼,百骸俱滿立須臾。一顆明珠三下有,三般惡物一齊無。
  
  
  已得靈符萬事休,百冤退盡任他愁。好把瓊漿添滿腹,更將金髓灌盈頭。
  都為十因得此由,翁婆嬰姹住綢繆。教我攜將三直柄,請公認取一彎鉤。
  
  
  
  紅窗逈
  
  
  
  五千言,二百字。兩般經秘,隱神仙好事。靈中省悟徹玄機,結金丹有自。得一惺惺,通不二處,逍遙景致。超然永遂。共紅霞、同彩雲歸,罩籠住祥瑞。
  
  
  
  
  五更令
  
  
  
  一更初,鼓聲傻。槌槌要,敲著心猿意馬。細細而、擊動錚錚,使俱齊擒下。萬象森羅空裏掛。潑焰焰神輝,惺惺灑灑。明光射入寶瓶宮,早兒嬌女姹。
  
  
  二更分,鼓聲按。勻勻打,自然虎龍交換。清氣神、各住丹房,也並無錯亂。撞透重樓知片段。這玉液瓊漿,往來澆灌。便須教溉出黃芽,漸生來好看。
  
  
  三更端,鼓聲正。咚咚響,韻音轉令鳴瑩。其中便、聒現靈根,會通賢道聖。慢慢來回游捷徑。傳銀箭這番,穿成雅令。用親鏑鏑上紅心,現清清靜靜。
  
  
  四更高,鼓聲銳。忽然間,振動天花遍墜。前面卻、有個真人,載星冠月帔。得此妙玄成吉利。望北斗杓星,西南正指。看看底剔綻瓊花,做做祥祥瑞瑞。
  
  
  五更終,鼓聲閑,被那人,擂動做成顛倒。金盤內、托出神珠,放霞光萬道。窈窈冥冥真個好。從此複通他,當初至寶。如今卻歸去何方,住十州三島。
  
  
  
  
  雨霖零
  
  
  
  東方甲乙,見青芽吐,早應時律。南陽正現紅焰,初將熾、炎炎濃密。西動金風颯颯,致清爽、往來飄逸。北氣候,祁寒嚴凝,聚結成冰瑞中吉。肝心肺腎勿令失,四門開、瑩徹都歸一。金丹轅在空外,明耀顯、五光齊出。上透青霄,唯占逍遙自在寧謐。到此際、還得無為,永永綿綿畢。
  
  
  
  重陽全真集卷之九
  
  歌詞詩
  
  
  
  了了歌
  
  
  漢正陽兮為的祖,唐純陽兮做師父。燕國海蟾兮是叔主,終南重陽兮弟子。
  聚為弟子便歸依,待奉三師合聖機。動則四靈神彩結,靜來萬道玉光輝。


  得逍遙,真自在,清虛消息常交泰。元初此處有因緣,無始劫來無掛礙。
  將這個,喚神仙,窈窈冥冥默默前。不把此般為妙妙,卻憑甚麼做玄玄。
  稟精通,成了徹,非修非煉非談說。惺惺何用論幽科,達達寧須搜秘訣。
  也無減,也無增,不生不滅沒升騰。長作風鄰並月伴,永隨霞友與雲朋。
  
  
  竹杖歌
  
  
  一條竹杖名無著,節節生輝輝灼灼。偉矣虛心直又端,裏頭都是靈丹藥。
  不搖不動自閑閑,應物隨機能做作。海上專尋知友來,有誰堪可教依託。
  昨宵夢裏見諸虯,內有四虯能跳躍。杖一引,移一腳,頂中迸斷銀絲索。
  攢眉露目震精神,吐出靈珠光閃灼。明豔挑來固樂然,白雲不負紅霞約。
  
  
  窈窈歌
  
  
  人人只要生,害風只要死。生則無著摸,死則有居止。
  不戀皮肉脂,不戀骨筋髓。藉甚發眉須,藉甚舌牙齒。
  安用腳手頭,安用眼鼻耳。小腸能成水,大腸能成米。
  水米太茫然,晝夜何時已。認破醜機關,須當分彼此。
  別般二物合,真元來一道。這個在何處,這個在那裏。
  教公會得時,也飲清涼水。直待正純陽,方稱重陽子。
  
  
  元元歌
  
  
  父雖父,母雖母,論著親兮沒說語。只為當時鑄我身,至令今日常懷古。
  兒非兒,女非女,妻室恩情安可取。總是冤家敵面讎,爭如勿結前頭苦。
  我咱悟,我咱補,喚出從來清靜主。要見玲瓏好洞庭,須開端的真門戶。
  便知宗,恒知祖,了了惺惺歸紫府。離鳳空陪北海龜,甲龍枉伴西山虎。
  仗靈刀,擎慧斧,劈破昆侖將寶數。萬顆明珠戴玉冠,無窮彩豔衣金縷。
  這元元,回光睹,五五不離二十五。依此行持依此修,姓名預錄長生簿。
  
  
  得得歌
  
  
  陰變為陽只自審,冰鑽結火能唯恁。有緣搜見古今真,無始卻來呼個甚。
  呼個甚,喚神仙,窈窈冥冥不記年。撞著良因五劫祖,相隨直入大羅天。
  大羅天,通妙景,放開明耀須臾頃。盈盈一粒任綿綿,寂寂圓光傳永永。
  傳永永,做靈靈,處此清涼絕視聽。何用醍醐香馥鬱,不誇環珮響璫玎。
  響璫玎,聲滅歇,別生彩豔重超越。自然瑩瑩寶中珠,返照輝輝天外月。

  天外月,走蟾輪,怎此如如沒價珍。正一悉除生滅相.端嚴堅固妙玄因。
  妙玄因,誠秘訣,那曾瞋怒並歡悅。虛空空上達睛空,言說說前非有說。
  非有說,愈昭彰,得得歌中現道場。曠劫未分新雅致,從今傳出這名方。
  
  
  惺惺歌
  
  
  謂何四大複牽纏,汨汨當時那個仙。好把圓成從雅正,莫將假合做因緣。
  殷紅再結雙關寶,潔白重開五葉蓮。得得先須修九轉,盈盈首上養三田。
  養三田,為定壽,金毛獅子頻哮吼。日端午上看玄陰,夜半子時分瑩晝。
  常食休窮萬物機,運神奪取三光秀。外容焉用顯光華,內貌多方頻整救。
  頻整救,是元初,此事今應信有諸。遊歷先逢太赤祖,歸來還見黍中珠。
  七般珠戶通開闡,六道銀光任展舒。百寶台頭唯仰覷,這回親現這真如。
  這真如,實不錯,逍遙服餌靈丹藥。輝輝燦燦甚分明,了了惺惺尤灑落。
  迎日堪誇翠霧身,臨風透出紅霞腳。昆侖頂上玉峰前,一朵瓊花為誓約。
  
  
  勸道歌
  
  
  修行便發好枝條,不會修行枉折腰。經教豈曾窮義理,香煙只會謾焚燒。


  苦心苦力多憂慮,勞體勞神愈悴憔。沒智強搜無漏果,未通閑想有緣橋。
  他人公案長傳說,自己家風敢擺搖。靜裏邪生神鬼位,執中迷入散凡包。
  謹持符水唯端正,卻被衣餐做諭要。誇詫清虛幹淡薄,尊隆高大眩彰昭。
  風花雪月為愁景,灑色氣財是業苗。煩惱門開談覺悟,是非路闡說逍遙。
  晨昏嗽咽增空耗,子午功夫謾颯飄。已上般般皆勿用,從今字字最堪消。
  自然清靜真功著,信任慈悲實行超。寂闃恬淡宣潔白,杳冥昏默受和調。
  虎龍莫放遊三界,嬰姹休教舞六麼。壯矣根源能應拍,孤然靈物善吹簫。
  二儀交泰同泥捏,五欲捐除類本雕。捉住空中真響亮,咄回性上假咆哮。
  一雙女子投金礦,兩個童兒人玉瓢。折取木梢重鍛煉,次開泉水再淋澆。
  享亭顏色難裝點,簇簇形容怎采描。貌態玲瓏通眼目,光輝燦燦射瓊瑤。
  放歸仙館稱嘉號,只許吾門喚阿嬌。得得得中長得得,任詩任曲任歌謠。
  
  
  自歎歌
  
  
  嗟余幼年父母惜,長思孝養當竭力。情知難報罔極恩,區區眷戀惟多積。
  如今不肯自焦勞,一味貧閑肯賣高。喜得逍遙真自在,日中大睡恁陶陶。


  愚迷不識餘家意,曉夜忙忙空鬥智。四般拘執盡貪婪,酒色更兼財與氣。
  爭如風害便抽頭,無慮無愁更遠憂。雲水青山待樂遊,願歸三島赴十州。
  出凡籠,入碧洞,假合身軀休戲弄。恁時猿馬總歸空,一輪明月唯餘用。
  
  
  秘秘歌
  
  
  刀圭刀圭好刀圭,幾個能通盡執迷。便做悟來知去處,怎生安霸怎生攜。
  這刀圭,又能飲,洗滌中間十樣錦。萬葉千花轉轉新,五方顏色皆分品。
  這刀圭,亦團團,透出靈光只自攢。潑豔豔兮無可比,也知賽過紫金丹。
  這刀圭,刃子快,曆劫以來不曾壞。智者見時放慧輝,愚人昧了愈疑怪。
  這刀圭,真是鋼,空中自在吐光芒。唯有害風敢拈弄,便令分出本清涼。
  這刀圭,緣亙古,不是陰陽不是土。只是一般哩唆羅,哩唆羅上開宗祖。
  
  
  定定歌
  
  
  修行便發好枝條,不逐輕飊信任飄。翠綠常蒙雨露潤,軟柔寧懼雪霜凋。
  由斯活樂津方大,似此滋榮氣漸調。休倚散丸求德行,莫憑符水望升超。
  古人公案須通透,自己家風好擺搖。外景勿侵外事絕,內容搜出內香燒。
  娉婷女子投金礦,傻俏郎君入玉瓢。一則礦中栽寶樹,一唯瓢裏種芝苗。
  雙頭廝見歸三秀,兩體相逢舞六麼。十指纖纖能擊鼓,七門闡闡喜吹簫。
  炎炎猛焰波中迸,泛泛洪波焰上漂。正覺途新除垢膩,圓成路瑩出塵囂。
  紅霞覆燾凝青漢,翠霧盤旋住碧霄。妙妙玄玄無掛礙,惺惺了了永逍遙。
  
  
  逍遙歌
  
  
  簡聲頻,簡聲快,休妻別子斷恩愛。往昔親情總休怪,害風不把三光昧。
  酆都鬼使已回頭,黑府除名無追對。口能言,心能行,蓬萊穩路是長生。
  
  
  玄玄歌
  
  
  崷崪峰安萬丈杆,杆尖有個嬰嬰走。
  清風裏面騁狂顛,明月前頭誇好手。旋旋拈拿瑪瑙丸,頻頻趯弄珊瑚鬥。
  丸與鬥兮失落無,等閒失落費功夫。撥開銀浪觀瓊浦,正見金鼇在玉壺。
  氣豔氤氳噴琥珀,眼光燦爛射明珠。孩兒方是下杆來,奪得明珠言誓約。
  不教驪龍頜下藏,樣入雲霞投碧落。杳杳冥冥不記年,從茲頓覺無為作。
  
  
  達達歌
  
  
  修持便要發佳謨,會做搜尋廣擺鋪。二八佳人安手腳,六分公子下功夫。
  娉婷朱貌知金礦,傻俏烏顏看玉壺。自飲自沽醒複醉,任歌任舞笑還愉。
  撞開陽路傳珍寶,通過陰關出轆轤。漸上昆山呈片玉,複歸巨海弄明珠。
  般般拈撚齊玄旨,處處遊行見坦途。瓊萼滿頭藏妙有,瑤花盈足趁虛無。
  能教面目長來往,養就根源是吸呼。周正元初真等覺,的端豆始大惺蘇。
  孤然朗照何曾異,五道光輝總不殊。緣哲黃花成一得,如喬赤舄化雙鳧。
  清清三島應同去,瑩瑩十洲合共趨。寂間雲衢唯洞達,逍遙永永列仙途。
  
  
  贈友歌
  
  
  海之秀氣誰能討,甯海軍中鄒正道。金浪銀濤洽本源,來迎複看蓬萊島。
  蓬萊島,在何方,杳杳冥冥接上蒼。自在逍遙孰同處,唯公與我住清涼。
  住清涼,真個有,青童捧出長生酒。便令傳透四時春,明珠一顆光如吼。
  光如吼,吐紅霞,覆燾晴空顯異華。直下靈波澄不動,騰高霄漢邈無涯。
  邈無涯,誠可見,妙妙玄玄容顯現。再闡靈車入碧虛,大羅天上成修煉。
  成修煉,得元根,便是無為大道門。唯願回頭通此著,果登無漏絕談論。
  
  
  鐵罐歌
  


  
  鐵罐歌,鐵罐歌,一從打造按金科。腹內空虛成妙果,這般消息孰知麼。
  鐵罐成,鐵罐成,頻添玉液滿盈盈。火鍛煉時拋雪浪,水澄清處賀升平。
  鐵罐攜,鐵罐攜,響聲敲動振愚迷。若要響聲人會得,不分南北與東西。
  鐵罐新,鐵罐新,內光外耀自相親。添鼎須憑津液水,調和全藉氣精神。
  鐵罐寬,鐵罐寬,氣騰騰處雪漫漫。方遣虎龍蟠繞定,便將鉛汞裏頭安。
  鐵罐深,鐵罐深,凡塵俗垢不能侵。作用焚燒木上火,行持煎煮水中金。
  鐵罐光,鐵罐光,三光照耀瑞中祥。每到用時能造化,欲將歇處便清涼。
  鐵罐燒,鐵罐燒,昨宵今日與來朝。按節安爐全藉地,依時養就玉芝苗。
  鐵罐能,鐵罐能,能中兀兀與騰騰。杳杳冥冥風作友,昏昏默默月為朋。
  鐵罐堅,鐵罐堅,虛心大肚貯幽玄。內外煉成金玉體,一沖直上大羅天。
  
  
  西江月
  
  
  堪歎西南地順,燒柴都是真銀。火中焰進兩般身,一半金花綻盡。
  認得斤星有准,即時分付良因。西江月里弄精神,顯出靈童真印。
  
  
  堪歎水流一道,須憑添鼎千遭。海心萬丈嫋竿牢,定後尖生芝草。


  會得功夫早早,自然快樂陶陶。西江月裏采芝苗,攜去十洲三島。
  
  
  堪歎離門檻戶,須鄰甲地庚途。暗中拍手笑相呼,款款合和一處。
  既把金關鎖住,白羊隊隊成珠。西江月裏玉蟾孤,朗照長生穩路。
  
  
  堪歎雲生頂上,騰空別有嘉祥。幽微玄妙總生光,鼎內煎成銀浪。
  漸漸煉成金相,瑤花朵朵飛揚。西江月裏飲瓊漿,萬道紅霞分朗。
  
  
  堪歎金木相間,甲夫庚婦開顏。笑聲美處水潺潺,一派清流出澗。
  滋潤黃芽無限,便教白雪迴圈。西江月裏我躋攀,步步銀蟾顧盼。
  
  
  堪歎日時更改,頻頻拂拭靈台。明光一點絕塵埃,瑩徹那分內外。
  占得逍遙自在,笛聲散盡寒梅。西江月裏桂花開,香引清風一會。
  
  
  堪歎白蓮吐秀,三車齊駕金牛。自然紅豔覆山頭,不在勤勞做就。
  全借精光護佑,丹成照耀神舟。西江月裏看瀛洲,一派仙歌共奏。
  
  
  堪歎這般曲調,感他石女吹簫。山頭謾說水頻澆,海底虛言火燎。
  遭逢圓明正照,真風廣布清飊。西江月裏吃芝苗,味味將來了了。


  
  
  堪歎一靈真性,得來笑殺惺惺。不燒香火不看經,走入這條捷徑。
  便把那人喝定,今朝說與叮嚀。西江月裏最分明,堪用家風清瑩。
  
  
  堪歎青霄碧漢,高空景致尤寬。今朝清爽有餘歡,拈出我家公案。
  方顯平生手段,騰身便入雲端。西江月裏跨祥鸞,直上虛無仙館。
  
  
  悟真歌
  
  
  余當九歲方省事,祖父享年八十二。
  二十三上榮華日,伯父享年七十七。三十三上覺婪耽,慈父享年七十三。
  古今百歲七旬少,觀此遞減怎當甘。三十六上寐中寐,便要分他兄活計。
  豪氣沖天恣意情,朝朝日日長波醉。壓幼欺人度歲時,誣兄罵嫂慢天地。
  不修家業不修身,只恁望他空富貴。浮雲之財隨手過,妻男怨恨天來大。
  產業賣得三分錢,二分吃著一酒課。他每衣飲全不知,餘還酒錢說災禍。
  四十八上尚爭強,爭奈渾身做察詳。忽爾一朝便心破,變成風害任風狂。
  不懼人人長恥笑,一心恐昧三光照。靜慮澄思省己身,悟來便把妻兒掉。
  好洗面兮好理頭,從人尚道騁風流。家財蕩盡愈無愁,怕與兒孫作馬牛。

  五十二上光陰急,活到七十有幾日?前頭路險是輪回,舊業難消等閒失。
  一失人身萬劫休,如何能得此中修。須知未老聞強健,棄穴趖墳雲水遊。
  雲水游兮別有樂,無慮無思無做作。一枕清風宿世因,一輪明月前生約。
  
  
  贈弟子頌
  
  
  譚仙入道慧刀能舉,棄妻割愛舍了男女。卻要隨余余應便許,羨公決烈羨公顯露。
  我吐真誠卻有少許,入道非難亦非易做。苦中尋閑閑中沒苦,休覓嬰姹莫搜龍虎。
  只要真清要識真趣,絕盡人我絕盡思慮。或餓或飽或寒或暑,便戴青巾便衣紙布。
  決要上街覓錢乞去,些小絹帛些小棉絮。遮藏微體長令談素,三人同行三人同處。
  常用一心不得二慕,只是兄弟並無師父。惟談惟笑共歌共舞,落絕清閒任詩任句。
  如在庖廚大家管顧,不可獨勞也無獨措。自有金烏自有玉兔,認得真閑長生門戶。
  
  
  自在亭頌
  
  
  自在自在真自在,不論高低及內外。照見五蘊即皆空,咄了八方無掛礙。
  維摩笑我因何退,我笑維摩尚禮拜。教公認得這害風,大家總赴龍華會。
  
  
  四果頌
  
  
  果來海角天涯,果應師指希夷。果得前生知友,果然會我心機。
  
  
  指迷頌
  
  
  無無有有有無端,有有無無有有攢。無有有無無有相,有無無有有無看。
  
  
  劍頌
  
  
  這口劍,真有力,無始劫來人不識。今朝撞著害風兒,吐出光芒顛倒織。
  兩道明輝只自知,三峰頂上呈紅豔。到斯不肯落凡來,祥入晴空端又直。
  
  
  傳神頌
  
  
  靈昏性昧著凡體,自畫自描自傳起。借他俗狀做形軀,攢聚火風並地水。
  陽作骨骸陰作膚,眼耳鼻前安個觜。四般迷執各誇強,渾身便用肉山壘。
  我今省悟達玄微,卻認初真不用你。若還只恁累我神,撲入坑中教見底。
  
  來自何方去由何路,一腳不移回頭即悟。
  
  假合形軀誠是假,何勞更恁重描畫。諸公莫使達人知,惹得一場大笑話。
  
  
  贈道友
  
  
  自然消息自然恬,不論金丹不論仙。一氣養成神愈靜,萬金難買日高眠。


  紅紅火焰三峰秀,白白蓮花五葉鮮。勘破行功無作用,於斯便可認玄玄。
  
  
  四時睡頌
  
  
  子時睡,子時睡,玉繩抨下端嚴遂,一輪明月過天庭,照破中宵暗昧事。
  卯時睡.卯時睡,緣空直看真嘉致,當中一點皎然靈,瑩裏光明精又銳。
  午時睡,午時睡,香煙正撞於炎位,自然馥鬱任拈拿,透入睛空傳不二。
  酉時睡,酉時睡,恬然飲盡西江水,便令澆溉出風流,一朵瓊花呈玉蕊。
  
  
  贈友人入道頌
  
  
  若是要隨餘去,絕盡平生思慮。
  心中物物不著,塵事般般休序。饑後粗細皆餐,寒來只消紙布。
  常睡莫起憂愁,如行休生恐怖。不得言是談非,不得辭辛道苦。
  長懷平等之心,人痾須要救護。長把假身搜獲,永將內真正顧。
  直待消盡舊業,萬事般般勿做。行功堪可證明,有個真師來度。
  
  
  四不得頌
  
  
  不得受人欽重,不得教人戲弄,不得意馬外遊,不得心猿內動。
  
  
  四得順
  
  
  得汞陰消盡,得鉛陽自團。得命顛倒至,得性見金丹。
  
  
  
  玉花會疏
  
  
  
  切以能全呼吸,定喘息,實非難。會養氣神調沖和,應甚易。性憑三曜,命變五行,出陰陽造化之端,在清靜虛無之上。要開金蕊,須種玉花,馨香吐而透出晴空,明豔顯而朗舒碧漢。得自然而輕九轉,得自然而沒七還。自結大丹,自通玄妙。既為脫殼,便是登仙,願露赤心,請題芳號。
  
  
  
  金蓮會詩
  
  
  諸公須是助金蓮,願出長生分定錢。逐月四文十六字,好於一八結良緣。
  
  
  長生永結金蓮社,有始有終無諂詐。諸公不可半途止,直待王風去則罷。
  
  
  勸君莫戀有中無,無無休失無中有。有有養出玉花頭,頭頭結取金蓮首。
  
  
  辭世頌
  
  
  地肺重陽子,呼名王害風。來時長日月,去後任西東。
  作伴雲和水,為鄰虛與空。一靈真性在,不與眾心同。
  
  
  
  重陽全真集卷之十
  
  詩
  
  
  
  贈王俊
  
  
  害風故故謁華宗,三教唯公道話同。此際遇逢齊上下,中間會聚各西東。
  須知冬至青和白,認取春分綠間紅。急急三光如可悟,忙忙四假盡成空。
  圓明一點皆能有,物裏千般總被蒙。覺性自然通水湛,達心那入百花叢。
  般般打破仍歸妙,個個還回便見終。飯食充饑機兩妙,面前相對玉玲瓏。
  
  
  贈道眾
  
  
  盡知長與道為鄰,搜得玄玄便結親。悟理莫忘三教語,全真修取四時春。
  養成元氣常充滿,結住靈神沒漏津。十九圓光如我願,敢邀相伴樂天真。
  
  
  泳雪
  
  
  得其真趣絕搜尋,物物般般總不侵。碧落湛澄非有意,白雪來往本無心。
  盈盈明月增佳致,細細清風送好音。舉目慵觀潘嶽賦,怡顏懶撫伯牙琴。
  外除花卉遊人靜,內蘊芝苗只自臨。決要三田歸至寶,亦令一性上高岑。
  養成幻體如光瑩,舞正胎仙似嘯吟。杳默昏冥長作伴,寂虛永保水中金。
  
  
  問多夢
  


  
  捉住心猿治住神,自無夢惱內中真。尾閭不動全精氣,腎海長添幹水銀。
  內則愈能增覺性,外來應是養生身。廣行法籙頻施救,便是逍遙得岸人。
  
  
  於公求詩
  
  
  無思無慮是真修,養氣全神物物休。亙劫容顏須要見,元初光彩決重收。
  莫將外景心中蘊,好把靈丹性上求。依此自然超彼岸,都緣清淨大神舟。
  
  
  褚散人求問
  
  
  修行須藉色身修,莫殢凡軀做本求。假合四般終是壞,真靈一性要開收。
  聚成無相成無漏,結作丹九作備周。五道光明同是伴,能超清靜大神舟。
  
  
  贈王哥
  
  
  修行學道並無師,只要心中自己知。淨處常常生智慧,閒居每每起慈悲。
  搬柴運水唯聞做,觀相存思各自為。減食忘情為慷慨,任歌取樂是修持。
  救人設藥功尤大,戒酒除葷行最宜。直待開門睹宿性,宿緣堪可便相隨。
  
  
  問內事
  
  
  修行事理說叮嚀,只要心中靜裏明。眼界不生龍自住;鼻門無閉虎長停;
  舌根退味心神悅;耳內除聲腎水清;南北沖和同一體,東西交媾滅三彭。
  木金廝仗盤恒處,嬰姹相隨自在符,結就金丹出頂上,五光射道彩雲棚。
  
  
  吃酒賭錢
  
  
  心游閒散樂浮華,放肆開懷是生涯。飲酒莫教離孝順,賭錢休要壞居家。
  道門好入時時重,王法須遵可哥奢。平等能行方便事,也教隨我伴煙霞。
  
  
  學士勸學
  
  
  宰予晝寢不堪看,惜取光陰倦睡餐。甕牖勤勞非取辱,茅堂修進敢求安。
  隔窗映雪心常樂,閉戶懸頭性自歡。大志不須持一寶,孫公正好學倪寬。
  
  
  問曉達
  
  
  搜開本有自分明,放出真光滅盡情。三寶決然攢正覺,一靈何慮不圓成。
  得通妙用須澄湛,會認玄微貴淨清。堪做無為雲外客,長生路上步前程。
  
  
  自述
  
  
  殷紅瑪瑙闃中懸,清靜玄中在眼前。便把琉璃安甲室,更將琥珀頓庚田。
  四般珍寶牢收取,三耀光中謹密傳。此法得時空外去,彩霞深處步金蓮。
  
  
  問生死
  
  
  常常知足善縱橫,莫要深深戀火坑。性上分明開兩路,午前認取打三更。
  一真自顯靈光結,七竅皆通瑞氣盈。正合慈悲超法界,清涼路上得長生。
  
  
  友人獻酒
  
  
  登途上路不由吾,雲霧相招本性蘇。萬里清風常作伴,一輪明月每為徒。
  山青水綠程程送,酒白梁黃旋旋沽。今夜一杯如有意,放開紅焰照冰壺。
  
  
  友求清靜
  
  
  黑雲散盡月偏明,照耀塵寰滅有情。煩惱不生全妙理,是非去徹出深坑。
  山頭別有微風至,心下重將小雪迎。面壁散人知此味,逍遙路上證圓成。
  
  
  榮華不著是良因,遠遠非非眼界新。八識精研通不夜,五門光顯照長春。
  由斯更許超三界,依此應靈出六塵。一朵金蓮歸上界,圓成永不墮迷津。
  
  
  贈友人
  
  
  大道無言不可聞,禪宗坦蕩乃同群。兩般打坐誰能悟?一炷香煙孰會分?
  奪得三光真秀氣,便消四大敢紛紜。團圓耀彩投空外,方得逍遙似白雲。

  
  
  友人求問
  
  
  自然消息自恬然,不論金丹不論仙。一氣養成神愈淨,萬金難買日高眠。
  紅紅火焰三峰透,白白蓮花五葉鮮。勘破行功無作用,幹斯堪可認玄玄。
  
  
  詠眼
  
  
  如日光明似水晶,燭人鑒物愈惺惺。只觀粉貌空虛景,肯覽黃庭內外經。
  眸子正安難見道,童兒端坐不瞻形。教公若遇金篦子,刮盡塵睛慧目明。
  
  

武当游学养生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