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道教文化 > 道家书籍 >

天仙心传

 来源:武当道家游学养生网 未知 作者:zhouwei  点击:

内篇(九章)

师曰混化,天仙功夫,万缘放下,身自寂虚。

爰引清镇,承照常持,正维中下,罔或刻疏。

圆虚圆寂,圆清圆和,何内何外,何有何无。

化化生生,一付如如,还返妙用,如斯如斯。

成身内身,是名真吾,尊之曰宰,视之曰儿。

温养沐浴,乳哺尔疏,功纯行粹,还我太初。

自终溯始,诰诫无多,惟喜混穆,切戒模糊。

模糊混穆,相去几何,一仍圆觉,一竟糊涂。

觉则成圣,昧则成魔,师训乃尔,慎毋参讹。

  外篇(八章)

天仙心传,视身晶若,假以迎镇,如承日下。

镇照则生,镇注则化,化化生生,功惟一法。

天以一生,地以一成,身失其一,晶何得能。

一之为一,无念而诚,有无不立,人法双泯。

原用之神,互根其根,置身于一,置一于心。

大周天界,细入微尘,无色无法,混化圆真。

是为真我,名身外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

神通变化,隐现随心,功圆行满,平升玉清。

  右二篇,余耳食于师者。道光壬辰录示金盖诸生,内外丹诀备矣,故曰内外篇。

圆诀(四章)

上窍九天,下极九渊,三才卵守,黄是福田。

我处其中,混化坤乾,知还知返,无后非先。

克纯克纯,无地非天,常真真常,玄之又玄。

绵绵密密,道无不圆,功造其极,我即佛仙。

  右四章,乃示门下薛阳桂者。天仙心学备矣,故曰圆诀。小艮氏识。

续篇(十二章)

嗟我志士,有志竟成,三尼医世,胡不踵行。

亦主混化,不事支离,假虚涵静,假静还虚。

虚极静笃,至道已基,三年五载,身世希夷。

从而涵育,不自满假,可久可大,神何敢懈。

薄伽梵帝,乌鲁斯僧,德化以来,征验维新。

居二千载,兵疫不侵,男尚中正,女尚幽贞。

西域志述,佛亦犹人,经曰持世,玄奘译文。

功无增减,混化致淳,事造其极,隐现随心。

斯真至道,圣圣心言,散诸经语,世昧惰研。

吕祖集示,显而复湮,泥丸承坠,太虚继宣。

小子承之,受而未授,穆穆洞音,大涤斯究。

爰这篡述,愿以共友,虚寂恒诚,四字切守。

  右篇名续,计共十二章,乃续天仙心传而述也。功诀简易,不蔓不支,踵而行之,得大自在,真与西圣无字真经,相为表里者也。谨按西域志,乌鲁斯国,绵延数万里,厥壤肥饶,隶有属国干城岁仰维恤,风俗最淳,较诸羲皇有胜盛焉。又稽内典,即昔磔迦乌,薄迦梵帝未临以前,乌俗尚奢,民多游惰,屡遭海泛,不省堤防,渐致不支。时有长者,名号妙月,敬信佛法。乃感薄伽梵帝,自由中印度,率徒二千五百人俱遥临其地,垒磔筑堤。长者从之,自备资斧,雇众循垒。已而举国化从,磔尽而堤成。既且海不扬波,乌绝霪雨。薄伽梵帝,乃为宣说持世陀罗尼经,以授长者,竟返中印度。按即释迦佛也。我国贞观间,玄奘法师返自西域奉诏而译,御制经序,备载如此。闵一得篡。

大涤洞音(共十一节)

  蓬头瞿氏曰:教无声臭,惟觉雍雍,不色而色,不空而空。太虚沈子曰:此之谓道。

  瞿又应曰:法天涵地,法地修身,至诚无息,道即吾心。沈曰:然,此之谓德。

  瞿又应曰:事相须则济,物相让则余。太虚续曰:得失本无常,与计非过欤。

  沈唱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瞿应曰:不识不知,顺帝之则。

  沈应曰:打破虚空便无物。瞿曰:然,翻身忘我见天真,可知不有有中我。沈乃续曰:才是金刚不坏身。

  沈又唱曰:大道本无我,观空即住空。瞿乃应曰:有无都不立,真在有无中。

  沈曰:不得也无失,相将顺运行。瞿乃应曰:此是真消息,知音有几人。

  蓬头唱曰:至道几亡矣,瓦缶似雷鸣。太虚应曰:只有方便法,动静应天心。

  沈又唱曰:云开日自现,日现云消亡。蓬头应曰:也须心内讼,消息本无常。

  瞿又言曰:只如医世运,运蹇且由人。太虚应曰:会得此宗旨,余将先活神。

  蓬头续曰:神乃身心主,身心即地天。太虚圆曰:造物无意必,故人秉世权。

  右洞音,共十一节。真人瞿蓬头、沈太虚,两相宣说于大涤洞天。余心领袭之,初谓皆我心音尔。嘉庆元年,奉天李蓬头到金盖,相见情甚洽。余心忆洞音,李真即跃然曰:太音声希,神室不靖,不闻唱应者。题须即境以名之,方合道旨,爰名大涤洞音。今又三十七年矣,遥承空谷之传声,爰记命题而笔述,学者其深体之。闵一得谨识。

自警篇(共十有九章)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天然机炁,发自福田,

不劳俯仰,自然而然,至诚无息,大道凝焉。

我身即地,我心即天,念即物我,我物一焉,

混而化之,密密绵绵,无时或昧,无刻或粘。

谈何容易,念绝神清,念何能绝,勿逐勿听,

假虚假寂,由勉致清,清造忘如,诚恒乃能。

我毋再忽,身存能承,一旦物化,要能不能,

我年已迈,一息仅存,趁此一息,秉命承行。

普天普地,同志少人,我毋痴待,要行立行,

未归大造,神尚造神,何可观望,义鞭无情。

妙月长者,磔伽凡夫,敬信佛法,文佛感孚,

事载内典,典岂欺吾,足征足信,我可如他。

矧斯至道,功惟维吾,致中致正,致庸致和,

如心使指,如木归涡,谨持毋懈,慎独无他。

向寐何熟,迫始醒欤,已则如此,世何足识,不材问尔,责何敢辞。

世又笑曰,斯传果真,从学必众,子何独闻,世况蹇久,何不早承。

不材默然,答无可答,神忽大言,可说难说,向待道成,错会计得。

纯阳泥丸,往哲伺然,生年月日,悟后乃宣,斯则天机,泄何敢全。

运到庚辰,神母懿旨,持世承颁,泄罚律恕,太虚承之,乃敢诰世。

斯旨何指,学成纯(音整)纯(音绳),中无意必,

更藉人更,行必乃尔,人须成人。

中和靖念,不为人侵,维之持之,身靖世宁,苟学未极,适足乱心。

某故迟迟,是慎非轻,今惟自勉,不敢勉人,世各自问,毋贰尔心。

同志悟之,中各自省,虚寂恒诚,或昧立醒,亦即医世,身世不梗。

男尚中正,女尚幽贞,从而涵育,尽此报身,得沐佛应,磔迦乌能。

应固乃尔,不应亦承,行我本分,不行非人,愿我同志,只如如行。

世佥曰诺,子且力持,禀有厚薄,征验自殊,行藏显晦,一付如如。

  右篇十有九章,题曰自警,以束心传全部也。时为道光甲午仲春之望,地曰瑶坛,宫曰赞化,堂曰葆元,中奉吕邱白黄沈真,乃属累行积功之所,肇于忍奄春帆兰坡镜轩南崖心乡,成于晴波兰云直乡镜唐稼堂补愚春泉懋唐希唐时香云伯等。若而同学意在谨承金盖宗坛而设也,余则以为行属有为,人存则存,人亡则亡者。乃为宣示吕祖医世圣功,真泻心传,主在率淑人心。乃为医运之抽薪,顺作修身之宝筏,总名天仙心传,三册而二种。所以申明身世,行功一致之义。而身运适蹇,镜轩懋唐得而梓之。余遂续篡自警一十九章以为殿,岂非及时之胜会乎。跋此数行以志幸。金盖山人定梵氏闵一得谨篡并跋。 

天仙心传

太虚氏授 后学闵一得小艮氏篡述

内 篇

  师曰混化

  师乃泥丸李祖也。谨按混化,乃即吕祖三尼医世功诀。法造身等虚无,迎罡下照纯行三才卵守,中无他念杂入而已。太虚氏曰:此是无上上乘丹诀,然可心领,不可言传者。我师泥丸氏,述授余曰:是真太上心传,而入手务先止念,或预存运,继事存思,尤要明夫宗旨。宗旨惟何,知还知返而已。盖还乃还元,返乃返本也。苟昧,道本至虚,体本至无,则还失其还,返失其返,此而还返,不犹南辕而北辙乎。宗旨一明,始可从事有为不为不为有为棘手,而头头合道矣。其诀,在知假法也。假法惟何,或由假虚以涵实,或由假实以煅虚。是两法门,皆属假幻成真之法。要皆引入究竟,执一以持,皆名执著。执著之者,不明道德。世之丹书,皆本黄老,莫非致中宝筏,而各宗其宗,不识叶参,适足贻误,动有毫厘千里之差。我宗溯自秦汉,直承单传,始自关尹,吕祖承之,宗旨复振,既而中晦,我师泥丸氏承之,炳得窃袭(炳乃太虚派名),自惭德薄,第谨识授。学者得之,务望参诸道籍,证诸佛经,不立有无,一循道体,而事兼存导,尤必造至自然,庶几不负所示云尔。

  天仙功夫

  仙有五等,按即天仙水仙地仙神仙鬼仙也。等虽有五,事之成者,统号真人,谓惟真人克事斯尔。然人禀习殊异,则修养功作,万难一致,此仙有五等之由。后学述之,各述所事终始,以承以授。世存丹籍,大率类此,不有心传,茫无入手。白祖琼琯先生悯之,乃著修仙辩惑论,以授世。无如世乏上智,而自问卑下,每置斯论而罔参。我师泥丸氏体之,谓可直承吕祖天尼医世功诀入手,则便身世两利,毋劳续事,功圆一宗者。究其功法,不外混化。故立标曰:天仙功夫。谓非水仙地仙所得与行也。

  万缘放下

  缘者何,情尘情根是也。不由内蕴,即由外触,必须放下,天心乃现,此是入手第一步。修性始此,修命亦始此。个中妙义,行者自悟,无劳赘述者。第其入下,功法不一,择其至精而无流弊者言之。泥丸氏曰:缘起立除,一法也。缘起成猬,中如焚灸,聚而坡放,一法也。缘起膜视,听缘自缘,一法也。三法之中,末后一著,乃为仙著。斯则如云点虚,虚自无染,故无损益者。后学从事,但自顾密而已。太虚氏曰:然。师故不曰扫除,而曰放下也。盖缘乃意成,意乃心发,心泯意自化,而缘自脱根,不劳作为者。学者体之。

  身自寂虚

  身,身中。自,自然。气静曰寂,念无曰虚。如是则身等虚无,而容光必照。按此一句,乃混化入手第一步秘诀,而功从存思入。存思惟何,初则即外以证内,次则即内以证外,再次内外如如,无可分刖。泥丸氏曰:此等功验,不从眼得,得乃真。第非初学所能,故如即外证内一法,是乃从眼入意之法。次之即内证外者,乃是从意入眼之法。再次如如,乃是无意无眼之验。学者造此,乃可从事迎罡,而行不虚行,行久无间,乃造真心常存而若虚,真炁常充而若无。此种玄况,不存而现,不思而得,乃合自然。行功到此,谈何容易哉。而诀惟念中无念焉尔。

  爰引天罡,晋照常持

  是承上句功验。再加引罡假法,以造真虚真无玄境,而其晋照,自有方所(晋乃晋卦之 ① ,进义也)。泥丸氏曰:晋而不照,乃自顶盖,前下眉心,复由眉心,照注山根。尤须先以真意,直由顶门,透迎上天镇星,自能引到天罡,下合身罡,聚存山根,汇照阙盆。加行虚极静笃,自能深透玄窍。觉已透窍,加造自然,坚持无念一诀,自得胎息真验。然非常持不能得也。要知此一功法,终始赖之。行到化凡成圣,无遗毫发未化地位,乃可歇手。

  于天于渊,无间刻时

  天,天灵盖骨是也。渊,乃脚底,涌泉是也。按天镇星,位在中天,高过日月星辰,为大地精华上升所结,实为斗口天罡之主。又为五星之中星,焕明五方,而不改其常度。下有北辰(即天枢也),主宰森罗万象,在人身为囟门盖骨。此骨乃人身生炁所结,成于落地之后者,上通天上镇星。故欲引天罡,须迎镇星。镇星既接,天罡自注。从此晋照,昼夜长存,犹如品瓶,仰承日下,内外通明,上下透徹,而后后天化尽矣。按此一步,正属还元要诀。诀曰归黄,乃是呼吸气停,炁由闾前透达,直由下中中道,抵至项骨,而若无升无降者,先天炁清,无质可体故耳。先哲循之,谓惟行于一念无杂之时,则所升降,尽属先天,故无流弊,而验自极神。苟或虚寂,未造自然,法惟升则听升,而于降际,毋忘注海一诀也。太虚口授乃尔,是为初学妄事归黄,必犯后凡随升而设。傥并昧此,受祸非细云。

  圆虚圆寂,圆清圆和

  功法崇普遍,必须圆而无缺,造非无丝毫凡后中杂乃妙。太虚氏曰:虚寂是体,清和是验。功用造圆,自无流弊。迥非初学由搬运而通,存思而遍者也。既通既遍仍,自纯行无念自然返还,法皆谓之混化,故必以清静自然为运用。苟或不尔,必有闹黄闯黄之弊。

  何内何外,何有何无,生生化化,一付如如

  按曰如如,则更深造自然矣。太虚氏曰:内乃色身以内,脏腑等等是也。外即色身而言,皮肉筋骨等等是也。而泥丸氏乃谓内则色身,外则法身,是则吕祖三尼医世功诀。准此行持,乃犹法制神仙肉,以天地作锅灶,以鄞鄂作瓦罐,以泡影色身作肉,加以定慧作维持。其法甚简甚易,但闭六门,毋使漏炁而已,此即行夫胎息焉。余今所示,盖以学人身心末靖,关窍末通,须从身色上,加行搬运,继以存思,迨到关窍全通,存思无妄,然后遵师玄示,刻时无间,则无自欺之弊。学者体之,慎毋躐等云。

  返还妙用,如斯如斯

  还,乃还元。返,乃还本。太虚氏曰:要知道本至虚,体本至无。学昧斯义,往往还失其还,返失其返也。按曰妙用,盖有假虚涵实,假实煅虚等等作用于其间者。后学审之,慎毋滞虚滞实也。故曰如斯如斯云。

  成身内身,是名真吾

  按即丹书之真人。而功法,较诸丹书,简甚易甚者。切忌或作或撤,与夫散漫昏沉焉。其法,盖以太虚为炉鼎,而以色法两身作药物。一以定慧二义为水火,更以无间为火候。火候功足,真吾乃现,不劳破顶升遐,而隐现随心,并无方所远近,惟觉动静焉尔。

  尊之曰宰,亲之曰儿

  丹书所示,尽属假法。不会其义,受误非细也。

  温养沐浴,乳哺尔疏

  太虚氏曰:温养沐浴,乳哺等等,虽有成说,备载丹书。然有活法,一如禹疏九河,随势顺导,凭我玄况而心维之,自然从心不窬,以期致中致和而已。

  功纯行粹,还我太初

  功乃内功,行乃内行。按曰还我,就我所故有而还之也。太初者,先天之初,无极之根,真一是也。

  自终溯始,训诰无多,惟喜混穆,切戒模糊,模糊混穆,相去几何,一仍圆觉,一竟糊涂,觉则成圣,昧则成魔,师训乃尔,慎毋参讹

  此十二语,亦太虚翁训诰之词。

外 篇

  天仙心传,视身晶若

  视,内视,即心视也。身,色身,即凡体也。晶,水晶,喻通明也。此步功夫,纯从万缘放下时入手,须得若存若忘玄秘,方不致随幻妄,故曰晶若,大觉如如之义也。

  假以迎罡,如承日下

  法详医世功诀,犹以晶瓶承日下,光自注入,内外通明也。

  罡照则生,罡注则化,化化生生,功惟一法

  照则普照,注则凝注,生则自生,化则变化。功法不同如此,而一凭夫真一焉,故曰功惟一法。法,法则。功,功用,主斯法用,盖有真我在焉者。

  天以一生,地以一成

  天仙妙用,不过生成。天地证验,亦惟生成。而其玄义,赖一以成。人而事仙,一何可舍哉。

  与失其一,品何得能

  身本一生,身而晶若,纯一乃成。一何能纯,在知还返,无念而诚。太虚口授如此。

  一之为一,无念而诚,有无不立,人法双泯

  无念也者,盖言念中无念耳。诚,乃不诚无物之诚,真一是也。有,乃有闻有见之有。无,乃无动无变之无。不立者,乃听其隐现。人乃人情,法乃法则。双泯者,乃泯其察求。功能如是,念自寂然,而心复泰定矣。此是徹始徹终所当诚守也。如是诚守,虚可极,静可笃,胎息可成,玄关窍开,呼吸气停,真炁周行,无或散滞,则所隐现,无非真况。然总以寂视无著,为无流弊云。

  原用之神,互根其根,置身于一,置一于心,大周天界,紃入微尘,无色无法,混化圆真。

  原者,原其终始。互乃交互,犹言循环也。根乃所自之根。而曰其者,盖言真一也。置,安置也。身乃色身,一乃真一,心乃识心。天界,指身而言。微尘,指性而言。色指色身,法指法身。谨按混化,乃合色法两身,置之天心,以行陶铸也。盖色固凡浊,而中存真一,法固清灵,而中杂凡后,必须叠加陶洗,更扫治陶,厥真乃出乃圆。功法之妙,乃在互根其根一句。其下置身置一,已具大周,细入神用。而其所以得神者,以无所住而生其心。故曰:无色无法,混化圆真。个中精妙,非笔所能罄述也。

  是为真我,名身外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神通变化,隐现随心,功圆行满,平升玉清

  真我,即真人。而曰身外身者,盖比色身而论之,以其能离色身,出处不二耳。下两句,系引经语,以证真我乃道体,正以棒喝世迷,毋复囿于成说,致堕幻妄而不悟也。末后四句乃示真空不空,真无不无,痴人不识天地三才,只是一个,但慕至人之隐现,不识致使隐现之由,惟由一心,一现则现,一隐则隐。盖至人之心,已与天地不贰不息,故能隐现无穷,神通莫测也。始而色身,未造纯法,故有混化之行。既造纯法,未造自然,犹未可以平升玉清,乃有混有混无,混化混圆,留身住世以事之者。迨至功圆行满,乃升玉清。曰平身者,是已无劳破顶升遐。盖以六合三洲,不外一心,自无方所,有何高下远近,而劳出入升降乎哉。此皆由混化于一,大周细入之神功,得与天地合德。迥非地水神鬼各种仙人,去天尚远,还须上升,乃至玉清者也。故曰天仙功夫也。

圆 诀

  上穷九天,下极九渊

  九天,盖指头脑,泥丸是也。九渊,盖指涌泉,脚底中心是也。此以人身一小天地,故古说法乃尔。穷,尽也。极,极也。含有溯洄相从功法,乃即于天于渊,无间刻时之作用。

  三才卵守,黄是福田

  卵,鸡卵,喻义出自内典。黄乃鸡卵卵黄,喻人世也。而曰守者,盖以太虚为炉鼎,而以三才为药物。混化总诀如此。

  我处其中,混化坤乾

  我,真我。处,处守。中,黄中。而曰其者,真我之所自成,故以其字言之。谨按功法,乃混身世于黄中,但循道体,一念虚无而寂静,寂静而虚无,不住方所,不杂知识,自造天炁下注,听炁上升,化否成泰。混化初验则如此,故曰混化坤乾。

  知还知返,无后非先

  还,乃还元。返,乃返本。后,乃后天。先,乃先天。知,乃知觉,犹夫明也。惟明而后能诚,诚无不还,诚无不返。如是返还,则自无后非先矣。是乃自然之神验。盖乃贴精气神而言,尚属内篇作用。

  克纯(音绳)克纯(音整),无地非天

  克,能也。纯,专一也,盖贴用说。纯,整片也,盖贴验说。地道耦,天道奇(音机),奇阳而耦阴,混化至此,乃成纯阳,无缕阴存,故曰无地非天。是乃外篇之造验也,岂易造及哉。

  常真真常,玄之又玄

  谨按恒久曰常,不假曰真。盖言所事所造,恒而且实,实而且恒,功造其极,而验自造真矣。故曰玄之又玄,盖已造至无极而极也。究其终始,不出还返两字。穷其所极,还返乎道体为尔。

  绵绵密密,道无不圆

  谨按常真曰绵,真常曰密。密密绵绵,乃造至诚而无息也矣,更何道之不圆。师故断曰:道无不圆。

  功超其极,我即佛仙

  功,乃还返之功。超,乃超出。其,乃其道。极,则无极之极。我乃真我。核即外篇所言之身外身,无质而质,正犹佛氏紫磨金身,玄宗真常种子,故曰我即佛仙。

  羲皇齐驱,元始比肩

  羲,乃天皇伏羲氏也。齐驱,即并驾。元始,万有万无之祖号。比肩,并立之义。是足上文比喻也。学者慎毋住相,是即舜何人也,子何人也云尔。

天 仙 心 传

太虚氏授 后学闵一得小艮氏篡述

医 世 玄 科仪 则

设 坛

  斗室一间,中陈净几一张,矮几一张,一置圣前,一置室东。室不必大,以净以明。门窗紧闭,所以避风也。蒲团两个,一置圣前,一置室东。棕毯一席,桌围一条,三事件一副,中供白米一盘,上供净水一杯,明灯一盏,供烛一对,香用好线香三枝,净衣一件,净履一双。此外不置一物。

进 坛

  毋不敬,俨若愚,后乃入。入则端直其体,空洞其心,真一其念,无视无听之后,方向上行三朝礼。毕侧退,西向端坐坐前,侍以矮几一只,上陈玄科,下安薄团一个。士则端坐,俟气已静,然后展科,默持唵(左口右蓝)两字,或三遍五遍七遍,所以净身净心净意也。故于持唵时,须存中无一念,以观造清空一炁,如水如天后,方出(左口右蓝)字。故西法唵下,注一引字。若按引义,只将唵韵拖长而已。士能如法,诚观诚存而诚持,三遍亦足矣。持毕,接行礼诰,而不载仪注者,法用神礼耳。若欲退出,必须起诣圣前,如上肃礼,三礼而退。又按神礼,须以神向清空而神叩,色身寂不动也。

退 休

  身出而神内凝,不但不言不视不听,内惟存守清和景象。遇事则应,应毕立释,毋逐情,致失存趣。失则立凝,凝则释如,则神自常清,气自常静也。复进,仪注如初。功课既圆,退而独处,总以念绝情忘为宗。始而强,终而纯,毋畏难,毋苟安。

告 圆

  须具恒诚,发大誓愿,存有偈言,伏而默忘曰:某沐师授云,假虚涵静,假静还虚,虚极静笃,三元合机,互相医世,证验新奇(音几),刻斯时斯,毋问须臾,恳心恳祷,愿造希夷。念毕三叩,起诣圣前,如初肃礼,三礼而退。

  右科,仪则惟四。历圣之所遗,简易之至,然属入门规则,故有进退仪文。志士行之,总在一身也。修仙辨惑云,以身为坛炉鼎灶,以心为神室。兹则以心为天,以身为地,以念为人,从而致虚致静,致中致和,致圆致极,身世自化。于斯时也,色法两身,自必与若勿与,而却无或昧,此之谓混,谓化。吕祖开科心学则如此,苟或拘仪拘境,其去科教远矣。

玄 科 正 本并 注

开科偈

  即虚涵实,即实返虚,实虚镕一,身世可医。

  功法详后。

镕一真言

  唵引

  不计遍,以造清空一炁,无世无身声臭亦泯,乃为镕一焉。体其功用,乃在唵字,故其音韵绵长。盖括 ② 字精义于唵字韵中耳。然按内典,是名净界,不名镕一也。

圣 诰

  天宝灵宝神宝,玉清上清太清,一炁流行,三清演化,含光默默,不言而运布四时,正色空空,无为而化生三境,大罗天上,金阙宫中,虚无自然,三清三境三宝天尊。

  此即玉清神母诰,太乙所颁,元初乃出,世本称为三清总诰,其来旧矣。泥丸氏曰:士育此诰,忌杂知见,总以空洞无涯,声臭亦泯为宗。余体诰文,直写道体,圣非神母,不足当也;笔非太乙,不能述也。士修至道,当刻内持,世虽讹认,三清全义备焉,谓之总诰,亦无不可。

情 词

  伏以运值下元,惟一能更,我承宥密,摄世归心,崇仁崇顺,凡庶炁新,伏望宏慈,普垂照注。

  天炁下施曰仁,地炁上承曰顺。一呼一吸间,两义互自循环者,初则存运,纯则自致,总以毋住毋所乃妙。

  忏解真言

  考诸内典,乃大明咒,自在菩萨之心音。人诚持诵,世感物化,身尸应顺,能发无上菩提念,故能消释业案。然按功法,精严之至也。泥丸氏曰:吕祖取用者。下元劫厄,皆由人造。造物因而运行尔,业案不消,世运难亨也。

  唵引吆呢钵纳铭吽(音吼)

  功法,还自观空始,须观造身心两忘,世身乃一。自得现有粟如,游行于中,而色黑如漆者,乃是下元身世,黑乃习染所致。法于现时,神忆真言,而须造至持若勿持,乃有声入心通之应。切戒起有思议,斯便致得无音之音,响徹十方,不识声音自何来。乃自学造诚极,得于不持持中者,乃犹魂梦持诵之验也。学既造此,方有世感而物化,身应而炁凝焉。吕祖医科圣功如此。夫岂喉舌持诵者,所得造至哉。然而道不离世,致造入圣,端自喉舌起也。学者不可不悟焉。

  云篆

  按此云篆,太乙有言,名曰玄蕴。盖言先天真炁之所凝,神母之心华,篆篆蕴有天地山川。三教经义者,其体可究,其用不可穷也。尔时果老会之,为著玄蕴真言以授世。世故假作开经偈,乌知专贴云篆而说哉。其体可究,元命是也,故可假以医世运。凡从持运,功行两全,世身并利。盖此篆蕴道体,体既至真,其用自神,第非私智可测。故谓用不可穷,玄蕴偈释,非虚语也。

  

  有八十四篆。神母布之,皇人摹之,谌母订之,旌阳集之,果老阐之,纯阳用之,泥丸袭之,一炳承之。我师泥丸氏曰:太素云篆,散布太虚,一时之胜因,皇人天真,见而摹之藏诸天府,授诸世真。譬犹一斛牟尼,散盛(音成)人世,并无句读(音豆),亦无音韵可稽,旌阳集得而慨曰:散寿无方,寿难圆寿。兼之篆体离奇,摹仿真非易也,谌母因而感降,为授音韵,使人可读。旌阳领之,从而翻译成楷,随更集而成文,始有大洞玉经之名。然犹未辑入藏者,延至刘宋,乌程陆静修,奉诏辑入。余按世用,盖有用 ④ ,而统将译楷,逐字分砌钩中,均有玄义存焉者。吕祖医科,独取玩包,稽谓元始玉法为尔,乃即篆集经文南无珏法句义也。我师又曰:物物有自而生者。云篆之生,生自金书。金书之现,现在王倪。王倪惟何,元命是也。学如假究,是为穷源。知而谨运,化化生生,不违道体。要知道本太虚,体本至无。此义一明,虚无二字,又为王倪所自出也矣。此之谓澈,学者凛体毋忽。以下十二篆,吕祖所续,然其玄义,可度而测者。

  

  盖指儒宗禀承之道。

  

  盖指玄宗禀承之道。

  

  盖指释宗禀承之道。

  

  右二十四篆,泥丸氏所续,按即祝词也。泥丸诰曰:斯宗乃至道,云篆是真文。一篆由心运,三才神仰临。所求无不验,有愿自圆成。能将全篆运,运运出天心。不落有无界,乌鲁斯得征。燃灯曾有记,隐现立随心。泥丸又曰:持运有遗制,无缘难见闻也。遗制惟何,道祖纯阳翁曰:士学持运,只将云篆依次分存,或脐或脑,而序有先后。准而持之,先运王倪,次运金书,再次运篆,不可倒置。王倪惟何,是也。金书惟何, ⑨ 是也。泥丸又曰:吕祖之运王倪金书也,乃用天目。而其口功,惟假唵 ② 两字,法如磨镜,是正用神以持者。故其运篆,变用天目,向空而运。篆成,摄存脐存脑,个中尚至精玄义。篆虽运承金书起手,而此王倪,三才之元命,极极化生之自出。以身而言,未出母胎时,本位在脑;既出母胎,便落气海。又按金书,三才之元性,物物隐现之所仰。以身而言,物未感应时,本位在离;既感而应,乃临天谷。故凡篆承金书而运,则由天谷前降,故以降得清明为妙。篆承王倪而运,则由气海后升,故以升得冲和为妙。准此而运, 则存脑, ⑾ 则存脐,且必篆篆默持全篆一周者,所以致无偏胜也。准而持之,升降平,阴阳调,呼吸均。学造自然,三元机气,自返先天,元造返先,身世不已治乎。从而时不刻间,三年五载,以涵以炼,世有不化,运有不昌,天其不天,地其不地乎哉。要知灾劫频临,皆由人造者。故尔仙佛圣贤,教主修省身心,返还道体,天寿不之贰焉。医世之学,吕祖肈而集示。乃假云篆,加修加证。功诀简易,端在维持一念。所谓意诚心正,心正身修,身修家齐,家齐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也。夫岂专利一身哉。至谓道不外我,其义精玄而切实也。太乙不云乎,人身一世身,心即天也,身即地也,念即人也。人处天地之中,渺如一粟,而天实包地,地则载物而承天。形如鸡卵,天则清如,地则黄如,人物森森于其间。主之裁之,惟人乃能。故尔两造,翻若人承然者,人乃天地之神耳。是以神贵虚寂,偈有诸:一脚踏翻尘世界,情忘念绝见天心。此之谓致虚,此之谓守静,从而精进,乃造宥密。学造宥密而自然,始可医世,不为世惑矣,谈何容易哉。不诚不进,不恒不证。可见斯学,只在虚静恒诚四字焉。

普应真言

  唵引⑿⒀(二合)娑诃

  按出内典,而用法随心。故尔佛法斗法,统取用之。谨按尔法, ⑿⒀ 之下亦即直接娑诃。而于娑诃之上,亦皆注曰二合。第按西法,合音葛者。故其念法,唵韵隐于喉鼻间,其韵长而幽。开口念之,乃始合诀,其下 ⑿ 韵短而缩, ⒀ 韵放而洪。再下两字,娑音速,诃音霍,义盖用以降(音杭)伏诸魔,故名一字顶轮王真言。此咒声出,四十里内,诸魔器械,尽自震落。我宗宗斗,斗法合音喝者,义则重(平声)言以申之。故有一合二合,以至八合九合者。吕祖用从斗,故名普应真言,意在普感普应焉尔。泥丸又曰:持运已毕,总应礼诰而退。至如次数,学戒贪多。即日持八篆,亦不为少。总以神完无漏为主,而功法惟以升得冲和,降得清明为真验焉。

  回向誓偈

  二氏科本或经或忏,均有回向文言。盖以所持所运精义,回存个中,令守勿失。是即释兹在兹也。

  愿承宥密,摄世入微,假虚涵静,假静还虚,虚极静笃,三无合化,互相医运,征验新奇(音几),刻斯时斯,毋间须臾,志心完神,愿达希夷。

  愿,乃医世宏愿。承者,踵而承行是也。宥乃安义,密乃不见不闻,鬼神莫测是也。假,借也,即此明彼,对治功法乃尔。摄乃收摄,世兼身世而言。征乃几征,元性性源是也。虚指心,静指身。涵乃涵养,还乃还元,极乃极处,笃乃笃实。三元,天元地元人无也。机乃真机,先天真一之炁机。互乃交互,征乃征信,验乃应验。奇音几,不贰之义。刻乃片刻,时乃暂时,间乃间断。视之不见曰希,听之不闻曰夷。念毕三叩,起诣圣前,肃礼三礼而退。

  右科乃正本,而所持惟八,可谓简易之至。准而行之,捷应如响者,为能致虚致寂而致诚耳。学鲜克成,乃在不恒。学用体注,功法并行也。

天仙心传附录 闵一得小艮氏述

神人李蓬头法言一则

  何为混化,继何加以混忘乎。曰混化之义,犹以晶瓶,承照日下也。其入手,乃由假始。假法惟何。存此身世,等同晶若也。诚而行之,切戒期效,毋住见闻。法惟混化此身世,于虚寂之中。在汝入手,须先明澈其义,方不堕入幻妄,何可草草。体会明澈,乃可行焉。我为言之,其义惟何。有形之实,不是真实。可见之虚,不是真虚。故尔古哲有言,真实之虚,金玉得之故坚。真实之实,虚空得之故溥。我今更以两造言之,苍苍之天,乃合地炁结成者,然而不可不谓天也。块然之地,乃承天炁结成者,然而不可不谓之地也。学由是义,以行混照,念自无得而著,心自得而不贰焉。如是体行,实虚必自鎔一,功到鎔一,已造化境,以无分别,故名曰浑。而必继以浑忘者,并此存浑体用而悉释之,乃得深造自然地位耳。学造自然,永无流弊,古哲所谓百尺竿头更进一层是也。

  右乃授出神人李蓬头,而得自门下徐生。生号根云,泰州人氏。诚信有余,灵慧阙然者,授以书,晓夜对以泣拜。诚极感神,李真乃至,闻竟授生大道。乃窃询之,述谓授以一纸书,口谓道以止念为经,浑照浑化为纬,继以浑忘为境。所授纸书,受而未能读也。即取与(得),言计二百九十有零。按即我师太虚翁所事之学,纸色亦黯谈。盖非为生而出,假以授(得)者也。爰熟读之,今因汇录心传,笔此数行,以志得读得事之由。小艮氏谨跋。

真师太虚氏法言一则

  太虚氏曰:三才曰世,我身亦曰世。故世与身,可分可合。我师泥丸氏曰:以修法言之,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以义言之,自然,体也;道,乃用也。盖体本至虚,道本自无者。准此而事,法惟虚无而已。住作住为,即背自然,去体远矣,是名小道,志士勿之事也。然而古哲古德不有言乎,始因有作人不诚,乃至无为众始知。其说何说,曰:此之谓法,法乃法则是也。谓须有用用中无用,无为功里施功耳。古哲故曰:那么不那么,不那么却那么。才是那么不背那么。惟诚与恒者可以入道,可以证道。

  太虚又曰:人身一小天地。言天地,而人在其中。太乙不云乎,我心即天,我身即地,我念即人。如是体之,三才一我也,何身何世之可分哉。此我道祖纯阳吕翁,肈有医世圣功之原由。后学承之,身治而世宁,其验疾于影响。而体验,只在一身,天地鬼神不得而测者。盖得周易盗宇之义。其义惟何,乃完密字而已。究其功法,只惟止念二字。吕祖不云乎:大道教人先止念,念头不止亦徒然。所云大道,指此一宗。学者承之,三千功,八百行,片刻可圆。第患不信不明,明而不恒不诚尔。

  太虚又曰:人身难得,大道难闻。我师泥丸氏曰:汝既为人,先修人道。汝等要知,不修人道,如何合道。道无人我,中无意必者,故能常应常静而能常湛者,心知止念也。念何能止,法惟勿逐勿听而已。盖犹云掩太空然,法惟听之,太空自空,无能为害也。古哲不云乎:不怕念起,只怕觉迟。

  太虚曰:我师云,人有几等人,道有几等道。我今不怕泄露,为汝言之。世间人,碌碌庸庸,随波逐浪者,众生也。知修知省者,凡夫也。修知合世而法道者,人也。法道而化身者,道人也。即身而医世者,神仙也。即世而化世者,真仙也。世身而合化者,天仙也。

  我师问曰:汝今愿为何等人。余乃跪曰:某虽不敏,愿学天仙。师始诰曰:愿大不为妄,能者从之,然须痛扫闻见。往昔见闻,尽属支离,皆为小道,所谓法繁而难成。天仙心学,既无卦爻,又无斤两,澈始澈终,惟守无念二字。得念与成,付诸东流,念始归一焉。某闻,叩道问曰:然则参同契,悟真篇,道属支离欤。师曰:汝自不悟,故尔从事不达。古哲盖为不识世身一致而言也,今已洞悉其说,自宜神会旨趣,以行一身,何可钉椿而钊询。古哲不云乎:得诀回来好看书。又曰:得诀回来可废书。何可转生疑惑,汝自昧我说耳。盖此二书,乃是鱼筌。我同授汝之说,今以汝身化作鱼筌耳。汝不即身以渔,故有此问。汝今而后,但将身心浑照,继须浑化,再继混忘,乃造自然,自会朝屯而暮蒙,且自合夫应星应潮。若仍按图索骥,心何能一,念何能纯或。

  泥丸氏曰:世间志士不少,类皆泥小而遗大,故为世囿,莫出范围。我道以出脱为宗,故能一身世而镕化。不可得而名,强名曰混化。

  太虚氏曰:世间志士,大都修身以合世,造至即世以化身。此后不复加修,故尔徒有出世之志,而无出世之实。所谓用尽平生力,一筋斗翻十万八千里,原在如来手掌中。我宗不然,一息尚存,此志不容稍懈。其始也,亦皆修身以合也,继亦即也以化身,从而即身以医世,造至世化而不已,务必世身镕一,由安而化,乃为究竟。故能跳出天地外,不在五行中。我宗立法如此,能造与否,不之计也。此愿何愿,内典所谓尽此一报身,同升极乐国者是也。闵一得谨述。

  我宗功法,一准天元,中间杂有作用者。盖以学人向自世尚入手,不得不假有作以致中庸耳。若未入世尚者,只从碧苑坛经入门,而致由夫白祖所注道德经,云门朱祖所注参同悟真两书,归宗于张祖金丹四百字,累行于三尼医世,致化于天仙心传,救弊于悟元子前后辩参证一书,证明于阴符经玄解正义,泥丸氏双修宝筏二书。以上所事,翻翻覆覆,不过造致中和两字耳。其旨,只是返本还元,乃即所谓全受全归而已。现已梓者:碧苑坛经,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张三丰真人玄谭集,陆约庵先生就正录,吕祖三尼医世功诀,吕祖师重申西王母女修正途十则,泥丸李翁女宗双修宝筏十则,张祖师金丹四百字,太虚氏天仙心传,太虚氏天仙心传医世玄科,悟元子前辩参证,悟元子后辩参证,古法养生十三则,前程戒忌,琐言续,如是我闻,上品丹法功夫节次,泄天机,吕祖师金华宗旨,尹蓬头皇极阖辟证道仙经,阴符经玄解正义,雨香天经咒注一部。以上二十种,共装一套,总名古书隐楼藏书。外金盖心灯八卷,共一套,总名同上。尚有宋代李注元始天尊先天道德经一部,宋代白祖手注道德经一部,云门朱祖参同契阐幽一部,又悟真篇阐幽一部,王无异周易图说一部,郧阳宁梓陈翁易说一部,计共六种。兹录力薄,未能重梓。此须与有力志士图之。道光甲午清和月定梵氏手识。

武当游学养生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