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道家文献 > 明清时期 >

玄機直講

 来源:武当道家游学养生网 未知 作者:zhouwei  点击:
  煉丹火候說二篇
 
  夫功夫下手,不可執于有為,有為都是後天,今之道門,多流此弊,故世間罕全真;亦不可著于無為,無為便落頑空,今之釋門,多中此弊,故天下少佛子。此道之不行,由於道之不明也。
 
  初功在寂滅情緣,掃除雜念,除雜念是第一著築基煉己之功也。人心既除,則天心來複;人欲既淨,則天理常存。每日先靜一時,待身心都安定了,氣息都和平了,始將雙目微閉,垂簾觀照心下腎上一寸三分之間,不即不離,勿忘勿助,萬念俱泯,一靈獨存,謂之正念。斯時也,於此念中,活活潑潑,於彼氣中,悠悠揚揚。呼之至上,上不沖心,吸之至下,下不沖腎,一闔一辟,一來一往,行之一七、二七,自然漸漸兩腎火蒸,丹田氣暖,息不用調而自調,氣不用煉而自煉。氣息既和,自然於上中下不出不入,無來無去,是為胎息,是為神息,是為真橐龠、真鼎爐,是為歸根複命,是為玄牝之門、天地之根。
 
  氣到此時,如花方蕊,如胎方胞,自然真氣薰蒸營衛,由尾閭,穿夾脊,升上泥丸。下鵲橋,過重樓,至絳宮,而落于中丹田,是為河車初動。但氣至而神未全,非真動也,不可理他。
 
  我只微微凝照,守于中宮,自有無窮生機,所謂養鄞鄂者此也。行之一月、二月,我神益靜,靜久則氣益生。此為神生氣、氣生神之功也。或百日,或百餘日,精神益長,真氣漸充,溫溫火候,血水有餘,自然坎離交媾,乾坤會合,神融氣暢。一霎時間,真氣混合,自有一陣回風上沖百脈,是為河車真動。
 
  中間若有一點靈光,覺在丹田,是為水底玄珠,土內黃芽 時一陽來複,恍如紅日初升,照於滄海之內,如霧如煙,若隱若見,則鉛火生焉。方其乾坤坎離未交,虛無寂滅,神凝於中。功無間斷,打成一團,是為五行配合。至若水火相交,二候採取,河車逆轉,四候得藥。神居於內,丹光不離,謂之大周天,謂之行九轉大還也。此時一點至陽之精,凝結於中,隱藏於欲淨情寂之時,而有象有形。到此地位,息住於胎,內外溫養,頃刻無差,又謂之十月功夫也。
 
  夫靜功在一刻,一刻之中。亦有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之功夫在內,不獨十月然也。即一時一日、一月一年皆然。坐下閉目存神,使心靜息調。即是煉精化氣之功也;迴光返照,疑神丹穴,使真息往來。內中靜極而動。動極而靜。無限天機,即是煉氣化神之功也;如此真氣朝元,陰陽反復,交媾一番,自然風恬浪靜。我於此時將正念止于丹田,即是封固火候。年月日時,久久行此三部功夫,不但入圜十月也。故曰運之一刻有一刻之周天。運之一時一日、一月一年即有一時一日、一月一年之周天也。然一刻中,上半刻為溫。為進火。為望,為上弦,為朝屯,為春夏;下半刻為涼,為退符,為晦,為下弦,為暮蒙,為秋冬。一時則有上四刻、下四刻之分,即一日一月一年,皆同。此之謂攢簇陰陽五行,一刻之功夫奪一年之氣候也。到此乃是真空真靜,或一二年至十年百年,打破虛空,與太虛同體,此為煉神還虛之功也。前功十月既滿,須時時照顧嬰兒。十步百步,千里萬里,以漸而出,倘或放縱不禁,必致迷而不返。仙經曰:“神入氣成胎,氣歸神結丹”,所謂一點落黃庭是也。但人雜念少者得丹早,雜念多者得丹遲。此法簡易,奈人不肯勇猛耳。若能恒久行特,必然透金貫石,入水蹈火,通天達地。再行積功累行,服煉神丹大藥,必然形神俱妙,白晝飛升,全家撥宅,此又在功德之淺深何如耳。設或不服神丹,只顧陽神沖舉,回視舊骸,一堆塵土,夫亦白日羽翰,萬劫長存,可與宇宙同春者矣。
 
  返還證驗說
 
  七返九還之法,下手興功,先將上竅陽裏真陰,入內金鼎氣海之中,與下竅真陽配合。陽裏真陰,即是自家元神,屬三魂;下竅真陽,即是身中元氣,屬七魄。其先後二氣一合,則坎離自交,魂魄混合,神氣凝結,胎息自定,每日如外夫婦交情美快,切不可著他,水火自然既濟,發運四肢,如外火之生焰焰相似,只要水火均平,此是小周天。
 
  火候調和薰蒸,喉息倒回元海,則外陽自然入內,真火自然上沖,渾身蘇軟,美快無窮,腹內如活龍動轉升降,一日有數十樣變化。嬰兒姹女,自然成合,此是采陰補陽一節。
 
  修煉玉液還丹,即築基煉己,積內法財,終日逍遙,晝夜常明,乃長生久視之初階也。世人常借五穀養命,數日不食,則氣饑死矣;若人年老,下元虧損,骨髓俱空,不能勝五穀之氣,則氣餒病矣。是五穀能養人,亦能殺人也。若會內外交接,水火既濟,氣血逆流,五臟氣合,脾胃開暢,食入腹中,亦能化氣生精養神。人果能得下手天機,直候骨髓盈滿,腹臍如孕婦人一般,卻不是有胎形相,不過是氣滿精盈神全而已。如果三全,則真火般煉,調神煉虛,大丈夫功成名遂之時也。奉勸學人,參訪宗師,苦求至人,抉破一身內外天機,明白下手速修。
 
  煉己待時,候一陽至。擇地入室,煉此龍虎大丹。必要僻靜雞犬不聞之處,外邊又要知音道友,不要一個閒雜人來到,恐防驚散元神。先言和光同塵,今言僻靜處,何也?煉己於塵俗,養氣于山林,是入室興功,下手之時也。要超凡入聖,豈是小可的事?必須要一塵不染,萬慮俱忘,絲毫無掛,一刀兩斷,永作他鄉之客,終無退悔之心。持空煉神,守虛煉性,渾身五臟筋骨氣血,都化成青氣,專心致志,演神純熟,成形受使,星回鬥轉,隨心所變,直養得渾身無有皺紋,如蜘蛛相似,上七竅生光,晝夜常明,身如太虛,才是正時候,方可求仙道。這應驗氣滿神全,法財廣大,方可煉大丹,才叫做一個丹客。
 
  工夫既得,時候自至,七竅光明,三陽開泰,神劍成形,趁水順風發火,雷轟電閃,方奪外天機,下手擒拿,采吾身外真鉛,以龍嫁虎,驅虎就龍。若會攢簇,不失時節,湛然攝起海底之金,開夾脊,上泥丸,落入水晶宮之內,與木汞配合,不過半刻,攢簇已定,真火沖入四肢,渾身骨既火燒刀割相似,最難禁受,就是十分好漢,到此無一分主張。防危慮險,沐浴身心,水火既濟,頃刻間渾身如炒豆子一般相似,一齊爆開,渾身氣血,都會成形說話,就在身上鬧成一堆。舌根下又有兩穴,左為丹井,右為石泉,此正是廉泉穴,隨骨脈一齊開下,腎水上湧到,如外水泉一般,咽納不完,滋味甚異,比糖蜜更不相同。又其至妙者,臨爐下手之初,地將產其金蓮,天亦垂乎寶露,忽然一點真汞下降,透心如冰涼,即運一點神火,隨之攢簇于交感宮內,渾然湛然,如千千戰鼓之鳴,萬萬雷聲之吼,又即是自己一身百脈氣血心化,休要驚怕,只要踏罡步鬥,執劍掌印,這裏正是兇惡處,三回九轉,降帥召將,如此防顧,於虛空中或見龍虎相交,天地交泰,日月交宮,見眾仙諸佛,工夫到此,諸境發現,切不可認他,恐著外邪。既認元神,汞鉛相投,三日才生大藥,三日裏最難過,遍世界都是邪境,四面神號鬼哭,八方殺氣狼煙,此正是大開關工夫,到此十個九個都嚇殺了,心不可有恐怖,蓋己雖化成神,卻是陰神,陰神最靈,能千變萬化,諸境為害,他豈肯苦善降伏,前人說得好,“你會六通神,方才脫生死;你若不會六通神,休想成道混沌。” 又至三十時辰二日半,氣氣相通,氣滿至極,忽然活潑潑地迸出太陽流珠,脫殼入口,百萬龍神,盡皆失驚,此是元陽真丹藥,入口始知我命不由天也。古仙雲:“這回大死今萬活”;又雲:“一戰而天下平” ,即是此等地位,這才是天地交泰,日月交宮。
 
  真陽之藥到口,頃刻周天火發,骨胎化作一堆肉泥,陽神脫體,撒手無礙,專心致志,持空養虛,以空養神,以虛養心,隨心變神。夫萬物皆天地生髮吾,萬神朝拜而賓服,厭居塵世,逍遙蓬島,自有三千玉女奉侍,終日蟠桃會上,飲仙酒,戴仙花,四大醺醺,渾身徹底玲瓏,海底龜蛇出現,萬神受使,才是真鉛真汞顛倒,渾身紫霧毫光,瑞氣千條,是五龍大蟄法也。
 
  煉之百日,玄關自開,嬰兒顯相,龜蛇出現,自然蟠繞,學者到此地位,口中才幹得外汞。煉之六個月,體似銀膏,血化白漿,渾身香氣襲人,口中出氣成雲,此是靈丹成熟,一塊千汞,人服之永不死矣,亦能治死人返活。煉之十個月,陽神脫體,一身能化千萬身,只候十二月,奪盡天地全數,陽神已就,渾身出入,八萬四千陽神,步日月無影,入金石無礙,入水不溺,入火不焚,刀兵不能傷,鬼神不能測,變化無窮,已成真人也。渾身氣候,無不是真藥。雞餐成鳳,犬食成龍,此理鬼神也難明,若不見過這樣言語,必不信大藥金丹也。
 
  造化工夫,三回九轉,七返八還,火候細微,攢簇口訣,只三五日間,把天地都顛倒過,都是自然,人身造化陰陽,亦是自然。卻要體天地造化,方可成就。事從做過見過,從試應驗到自然處,工夫雖是一年,火候細微只在百日之內,動靜兇惡只在幾日,一時裏得內外攢簇,傾刻湛然,聖胎成就。產黍米之珠,吞入腹內,周天火足,脫胎換骨,只是要持空養虛,餘皆自然。今人果得明師指示,先煉己於塵俗,積鉛於廛市,攢年簇月,攢日簇時,大定之時也只在一刹那間,不出半個時辰,把天地都顛倒過,運火十月之工,體天地自然之法,若不能死中求活,焉能逃出三災大難哉!
 
  服食大丹說
 
  三清俸祿,玉皇稟給,非先聖賢哲,焉能受得?如許旌陽、葛仙翁、殷真君等人百餘家,俱是成道之後,方煉服食,以度辯迷。古仙雲:“內丹成,外丹就”,此古人得正傳。
 
  先積精累氣,收積內外法財。養得氣滿神全,金光出現,晝夜常明,如是則再身內丹成,而否身外丹亦發相矣。凡看書不可按圖索駿,學者于晝夜常明之時,藥苗已生,方可采吾身外之藥,配吾身中之雌雄,以得金丹入口,周天火候發現,頃刻湛然,撒手無礙,才是金蟬脫殼。默朝上帝,中遇仙輿,受其天祿,刀神朝禮,能折天補地,摘星握月,驅雷轉鬥,呼風喚雨,舉意萬神,使覷天地如手掌相似,這福德勝三輩天子,智慧勝七輩狀元。到這般時候,方可煉服食金丹。
 
  此丹如黍米一粒,落于地則金光燭天,方名神丹。若不通神,敢說是外丹服食!此理奧妙,天機深遠,金種金,銀種銀,外邊無有別靈神。此黃白之術,不是凡間金銀,為母遏氣,果得正傳,能產先天大藥,認得黃芽白雪,此為黃白,方可為母遏氣,以煉神丹。但是金銀水藥,都屬後天,且又不知真陰真陽同類,萬萬無成。
 
  慨世學者,真假不辨,不遇正人,都是盲修瞎煉,實修性命之士,若末遇真師,且潛心看書。大吉聖丹書,不空說一字,妄言一句。只是後人不識邪正,又不知聖賢書中都是隱語譬喻,遭遇庸師,執認旁門,毒藥大心,又無通變。似是而非,自高向是。聲音顏色,拒人千里之外,則高人望望然去之,況仙聖乎!學者未遇正人時,當小心低意。積功累行,遇魔莫退,遭謗勿嗔,重道輕財;一遇正人,鴛志苫求,抉破一身內外兩個真消息,忽然醒悟諸書,才不為人迷惑。若是志大君子,實心為命,掃盡旁門,重正心猿,重立志氣,低心下意,經魔曆難,苦求明師,窮取生身受氣初。初者,是元始祖氣,此氣合著一點真陽真陰。失真陽真陰,產於天地之先,混元之始,這顆靈明黍米寶珠,懸在虛空,明明麗麗。但未有明師指破的人,如在醉夢相似,離此一著,都是旁門。此靈明寶珠,於虛空之電包含萬象,潛藏萬有,發生萬物,都是這個。
 
  一粒黍米說
 
  此物在道門中,喻真鉛真汞。一得真得,不可若於乾坤、日月、男女上,只於已身內外,安爐立鼎,煉己持心,明理見性之時,攢簇發火,不出半刻時辰。立得黍米玄珠,現於曲江之上。刀圭入口,頃刻一竅開百脈齊開,渾身筋骨,五臟血肉,都化成氣,與外水銀相似。到此時候,用百日火功,方有靈妙,一得水得,無有返還,住世留形,煉神還虛,與道為一矣。此物在佛門中,說是真空真妙黨性。下手端的,煉魔見性,片晌工夫,發起三昧真火,返本還元,一體同觀,大地成寶,霞光萬道,正眼六通,煉金剛不壞之身,了鬼神不測之妙也。此物在儒門中,說是無極而太極。依外天地而論,無極是天地周圍,日月末判之前,四維上下,混混沌沌,如陰霧水氣,直至時到氣滿相激,才是太極。是時也,日月既生,清濁自分,在上為天,在下為地,天之清氣為純陽,地之濁氣為純陰。雨露從天降,是陽能生陰;萬物從地生,是陰能生陽。天地是個虛無,包藏無窮盡、無邊際。天之星宿神祗,動靜轉輪,各有方位,地下萬物,按四時八節,自然發生,總論只是虛空。夫日月是天地之精,上照三十三天,下照九極萬泉,東西運轉,上下升降,寒暑往來。日是純陽之體,內含一點真陰之精,屬古龍、姹女、甲木、水銀、金馬、三魂,即是外;月是純陰之體,內含著一點真陽之氣,屬白虎、嬰兒、庚金、朱砂、玉兔、七魄,即是內。人身造化同天地,故人身亦有真日月,道在逝,人何求之遠也!三魂屬性,性在天邊;七魄屬命,命在海底。內外通來 " 性命 " 兩個字,了卻萬卷丹書。性屬神是陰,命屬氣是陽,故曰 " 一陰一陽之謂道 " ,千經萬卷皆是異名,然真性命及幻法象,若不得真傳,則又不可知耳。古仙雲, " 四大一身皆屬陰,未知何物是陽精 " ,又雲, " 涕唾精津氣血液,七般靈物總屬的 " ,乃後天渣質之濁陰,非真陰也。真陰與真陽相對,真陰既不知,焉能知真陽乎 ? 今之學者,不惟不知真陽,亦且不知真陰,若知真陰,亦必知真陽矣。不遇明師,焉能猜度!學者窮取一身中天地人三才之妙,窮一身內外真爐鼎之端的,及一身內外陰陽之真消息。如不得旨,一見諸書異名,心無定見,執諸旁門,無有辨理。既不知窮理,則心不明,心既不明,則不能見性,既不見性,焉能至命 ? 古人雲,“只為金丹無口訣,教君何處結靈胎! "登天指迷說
 
  道也者,生天地,育萬物,放之則包羅虛空,斂之則退藏於密,兩儀、日月、五行,都是道中之造化耳。物物各具一太極,即道也。人人心上有先天,亦道也。
 
  五行順而生人生物,五行逆而成仙成佛,故雲“五行順則法界火坑,五行逆則大地七寶”。這五行之精,秘於四大形山、不內不外之密處,只是百姓日用而不知耳。民可使由之,順行也;不可使知之,逆行也。夫負在水中,不知其力水也;人居氣機,不知其力氣也。此譬喻當潛心究竟,迴光返照,明心見性,果證仙佛,複何難哉!
 
  今人學道,個個自賣聰明,自誇伶俐,自稱會家,終無不悟。又有一等小根盲人,見先聖所言外陰陽、外爐鼎、外藥物,執迷女子為鼎器,則又可哀已也。某見酷好爐火者,百無一成。又以軒轅鑄九鼎而成道,以為必用鼎器九人,謬之甚矣!嘗見有進過五七鼎亦無成就者。且人念頭一動,先天淳樸即散,先天既喪,後天雖存,究何益於身心,不過聊存其四大而已。這樣下愚,豈知天不言而四時行、百物生之妙哉!
 
  夫人身造化同乎天地,但不知天何得一以清、地何得一以寧 ? 又不知主張造化的是誰?若能以清靜為體,鎮定為基,天心為主,元神為用,巧使盜機,返還天真,歸根複命,豈患不至天地聖位?至用女鼎一節事,萬無此理。假使有緣之士,得遇真師,先行玉液還丹,煉己和光,操持涵養,迴光返照,此即見性明心之事也。既見其性,更求向上之事,乃金液還丹,情來歸性,直到真空地位,大用現前,龍女獻一寶珠,金光發現,至此方為一得永得。
 
  亥、子之交,剝、複之間,于太陽初動興功時,手探月窟,足躡天根,回風混合,從此有百日功靈之妙,此金液還丹,乃陰陽五行之大道也。除此玉液金液、性命雙修、清靜自然之道,餘皆旁門小法。
 
  某于一身內外,安爐立鼎,攢簇口訣,藥物火候細微已得,不知虛空法度,便去入室,行外藥入腹大事,發火行功,到秘密處,有虛空萬神朝禮。仙音戲頂,此事鬼神難明,怎奈因自己不能煉己於塵俗,未得積鉛於市廛,氣脈又未甚大定,基址也未得三全,理雖融而性未見,故萬物發現兇險,心神恍憾,不能做主,又因外邊無知音道侶護持看守,觸其聲色,驚散元神,激鼎翻爐,劣了心猿,走了意馬,神不守舍,氣不歸元,遭其陰魔。何為陰魔,我不細言,後學不知。皆因真陽一散,陰氣用事,晝夜身中,神鬼為害,不論睜眼合眼,看見鬼神來往,即耳中亦聽得鬼神吵鬧,白日間覺猶可,到晚來最難過,不敢靜定一時,我身彼家海底命主,兌金之戊土沖返,五臟氣血皆隨上騰,身提不著地,殺身喪命,真乃鬼家活計也。某乃暫棄前功,遵師訓指,大隱市廛,積鉛塵俗,攝情歸性,殺機返覆,自幼至老被天地人物盜去的天真,今於虛無中塵色內,卻要奪盜返還於我天性之中,方得元精、元氣、元神之三全,至是乃心明理融,理融見性,身心大定,五行攢簇,才去行上等事而了大道。
 
  想前代賢哲,多有中道而廢,皆因未曾煉己持心,金來歸性,以至二候得藥,於四候進火之時,不知虛空法度,粗心大意,是以白玉蟾有“再斫秋筠節”之歎焉。誰知虛空消息,至微至凶至惡,若是擒捉不住,定不饒人。若是學人知一身內外兩個真消息,了然無礙,方去操持涵養,克去己私,複還天理,則還丹工夫,至簡至易。終日采吾身外之黃芽,以候先天之瓊漿,此正是飲酒戴花悟長生之妙也。
 
  若混元一事,則無意無必,無固無我,恁生恁死,忘人忘物,如遊手好閒,不務生理,終日穿街邊巷,玩景怡情,淫房酒肆,兀坐忘言,豈不動世人之驚疑哉!攝境積鉛,法財兩用,豈不致俗子之笑謗哉!是以必資通都大邑有力之家,以為外護,目擊道存,韜光晦跡。古仙雲:“要貪天上寶,須用世間財。” 夫天上寶,非指青天之上而言也,乃吾身上九陽鼎之宅也,故軒轅鑄九鼎而飛升。世之迷徒,一聞“天上寶” 三字,遂執天上日月為水火,乃於月出庚方,用兩目行度數以來之,為真水真鉛,于日出卯時,亦運兩目采之,為真火真汞。
 
  夫天上地下,乾坤坎離,男女內外爐鼎,喻吾一身之內外陰陽而言,並無男女等相。古仙雲,“凡有所相,皆是虛妄”。還丹本無質,至哉!斯言盡矣。世間學好的人,必不為損人利已之事,宇宙間男女所賴以生而不死者,惟此一點陽精而已。豈有學仙的人,采女人之精而利己之身哉!比與世之殺人者,有何異焉?又先聖言彼家男女,兩家兩國,及內外爐鼎等說,若人不得正傳,其不錯認者幾希矣。某曾遇明師,耳提面命,抉破虛空內外兩個真消息,不敢私于一己,冒禁相付,把一身天地人之造化,三教經書,藥物火候,日月交合,盈滿度數,盡都抉破,不立文字,但說真言,使學者無錯認迷修之誤。是書在處,有神物護持,若無緣下流見之,亦不過瞽唱之文詞耳。是金丹大道萬劫難遇,正是踏破芒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學者果能涵養於造次顛沛流離之際。保此方寸不失,是天理複矣。天理既複,然後求向上外藥入腹事,頃刻湛然,脫胎換骨,渾然化一道金光,大地成寶。身外生身,陽神脫體,持空養虛,此是五龍大蟄法,受諸逍遙,超出風、水、火之三劫,不在生、老、病、死、苦中矣。今人不去修行,有貪圖爐火外丹服食者,此又迷之甚矣。
 
  注《九皇丹經龍虎鉛汞論》
 
  道君論龍虎鉛汞抽添,正要後世有根有緣者,從此下手。雖曰 " 神仙還是神仙做 " ,吾卻偏曰 " 凡人亦可做神仙 " 。只怕不明金丹理,方入地獄為獸員。此龍屬陽,自陽一失,都是一陰;此虎屬陰,自陰有寶,卻是一陽。龍即我之玄關也,虎即彼之玄牡也。龍卻好淫,我卻不泄,一水添一點土,佩要成一個 ' 瑤 " 字,成為玉液至寶;虎卻好吃,我卻不泄,真大加一 " 柬 " 字,偏要成個 " 煉 " 字,收為金液至寶。虎虎虎,那怕你張口漏牙,把人亡魂喪膽,我卻有伏虎手段,將你為空中色,色中空,用龍一戲,把你為龍虎風雲會,不怕你不為我把你虎穴中虎子得來,入我三田之中;龍龍龍,縱任你是淫欲之物,我卻有降龍手段,那怕你變化無窮,我用一那吒金剛圈降住你,抽你筋做為一條養性接命的金帶,時時系著,那怕你不去向太極真人前,請一點真一不二法門來,與我為混合之大道也。鉛即兩弦之鉛,汞即我身天地之汞,有日月之光明,天地才成地天泰,不為天地否,人身自父母生來,原有一汞一鉛,男女交媾之理,故曰 " 乾為父,坤為母,男女媾精,萬物化醇 "," 易為先天之太極 ' 。人不明此一理,只把汞去投鉛,生男生女,不把鉛來投汞,成佛成仙。這個鐵饅頭打得破,何難為三豐中之三豐也。
 
  注呂祖《百字碑》
 
  養氣忘言守,
 
  凡修行者,先須養氣。養氣之法,在乎忘古寺一。忘言則氣不散,守一則神不出。訣曰:緘舌靜,抱神定。
 
  降心為不為。
 
  凡人之心,動盪不已。修行人心欲人靜,貴乎制伏兩眼。眼者心之門戶,須要垂簾塞兌。一切事體,以心為劍,想世事無益於我,火烈頓除,莫去貪著。訣雲,以眼視鼻,以鼻視臍,上下相顧,心點相依,著意玄關,便可降伏思慮。
 
  動靜知宗祖,
 
  動靜者。一陰一陽也。宗祖者,生身之處也。修行人當知父母未生之前,即玄化也。一身上下,乾坤大褂,五行四象,聚會之處,乃天地未判之先,一點靈光而成,即太極也。心之下,腎之上,仿佛之內,念頭無息所起之處,即是宗祖。所謂動靜者,調和真氣,安理真元也。蓋呼接天根,吸接地根,即闔戶之謂坤、辟戶之謂乾。呼則龍吟雲起,吸則虎嘯風生,一閻一辟,一動一靜,貸乎心意不動,任其真息往來,綿綿若存。調息至無息之息打成一片,斯神可凝、丹可就矣。
 
  無事更尋誰!
 
  若能養氣忘言守,降伏身心,神歸傑穴,意注規中,混融一傑,如雞抱卵,如龍養珠,念茲在茲,須臾不離,日久工深,自然現出黍米之珠,光耀如日,默化元神,靈明莫測,即此是也。
 
  真常須應物,應物要不迷。
 
  此道乃真常之道,以應事易於昏迷,故接物不可迷於塵事。若不應接,則空寂虛無。須要來則應之,事去不留。光明正大,乃是不迷,真性清靜,元神凝結。訣曰:著意頭頭錯,無為又落空。
 
  不迷性自住,性住氣自回。
 
  凡人性烈如火,喜怒哀樂,愛惡欲憎,變態無常,但有觸動。便生妄想,難以靜性。必要有真懲忿,則火降;真寡欲。則水升。身不動,名目煉精,煉精則虎嘯,元神凝固;心不動,名目煉氣。煉氣則龍吟,元氣存守;意不動,名目煉神,煉神則二氣交,三元混,元氣自回矣。三元者,精、氣、神也;二氣者,陰陽也。修行人應物不迷,則元神自歸,本性自住矣。性住則身屯先天之氣自回,複命歸根,有何難哉!訣曰:迴光返照,一心中存,內想不出,外想不入。
 
  氣回丹自結,壺中配坎離。
 
  修行人性不迷塵事,則氣自回,將見二寵升降于中宮,陰陽配合於丹鼎,忽覺腎中一縷熱傑上沖心府,情來歸性,如夫婦配合,如癡如醉。二氣糸因縵,結成丹質,而寵穴中水火棚交,迴圈不已,則神馭傑、傑留形,不必雜術白長生。訣曰,耳目口三寶,閉塞勿發通。真人潛深淵,浮游守規中。直至丹田氣滿,結成刀圭也。
 
  陰陽生反復,普化一聲雷。
 
  功夫到此,神不外馳,氣不外泄,神歸傑穴,坎離已交,愈加猛烈精進,致虛之極,守靜之篤,身靜於杳冥之中,心澄於無何有之鄉,則真息自住,百脈自停,日月停景,璿璣不行,太極靜而生動,陽產於西南之坤。坤即腹也,又名曲江。忽然一點靈光,如黍米之大,即藥生消息也。赫然光透,兩腎如湯煎,膀胱如火炙。腹中如烈風之吼,腹內如震雷之聲。即複卦天根現也。天根現即瀾心五以神助之,則其笨如火遍金,上行穿過尾閭,輕輕運,默默舉。一團和氣,如雷之震,上升泥丸,周身踴躍,即天風女後卦也。由月窟至印堂眉中,漏出元光,即太極動而生陰。化成神水甘露,內有黍米之珠,落在黃庭之中,點我離中靈汞,結成聖相之體,行周天火候一度。烹之煉之。丹自結矣。
 
  白雲朝頂上,甘露灑須彌。
 
  到此地位,藥即得矣。二氣結刀圭,關竅開通,火降水升,一傑周流,從太極中動天根,過玄谷關,升二十四椎骨節,至天谷關,月窟陰生,香甜美味,降下重樓,無休無息,名日甘露灑須彌。訣曰:甘露滿口,以目送之,以意迎之,送下丹釜,凝結元氣以養之。
 
  自飲長生酒,逍遙誰得知!
 
  養氣到此,骨節已開,神水不住上下周流。往來不息,時時吞咽,謂之長生酒。訣日:流珠灌養靈根性,修行之人知不知 ?
 
  坐聽無弦曲,明通造化機。
 
  功夫到此,耳聽仙樂之音,又有鐘鼓之韻,五氣朝元,三花聚頂,如晚鴉來棲之狀,心田開朗,智慧自生,明通三教經書,默悟前生根本,豫知未來休咎,大地山河,如在掌中,目視萬里,已得六通之妙,此乃實有也。吾行實到此際,若有虛言以誤後學,天必誅之。遇之不行,罪遭天譴。非與師遇,此事難知。
 
  都來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自“養氣忘言”至此二十句,皆是呂祖真正口決工夫,無半點虛偽,乃修行上天之階梯。得悟此訣與注者,可急行之,勿妄漏泄,勿示匪人,以遭天譴。珍重奉行,克登天闕。
 
  

武当游学养生活动

 

上一篇:天邊月道情  
下一篇:玄譚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