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道家人物 > 三国魏晋南北朝 >

八大山人朱耷

 来源:武当道家游学养生网 未知 作者:zhouwei  点击:
  八大山人(约1626年—约1705年),名朱耷,为明宁献王朱权九世孙,清初画坛“四僧”之一江西南昌人,明末清初画家、书法家。
  
  朱耷的父祖都善书画,因此他从小就受到艺术陶冶。八岁能作诗,十一岁能画青绿山水,少时能悬腕写米家小楷。弱冠为诸生。
  
  明亡以后,他抱着对清王朝不满的态度,在奉新县耕香庵落发为僧,法名传綮,字刃庵,时年二十三岁。又用过雪个、个山、个山驴、驴屋、人屋、道朗等号。顺治末年,当他三十六岁时归南昌,回到青云谱(青云圃)道院,花了六、七年时间,才使这坐道院初具规模,并在这里过着“一衲无余”与“吾侣徙耕田凿井”的劳动生活。他想把这里造成一块世外桃源,以求达到他向来“欲觅一个自在场头”的愿望。但这个“自在场头”毕竟是建立在清王朝统治之下,“门外不必来车马”是不可能的。因为常有清朝权贵来此骚扰,他常浪迹他方。
  
  通常称他为朱耷,但这个名字用的时间很短。晚年取八大山人号并一直用到去世。其于画作上署名时,常把“八大”和“山人”竖着连写。前二字又似“哭”字,又似“笑”字,而后二字则类似“之”字,哭之笑之即哭笑不得之意。他一生对明忠心耿耿,以明朝遗民自居,不肯与清合作。他的作品往往以象征手法抒写心意,如画鱼、鸭、鸟等,皆以白眼向天,充满倔强之气。这样的形象,正是朱耷自我心态的写照。画山水,多取荒寒萧疏之景,剩山残水,仰塞之情溢于纸素,可谓“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为旧山河”,“想见时人解图画,一峰还写宋山河”,可见朱耷寄情于画,以书画表达对旧王朝的眷恋。朱耷笔墨特点以放任恣纵见长,苍劲圆秀,清逸横生,不论大幅或小品,都有浑朴酣畅又明朗秀健的风神。章法结构不落俗套,在不完整中求完整。朱耷的绘画对后世影响极大。
  
  朱耷擅花鸟、山水,其花鸟承袭陈淳、徐渭写意花鸟画的传统。发展为阔笔大写意画法,其特点是通过象征寓意的手法,并对所画的花鸟、鱼虫进行夸张,以其奇特的形象和简练的造型,使画中形象突出,主题鲜明,甚至将鸟、鱼的眼睛画成“白眼向人”,以此来表现自己孤傲不群、愤世嫉俗的性格,从而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花鸟造型。
  
  其画笔墨简朴豪放、苍劲率意、淋漓酣畅,构图疏简、奇险,风格雄奇朴茂。他的山水画初师董其昌,后又上窥黄公望、倪瓒,多作水墨山水,笔墨质朴雄健,意境荒凉寂寥。亦长于书法,擅行、草书,宗法王羲之、王献之、颜真卿、董其昌等,以秃笔作书,风格流畅秀健。
  
  另外:前几年在南昌举行的第四次道教思想与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研讨会上,四川大学宗教学研究所教授郭武表示,他经考证发现,根据收录于民国史料《青云谱志》中的《青云谱道院落成记》一文记述,青云谱道院创建者朱道朗为明太祖朱元璋之子朱权的后裔,因“伤世变国亡”而“佯狂于笔墨之间”,与人们对于“八大山人”的了解相符;此外,在《青云谱志》中《人物》部分也提到朱道朗“自号八大山人”,并由相关碑记落款从旁佐证。


  
  郭武表示,《青云谱道院落成记》的作者周体观是当时颇有威望的官吏,且该文为道院落成所作,具有较高的可信度。此外,相关史料还显示,朱道朗开创了“青云派”这一净明道的重要支派,奉吕洞宾为“宗师”,并吸收了全真道的一些成分,拥有较为系统的道派戒规、修炼方法及斋醮科仪。
  

武当游学养生活动